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苗博雅

司法院大法官的組成,向來是影響司法改革、轉型正義能否取得進展的重要關鍵。馬英九卸任前提名的 4 位大法官,將影響未來 8 年台灣司法改革的走向。若國會草率審查,馬英九和國民黨對司法權的實質影響力將延續到 2023 年。

而現在馬英九所掌控的法務部,竟然推薦戒嚴時期美麗島大審的軍事檢察官,充當國家暴力爪牙、毫無民主、人權、法治信仰的林輝煌出任大法官

或許有人會說,形勢比人強,當年的軍事檢察官也有他的苦衷,不應苛責。但,林輝煌所長當時的「演出」並非身不由己之後虛應故事,而是火力全開、毫無保留地對付民主運動前輩。當年林輝煌在法庭上將高雄事件定調為「以暴引鎮,鎮而益暴」,編造「長短程奪權計劃」用「非法顛覆政府且著手實行」的重罪加以起訴

這樣是身不由己有苦衷嗎?就算我們相信「身不由己」的說法,二戰時期納粹黨人也有很多人有苦衷啊、很多人身不由己啊。你能想像德國納粹時期代表國家打壓異議者的軍事檢察官,出任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大法官嗎?

我贊成給更生人機會,更生人的工作權也受憲法保障。若戒嚴時期的國家打手願意真誠反省,當然可以從事其他工作,以林輝煌所長的資歷與學識,若以辯護人身分接辦公益案件,例如為佔領立法院、行政院的學生辯護,相信會令人耳目一新。但在轉型正義未竟、歷史真相不明,加害者從未反省究責的此刻,由威權時期加害者出任大法官,萬萬不可!

報導裡形容林輝煌軍事檢察官被「冰」在司訓所長一職,似乎為林所長抱屈,只能說令人啼笑皆非。按照林輝煌所長的「資歷」,本來應該成為轉型正義究責的對象。但台灣經過寧靜民主轉型後,並未對司法體系曾經在國民黨極權統治時期為虎作倡的行為究責,縱使政黨輪替後,民進黨仍繼續屈服於排資論輩的司法文化,給予林輝煌司訓所長的高位。從人民的眼光來看,該究責的沒究責,反而高升要職,負責全國司法官的「訓練」。若真要以運動術語比喻,並非「冰在板凳上」而該說是「愛將」吧!

由戒嚴時期打壓民主運動不遺餘力的軍事檢察官,出任司法官訓練所所長,負責全國司法官的培訓,已經是典型的轉型不義。若國會竟不審慎把關,讓其出任司法院大法官,即使行政權、立法權都經由選舉翻轉,國民黨對司法權影響仍然根深蒂固,轉型正義還是遙遙無期人民不會忘記這些國會議員的表現,將用選票展現人民意志!

 

司法官學院長林輝煌 法務部推薦出任大法官
//www.nextmag.com.tw/breaking-n…/news/20150310/16104700

美麗島事件失落的拼圖
//www.appledaily.com.tw/…/…/headline/20100916/32816661/

馬的關鍵生死門:明年司法人事大洗牌探秘
//www.thenewslens.com/post/96169/

 

(本文為苗博雅授權,非經許可、不得轉載;圖片來源:維基圖庫,Jiang,CC licen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