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2

三一八太陽花學運,使青年世代的能量開始有意識地集結

文◎呂苡榕

三一八激起青年參政潮,主流政黨無法接招

太陽花運動激起年輕族群與網路世代對政治的想像與參與;主流政黨也看見年輕人以及網路的傳播與動員能量。運動過後,主流政黨急著想學習技術、吸納人才,不過,目前看來顯然尚未準備好。

「從三一八到現在,國民黨、網友與民進黨的基本關係並沒有改變。這三者的關係架構依舊是:『國民黨是壞人,網友是好人,而民進黨是路人』。」回顧三一八帶起一整年的風起雲湧,以及國、民兩黨如何應對,去年曾經參與民進黨「民主小草」計畫,披掛參與基隆地區里長選舉的張之豪,下了這樣的註腳。

三一八將國民黨打回原形

去年,三一八太陽花運動激起年輕族群與網路世代對於政治的想像與參與;同年的九合一選舉,青年投入參選或輔選的比例盛況空前。對此,國民黨只能以「束手無策」形容。不過雖然相較於國民黨,民進黨在吸納青年力量上看似積極,但不少實際參與其中的年輕人卻發覺,國、民兩黨在一場大型運動捲動出無比的社會能量後,都未準備好與之接軌。

過去曾在台大念書期間參與許多社會議題的張惟翔,去年選舉期間加入了鄭文燦團隊。他說:「三一八最大的影響,就是過去大家對於政治總保持距離,但現在的氣氛轉變為:想要從監督者轉化成進入者。」加上九合一大選釋放出許多機會,也讓不少人有了參與的途徑。

與張惟翔一樣,在三一八之後抱著改造政治的信念投入政治領域的人不在不少。由於過去與國民黨交手的經驗,讓他們感覺國民黨不可信任,相較之下,「雖然民進黨對待議題不見得進步多少,但在其他小黨還無法自立時,打敗國民黨、轉型正義等問題,還是只能先靠它。」這股對國民黨的不滿,讓多數人才流向民進黨。

雖然國民黨自認沒有忽略青年世代力量,「像之前馬英九擔任黨主席時,就已重用不少年輕人,另外二○一一年金溥聰也曾一口氣提名十位四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參與立委選舉,包括江啟臣等。」但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楊偉中坦言,三一八的衝擊似乎把國民黨打回原形,甚至一次又老了好幾歲,過去的成效也被一筆勾消,這樣的結果也是國民黨必須深刻檢討的。

另一方面談起民進黨是否準備好正視這股青年參政的浪潮,張惟翔歪著頭想了一下,「民進黨是有在做一些事,但我不確定他們有沒有認真。」

選舉之後,張之豪填下入黨申請書,準備進入政黨,他說:「我要相信我能影響它。」但他也認為主流政黨尚未準備好,「三一八讓很多人的政治智商從零變成五。不過,雖然公民的政治智商提高,但政黨卻沒辦法接到這個球。」

綠為婉君開扇門,藍還在商量怎麼接待

三一八之前就不斷鼓勵身邊的人參與基層選舉的張之豪說,基層實力穩固讓國民黨長年獲取政治資源,要在政治上與國民黨一較高下,必須從基層選舉做起。「只是民進黨除了透過『民主小草』鼓勵青年參與基層選舉外,就沒別的了。」

至於國民黨的部分,「從江宜樺沒有在三一八那時就下台,反而敗選才走人,就可以看出國民黨根本不想理會這場運動。」張之豪說道。

「不知道該做什麼」,或許是主流政黨在面對青年力量崛起時,仍未準備好的最大證明。張之豪說,就像一位在外頭威風八面的大老闆,回家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邁入青春期的兒子一樣,政黨面對網路世代就只能乾瞪眼。

三一八雖然讓主流政黨看見網路的傳播與動員能量,運動過後主流政黨也都急著想學習這份技術。不過零時政府(g0v)創始成員瞿筱葳說,雖然國民黨有找 g0v 開過座談、而民進黨則是著手設置 Open Dpp 歡迎公民參與主動提案,但兩邊都還在起步階段。「像民進黨剛開了一個門,而國民黨則是看著門上貼了『婉君』兩字,還在商量該怎麼應對。」

無法與青年世代真正達成連結,「讓國民黨、網友與民進黨之間的關係,依舊與選前一樣,維持著『壞人、好人與路人』的板塊分布。」張之豪認為,一年過去了,民進黨的角色沒有積極改變,國民黨更早已被定型在壞人的位置。

板塊的定型從去年九合一大選結果也能窺見端倪。去年同樣投入輔選工作的阿齊(化名),以新竹市選情為例指出,開票結果,逕自參選的蔡仁堅,有二萬多票來自「賭爛」國民黨的藍營支持者投下的「懲罰票」,另外二萬多張票則是來自年輕人。「民進黨提名的林智堅拿的卻是綠營的基本盤。年輕人在三一八之後投票意願增加,但民進黨並沒有能力讓這些能量轉成自己的選票,靠的還是自己原本的票源基礎。」

民進黨並非沒有察覺到青年世代、尤其是網路族群帶來的變動,「一二年時智慧型手機普及率才三二%,其中使用行動裝置蒐集資訊的人口僅二成;但如今智慧型手機普及率已達九成,而透過行動裝置接收資訊的人口則成長到六至七成。」民進黨新聞部主任黃重諺說,行動裝置增進了資訊獲取的管道與速度,在三一八時期,每個人甚至都能對國際貿易協定的談判策略講上一兩句。而這個生活行為的轉變,也導致治理形態的改變。

年輕人空降入黨,拳腳卻難伸展

64-1 (1)

雖然小英吸納青年空降進入民進黨,但在政策走向上卻鮮少有發言空間。

但是民進黨內部的確尚未準備好跟著轉變。在三一八之後進入民進黨擔任黨職的陳勵(化名)說,三一八之後,不少年輕人因為蔡英文的關係進入黨部工作,希望能多做點事,但這些「空降部隊」卻與原本的黨工出現不少摩擦。

陳勵進入黨部半年後逐漸感到失望,因為蔡英文雖然希望讓有社運背景的年輕人進入黨部,但是黨工的思維還沒跟上,「有時他們會覺得,你一個小屁孩當主管我幹嘛聽你的。」因為主管兩年、四年就換一輪,黨工卻一直都在。

且雖然青年空降入黨,但在政策走向上卻鮮少有發言空間,「每天我們就是在辦公室打公文、辦活動,但沒人會管你辦得好不好,辦完之後想延續什麼。」陳勵說,這樣的環境讓人迅速喪失鬥志,很快就怠惰了。

時代正在改變,老人讓路

雖然選舉期間也曾被動員助陣,「但我們就是去抬水、搬椅子。」陳勵說,雖然曾建議邀請年輕人到造勢晚會助講,有些縣市卻是直言不需要這樣的橋段。空降部隊雖然讓外界看見民進黨試圖吸收青年,但在內部,青年卻難以施展拳腳。

三一八捲起的青年世代能量,其中不少人有意識地在集結,企圖與舊有的政治抗衡。主流政黨卻未能翻轉過去「權力政治」的包袱,將「生活政治」擺到前頭,為年輕人從社會運動轉向政治運動搭起橋樑。

既然無力招架,或許正如巴布.狄倫(Bob Dylan)五十年前唱的:「要是無法伸出援手,就請讓到一邊去,畢竟時代正在改變。」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 1463 期〉

(文章來源:《新新聞》授權,原文標題:【太陽花學運周年】不對「小屁孩」伸援手 請讓到一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