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在上電台專訪時,說曾有聯開宅的住戶要求,未來向市府承租房子的承租戶,必須跟原住戶走不同門。林洲民憤怒到,在臉書上發文說「台北人瘋了嗎?」

其實林洲民局長不用這麼生氣,相反地,住戶如果這麼在意大門,他應該當場提案幫住戶加碼。比如說該棟大樓超過七十坪的住戶,走鑲金的大金門、五十到七十坪的住戶,走鑲銀的中銀門、不到五十坪的住戶,就請走鑲銅的小銅門。

此外購宅時,成交價格超過市價的住戶,過門時還演奏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以展現唯我獨尊的不凡氣勢;如果低於市價的話,不好意思,只能放給愛麗絲了。這樣想必大家為了走大金門、聽英雄交響曲,都會溢價買大坪數,這樣就可避免該住戶口中,所謂「拉低房價」的困擾了。

講正經的,其實這樣的「洞見」,台灣並不是首創。去年七月,由建商 Extell 推出的,位於紐約曼哈頓一棟內含 5 層平價住宅 (affordable housing) 的 33 層豪宅設計圖中(link is external),安排了兩道門,一道門是給一般住戶用,另一道門則是給平價住宅用戶走,被戲稱為「poor door」,給窮人走的門。紐約的一些建商,為了獲取政府獎勵的建築面積,會在建案中安排一定比例的平價住宅戶數。這樣的案例並不是特案,另一位開發商 Larry Silverstein 推出的 42 層住宅中,也有這樣的設計。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倫敦,且不只一例。以《衛報》去年七月報導的下面這張圖為例,右邊的是小巷弄間平價宅住戶的入口,左邊的則是開在正面商業街道、給非平價宅住戶的入口。根據《衛報》報導,倫敦現在出現越來越多這種「poor door」的情況,因為建商為了取得興建許可,往往被規定要同時提供平價住宅;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建商的做法就是將入口整個隔開,避免影響非平價宅的賣價。

42342342

出處:The Guardian

倫敦所有超過 150 戶的建案,都必須要通過市長核准。倫敦市長強森 (Boris Johnson) 在《衛報》報導刊出受訪(link is external)時說:「我不喜歡那些設計。如果可以的話,那些設計是我在申請計劃書中會刪掉的。」但後來有提案要禁止建商在設計中加入「poor door」時,強森市長又否定了這條提案。

他的說法是,不是所有住戶都負擔的起高昂的門房或是大廳清潔的費用,所以建商才用兩個入口來區隔。而倫敦市長發言人說,他們的目標是盡可能地提供平價宅給倫敦人,如果限制建商的設計,會降低建商意願,導致新建平價宅的數目減少。雖然市長不鼓勵在藍圖中加入雙重入口的設計,但在某些情況下,過高的管理費可能會讓負擔不起的住戶更緊張。

回過頭來看台灣(甚至不只台灣(link is external)),都會區中聯合開發的案例應該會越來越多,類似的議題也會慢慢浮現。如何在之中取得微妙的平衡,其實是需要一些智慧的。比如說現在許多社區都擁有健身房、游泳池等公共設施,如果有前述「過高管理費造成平價住宅戶負擔」的擔憂,其實可採用儲值卡的方式,有使用意願的住戶才去使用、付費。

畢竟市場機制中,講的不是道德性問題,看的不是「你是誰」,而是「只要你付了適當價格,且不會對他人施加負面影響,那就 OK。」

雖然不是完全一致,但其實台灣有一個商業例子可以參考。台中的金典酒店跟金典商旅在同一棟建築物內,金典酒店是一般的豪華旅館,而金典商旅則是提供較平價的住宿選擇,住客在入住前已知兩間旅館的差異,進大門後有不同的接待處跟電梯。即使這樣,這兩間旅館也還是共用入口。

聯開戶跟非聯開戶的住宅使用方式,有許多層面可以討論;但不同入口進出的講法,不會是其中之一。

延伸閱讀:聯開宅住戶到底在氣什麼?看不慣別人好,卻忘了自己有房的安心感

(本文轉載自想想論壇;作者:mlkj;原文標題:〈要求聯開住戶走「不同門」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