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 導讀》:前幾日,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等人拋出「負數票」議題,讓選民除了投贊成票外,也可以投下反對票,候選人獲得的贊成票數減掉反對票數,最後算出「淨贊成票數」,票數最高者才當選。而負數票制是只能投一張票,投票人仍得選擇投正票還是負票。此提議引起許多討論熱潮,然而呂秋遠律師則認為,這個負數票制度,只會選出「平庸」的政治人才。

我國現行採用的立委選舉制度是單一選區多數決加上部分的比例代表制,而且是並立制。先不解釋並立制的問題,我們單純解釋區域立委的投票法,就是選民只投一票,最高票者當選

目前有人提出「負數投票制」的新設計,也就是說,在區域立委的設計上,以後選民會有兩票,一票是正,一票是負,候選人以正負相抵後的最高票當選,而不是只有現在的最高票當選。

這種制度聽起來似乎不錯,因為選民總算可以表達對某位候選人的厭惡,而不是只有支持而已。就像是臉書以後不會只能按讚,也可以按爛,選民選擇變多,以後就可以一票支持自己所愛,另一票投給自己所恨。你討厭蔡正元嗎?以後你就可以在不投給蔡正元的選擇外,另外投一票厭惡票給蔡正元。

這種論述,對於兩大黨而言,其實是可怕的。

因為民進黨或國民黨可能會很擔心,在這種選舉制度之下,兩黨政治不一定是選民所要。例如如果有無黨籍出來選舉, 這時候可能會一票支持無黨籍,但另一票反對民進黨。這一來一往,就會這位無黨籍的候選人就會取得兩票,在增強自己一票的同時,抵銷兩大黨的實力。這背後的政治算計,可能只是懼怕新勢力崛起而已,因為討厭票大概都會落在兩大黨居多,畢竟他們形象鮮明,而生存得越久越大,正面形象固然會有,負面形象一定也多。 這時候新勢力崛起的可能就高。

從另一個面向來說,我們其實可以思考澳洲的選擇投票制(alternative voting system:AVS)所發生的問題。澳洲的選擇投票制,有點類似現在倡導的新制度。選民在投票時,可以表示自己的偏好,把諸多候選人標明第一喜愛、第二 喜愛、第三喜愛等等,依此類推,如果得到第一喜愛過半者當選,如果沒有人拿到第一偏好過半,就把最低第一偏好的候選人刪除,再把他的票依序重新分配偏好, 直到第一偏好過半為止。

這聽起來很複雜對不對?沒錯。所以這一定要電腦計票,沒辦法用人工計票。但問題不是複雜而已,而是選民固然可以充分表達自己的喜好,但會出現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偏激選民會決定投票結果;第二個問題是,這種選舉制度在鼓勵愛恨不分明的候選人出頭

從實務上來看,第一偏好在第一輪就過半的可能性不高,往往要刪除最低第一偏好的候選人,重新分配這個候選人的總偏好後,然後才能逐漸讓其他人累積第一偏好過半。然而被刪除的候選人往往是比較偏激的候選人,或是比較「邊緣性」的選民所支持的對象,這樣一來,可能會讓這些選民,在第二偏好以下做手腳,而且左右選舉結果。

第二個問題就是,往往第一偏好拿很多的候選人,可能最低評價也拿不少。畢竟喜歡與討厭柯文哲的人,都會很多,連勝文亦同。我們想像一個場景,如果有第三位候選人出現,他並沒有這麼極端的愛好,也就是平庸而已,但是投給柯文哲第一偏好的人,同時投給連勝文第三偏好,而投給連勝文第一偏好的人,同時投給柯文哲 第三偏好,這時候這個平庸的第三位候選人,可能就會趁亂殺出,順利當選。

如果以這個選舉制度當例子,恐怕就會知道民進黨擔憂這項選舉制度的問題,應該不只是擔憂第三勢力興起,而是澳洲的投票制度缺點,在台灣同樣會出現,我們希望由偏激選民主導最後結局,以及選出愛恨不明顯(平庸?)的候選人嗎

政治上,原本就是愛恨分明,而且不遭人罵是庸才啊!

啊!不對,難道我要說的是,馬英九是台灣最棒的英才嗎?

(本文為呂秋遠授權轉載,不得轉載;圖片來源: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