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個應屆生,畢業後想進入香港的投行,那麼要注意了,現在有一樣技能非常關鍵——普通話能力。

最近幾年,出於服務大陸客戶的需要,香港的投行開始招收越來越多能說普通話的畢業生,而這樣的學生通常來自大陸。這樣一來,一些只會說廣東話的本地香港學生就逐漸被擠出了這個市場。

我們採訪了一些剛剛大學畢業不久、目前在香港工作的分析師。其中一位表示,就她所見,投行招收到的分析師中大約 80% 都是大陸人,這批人基本不會說廣東話。“這與客戶相關。我們的任務是為大陸客戶提供服務,所以有時候我們的項目推介書都是用中文寫的,”這位分析師說。她在一家美資大投行工作,因公司政策原因要求匿名。

  • 香港投行分析師已有 6 成以上是大陸人

剛剛在瑞士信貸銀行香港辦公室工作了一年的 Jimmy Liu 則認為,大陸人比例多少,要看具體的團隊。“有的銀行中國業務團隊很大,另有一些行業團隊也需要不少能說普通話的人,畢竟中國的業務規模比其它區域要大,”他說。就他所知,香港投行每年招的分析師中,至少 60% 是大陸人。

不過,投行招收這些大陸學生,並不僅僅因為他們會說普通話。這些學生幾乎都在歐洲或美國的名校念過書,讀的基本是與金融、經濟相關的課程,畢業後回到中國開始工作。過去十年來,去海外留學的中國學生從 10 萬左右增長到 40 多萬,翻了四倍。對他們來說,從香港開始金融職業生涯是個很自然的選擇。

而投行這邊也有充分理由招收會說普通話的大陸學生。香港現在是中國公司走向國際市場的第一站。過去十年來,幾乎所有重要的大型中國國企都已在香港上市,另外還有很多中國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從香港得到了各式各樣的金融服務。

  • 這可能會製造香港與大陸間的對立

有人擔心,這種拼命招收大陸學生的做法有可能會人為制造出內地和香港之間的對立。有一位分析師稱,他甚至聽說有獵頭選人時,直接把非大陸姓氏的候選人排除掉。“確實有對香港人的歧視,”他說,“大陸背景的人也確實越來越多。”

當然了,這並不意味著香港本地人就完全進不了投行。“投行在招人時,對大陸人和香港人是有配額的,”Jimmy Liu 指出,“香港人占用的是非普通話配額,但因為香港人讀寫中文沒問題,所以相比其它地區的申請者還是有優勢的。”

那本地香港人進了投行後,都去哪兒了呢?“大多數都去了中台或者後台,因為那兒不太需要直接和客戶打交道,”一位在港工作的大陸分析師說,“銀行招我們,是因為我們要跟大陸客戶面對面打交道,但非前台的工作就不太有這樣的要求。”

  • 已有香港人詢問到新加坡工作的可能性

Rachel Liu 是獵頭公司 Profile Search & Selection 在新加坡的一位副總監。她說最近開始接到一些香港金融圈人士打來的電話,詢問關於搬到新加坡工作的可能性,一個主要原因是新加坡對說普通話的要求沒香港那麼高 (雖然要求也在不斷提高)。

另一方面,有不少已經較好掌握了普通話技能的香港人已經“北上”,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內地主要城市工作、生活了。“很多香港人已經加盟了中國的私募股權基金,”一位分析師說,“要想在中國內地的私募股權工作,普通話是必備的技能。”

延伸閱讀:面對中國市場誘惑,香港歌手何韻詩:賺到全世界卻賣了自己靈魂值得嗎?

李光耀說給香港人聽的苦口良藥,也正是台灣得吞下的靈丹

【本文内容来自見文學堂(微信号:top-elites)合作伙伴 efinancialcareers,作者Thomas Zhang

(文章來源:華爾街見聞,未經授權,請勿轉載;圖片來源:petercastleton,CC licen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