5375225433_96f3e61b2a_z

看來,台灣的旱災,不會在短時期結束。有鑑於此,經濟部早在去年底時,就規劃今年農業休耕的措施,準備將省下的水留給工業使用。此時的工商大老們當然沒得抱怨。

但近來因旱災更加嚴重,政府前天(編按:3/18)希望將原實施的7.5%工業限水措施,擬調升至 10%,這時那位專搞 ETC 撈錢的徐旭東就急著跳腳了,說是節約用水雖是美德,但過份省水有傷工業發展。

聽了真是有趣,當政府要全島休耕,幫鋼鐵業留水冷卻熱煤、幫台積電切割晶片、幫遠東發展電力時,就全都 ok,此時政府介入就是德政。一旦水荒嚴重,傷及自身利益時,政府又開始不懂企業艱苦了。

這就是台灣資方討打的地方,明明去年台灣整體GDP 成長 3.78,居四小龍之冠。若扣掉 0.26%的通膨率,那是 3.52%的實質經濟成長,這些果實多半為企業盈餘的增加。反觀台灣的實質薪資,卻還是停滯在15年前的水準

就在徐旭東出來哭沒水的同一天,他也同時間抱怨政府的『加薪四法』政策;一堆工商大老指出硬性的調薪規定,對市場機制有害。真方便,當旱災來臨時,一味鼓勵政府緊縮農業用水、限制家戶供給,這時的政府就是大有為,實施休耕就不算妨礙自由市場機制。

一旦要限縮自己的用水 Quota 時,節約就不再是美德了、政府介入就不再是德政;壟斷 ETC 利多,導致晚繳的罰款比過路費還高 10 倍則是市場機制;企業盈餘遠高於實質薪資時強制調薪,就不是。怎麼這個帳,永遠都是資方有利?

企業是個有力的怪獸,在一般家戶還沒準備好因應缺水的窘境時,一堆竹科、桃園工業區的廠商就開始租水車、買水塔,囤積日漸乾枯的水源,這不是排擠到民眾的用水權嗎?

如果沒政府強力的介入,弱勢的老百姓是無法跟企業爭資源的,哪有人有錢租水車、買水塔?頂多偷一根吸管,慢慢吸。同樣道理,員工沒有與資方同等位的議價權,理應由公部門強制規定加薪,否則員工一開口,馬上被打入黑五類,還有人敢要求嗎?

企業之所以能與民眾搶水,中飽私囊,是人民『讓』企業暫享方便之道好讓企業獲利時,將果實與民眾分享。如果政府做到讓農業休耕、讓家戶停水,供企業發展 GDP,那企業賺錢時,是否應將盈餘分享給民眾呢?

這還有什麼好爭的?

(文章來源:王大師論壇,原文標題:企業缺水找政府,籲調薪水喊迫害!,圖片來源:Staffan Scherz,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