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96833349_90f6b08bd7_z

作者 / 紀錄片導演李惠仁

228 連續假期的第一天,我應邀到中研院參加 Open Data / Taiwan 所舉辦的「禽流感與 open data」的座談會,也許是因為前一天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才對外透露:「禽流感八段基因,沒有公佈全長,農委會兩個研究員遭記大過處份」,於是,這場會議,除了農委會資訊室潘國才主任之外,防檢局動防組彭明興組長以及宋念潔技正也都來到了現場。而就在討論「當疫情急如星火、實驗室檢驗滿載的情況下,急於公佈對撲滅疫情沒有幫助的八段基因,真的有用嗎?當防疫人員知道了病毒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到底是權貴還是貧民,會改變防疫的方式嗎?什麼原因非得要在這個當下急於公佈八段基因?」時,彭組長用,「是外界要求公佈的,不是我們防檢局主動要求畜衛所公佈」這個理由迴避了問題。

八段基因該不該公佈?當然要公佈,但決不是搶在實驗室滿載的時候,胡亂指揮,要求研究人員立即處理。舉個例子來做比喻,復興航空在基隆河發生空難,當救難人員急於搶救生還者的同時,假如,現場指揮官台北市副市長鄧家基下令搜救人員立即投入搜尋黑盒子的工作,等到黑盒子解讀出來是什麼原因造成飛機失事之後,才全力進行生還者的搶救。相信,大家一定痛罵鄧家基蠢蛋。因此,當禽流感大火蔓延全台灣的時候,撲滅火勢、搶救傷患才是第一優先的工作,至於火災的原因到底是人為縱火?還是電線走火?則是清理火場的鑑識工作。

如果,公布禽流感八段基因無助於撲滅疫情,到底什麼樣的資料?對控制疫情、制訂清除病毒計畫有幫助?其實,它就是多年來一直被農委會防檢局列為機密的「歷年禽流感抗體監測報告」,或許你會問,這份報告有那麼重要嗎?當然重要!「歷年的抗體監測」就像是疫情的監視器,透過抗體,可以觀察病毒活動的軌跡,簡單來說,這份報告就是台灣的禽流感病毒地圖,白肉雞、蛋雞、種雞、有色雞歷年的抗體陽性率為何?病毒分布在哪些區域?流行的趨勢為何?禽流感盛行區域合法、非法的養禽場多少?禽畜混養的比例又是如何?如果政府真的有心要制訂「禽流感病毒清除計畫」撲滅禽流感疫情,這些資料,絕對不可或缺!然而,非常不幸,多年以來,這份報告連衛福部疾病管制署,跟防檢局索取,一樣要不到。

禽流感,真的如農委會說的,「疫情已經趨緩」嗎?鬼才相信!如果我們觀察農委會公布禽流感爆發場半徑一公里的監測數字,你就會發現「眉角」在哪裡,目前防檢局只對爆發場一公里的鴨場進行「環帶監測」,至於雞場,官員說,以後再做。聽到這樣的說法,我真的認為,農委會的官員一定天真的認為,禽流感病毒不但會看公文還很聽話,它們知道要爆發疫情需要排隊,當農委會監測鴨場的時候,絕對不能跑到雞場去作亂,等開始做雞場監測時,病毒再去活動。唉!這就是農委會的禽流感撲滅之道,你接受嗎?

老實講,依據張善政的學經歷來看,我真的認為他是個邏輯清晰的學者,不過,令我不解的是,處理禽流感「八段基因事件」時,為了要立威,卻罔顧行政規範,跳過考紀會,直接下令要求記研究員大過然後調職處分。我東想、西想,最後覺得,張善政八成是被農委會主委陳保基等人給騙了!事實上,從 2012 年農委會王政騰副主委和許天來局長等人,因為隱匿情流感疫情被監察院彈劾的結果來看,王政騰還因此從第三副主委晉升第一副主委,許天來也只是每個月少 1000 薪水,根本不痛不癢,這種不合乎比例原則的處分案,真是越看越怪!其實,如果負責診斷禽流感的公務員有錯,當然一定要處分。但,防檢局和畜牧處因為廢弛職務造成禽流感病毒再地化的官員們就不用處分嗎?另外,到現在還一直以機密為由不肯公開「歷年禽流感抗體監測報告」的官員,是不是應該立即撤職查辦?如果,在「防疫的非常時期」張善政拿出封建時代的尚方寶劍,殺人立威,是被社會大眾所允許的(我完全不能接受),那麼我真的誠心呼籲張副院長:

1. 要求農委會立即公佈禽流感歷年的抗體監測報告。
2. 禽流感病毒清除計畫。
3. 嚴懲放任禽流感病毒再地化的失職官員。

2004 年台灣爆發 H5N2 低病原性禽流感,因為防檢局的無能與失職,竟然放任病毒不斷突變,還讓它在地化,難以撲滅。11 年後,台灣又來了三株新病毒,假如,農委會的官僚心態依舊不改,相信,這些病毒很快的也會在地化,台灣,岌岌可危,而,張善政,你,就成了隱匿禽流感的共犯。

(文章來源:李惠仁授權,原文標題:殺了兩個替死鬼 張善政成隱匿禽流感共犯,圖片來源:manginwu,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