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台灣人沈浸在慈濟風波中,以為全世界只有比丘尼的投資組合比較有新聞性時,一股火山岩漿正悄悄的流過台灣四周,淹沒太陽花世代的未來,這股岩漿就是全球第四、五、六、八、十二名的經濟體,準備與二當家合作,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聯盟

這個簡稱亞投行的貨幣放貸機構,不但在亞洲呼朋引伴,找到 26 個願意互相借款的會咖(除台灣外!多謝林飛帆);目前還直搗黃龍,向全世界最大經濟體的歐盟區,找來英、法、德、義等國的加入,大洋洲的澳大利亞則準備投入這資金陣營,與美國所職掌的世界銀行互別苗頭。

有趣的是,亞投行挑戰的金融體系,最初起草的幾個重要元老除美國外,就是英、法、德、義等國,共撐起戰後的布列敦森林體系。但就在美國於 1971 年完全脫離金本位制度後,這個體系就每況愈下,美元從佔全球約 9 成的儲備貨幣量,目前已衰退至 6 成不到,專家認為 2020 年以前,這個比例會滑落至 5 成以下。

那剩餘的空缺是由誰來補呢,英鎊、日圓、歐元都是老化的貨幣了,每個幣值兌美元近來都狂貶,只剩人民幣因與美元掛鉤,尚能保值。但這場景,未來恐怕不會持續了。

瑞士法郎與歐元脫鉤就是一個警訊,原因是歐元的極寬鬆貨幣政策,將於未來狂印 1 兆美元的鈔票,這會拖經濟體制較佳的瑞士入無底洞中。為了平衡資產負債表,瑞士央行必須與歐元脫鉤,且很有可能將多餘的外匯用來購買黃金保值。

那下一個跟進的國家是否為中國大陸?畢竟,胡溫體系在五年前的『十二五規劃』中就明定,中國將朝內需市場發展,這是消費型經濟體,必須有強勢貨幣才能提升購買力,於是人民幣的國際化開使如火如荼的發展。

人民幣在 2005、2007、2012 等幾年,陸續擴大對美元的匯率區間幅度,讓波動率增大,好讓人民幣的匯率與利率等雙率,更加自由化,最後達到完全的自由浮動,從之前的全球貿易貨幣,慢慢走向全球資本貨幣。

資本貨幣又是什麼?這是一種不但能讓一種貨幣當成交易用工具,還能作為資產來投資。最重要的是,資本貨幣能當作一國的外匯儲備,用來穩定匯率、購買海外資產。

目前全球的儲備貨幣,主要以美元為主,就連一時稱霸世界的黃金,都被投機的國際銀行家們給深鎖在地牢中。其餘的儲備貨幣選項,則由歐元、日圓、英鎊分攤,剛好就是『國際貨幣基金』(IMF)用來計算自家貨幣單位的 SDR 組成。

那全球貿易量最大的中國不是很嘔?明明自己的人民幣在全球四處流竄,迄今已有 14 個國家與中國達成人民幣清算機制、28 個國家與老共有貨幣互換協議,那為何人民幣無法當作儲備貨幣用呢?畢竟,一旦成功,就可學美、歐、日、英等國;政府要用錢,就狂搞 QE 印鈔輸出國外,順便將債務貨幣化。

誰說老共不正在盤算這點,每六年舉辦一次的IMF 貨幣商討機制,即將於今年 5 月展開初步協商,9~11月進入正式會議。如果順利,明年就會開始實施。而這次的討論重點,就是SDR 是否要納入人民幣為一籃子貨幣的計價選項。

美元指數

如果這件事發生,那人民幣很可能就會追隨瑞郎的邏輯,與美元脫鉤,成為一個自由交易、自由浮動的資本貨幣。屆時,美元指數很有可能從目前的 100 點,滑入深淵。這有無跡象?其實有,如果細觀歷史上,美元指數破 100 後的走勢,通常都會掉落更深的谷底。前兩次各破百點的美元指數,之後陸續滑落至 80 與 75 點。

這次破百後,是否會掉落至 65 至 70 點呢?我不確定,但美國企業與股市已因強勢美元而吃不消,聯準會對升息的『等待果陀』大戲,恐怕會一直演下去。人民幣就很有可能趁此機會異軍突起,咬下美元轉弱後的貨幣市場,成為儲備貨幣一環。

太陽花學運今天已滿一週年,原本可藉由服貿,接上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機會,卻平白無故損失了 365 天。今天的上証指數已達3500 點的瘋狂水位,與去年的 318 相比,整整飆漲 73如果將原本允諾的 1000 億人民幣 RQFII 全數投資,就為 730 億人民幣的投資報酬,或是 3650 億台幣,約莫就是一個核四的造價,或是讓全台中小學吃 20 年的免費營養午餐。

上証指數

這還僅是單獨上証指數的利多喔!還沒加入其他金融業與剩餘服務業的好處。不知在太陽花一週年的今天,受學運獲利的台灣新市長們、準立委候選人、以及媒體新寵兒,可否交待一下我們的損失呢?

 

(本文為王大師授權刊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首圖來源:wwarby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