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的婦女們,該是時候回家了 (圖片來源: Reuters/Beawiharta)

  • 印尼政府表示,他們不會再將女性同胞輸出到富裕國家當幫傭了

印尼總統佐科威已經要求人力部長擬定計畫,讓長年前往海外當幫傭、幫廚、看護、保母的大量女性勞工回到印尼。「這是尊嚴問題。」佐科威在一場演講當中說道:「我們應該爭取我們的尊嚴和驕傲。」

  • 三分之二的外籍勞工曾受到雇主虐待

過去,亞洲許多國家因為高度經濟發展,對於低階勞工,尤其是家庭幫傭的需求不斷增加。而印尼一直是主要的勞工輸出國之一,根據官方統計,每年大約有四十萬的印尼人為了工作機會移民到國外,如果再加上非法移民,人數估計可能接近一百萬。但隨著印尼每年流失到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區的勞動人口持續上升,加上他們遭到雇主虐待的事件頻傳,已經造成印尼與幾個國家之間的關係緊張。

這個月初,一位四十四歲的香港婦女因虐待幫傭而遭到起訴的案件高達十八件,她甚至曾經將吸塵器吸管插入幫傭喉中,並威脅要殺光她全家。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在 2013 年的報告,有三分之二的家庭幫傭在訪談中表示自己曾受到身體或精神上的虐待。

印尼勞工為了生計,得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工作,我們不難理解印尼總統會認為這已經是國家的尊嚴問題。

  • 印尼本地沒有足夠基層勞力工作,政府能採取什麼新對策?

對印尼來說,要禁止人們到國外從事基層勞力工作是不可行的,因為雖然去年印尼的失業率從 2007 年的 9% 下降至 5.7%,印尼國內仍然沒有足夠的工作機會能提供給教育水平較低,以及未擁有專業技能的人們。

目前印尼政府的計畫,是強制要求出國工作的勞工必須接受職業訓練,使他們某種程度上能成為技術人員,而不只是一個只能在家庭中打雜、從事勞務工作的幫傭。但職業訓練並非免費,這個政策很可能導致無力負擔職業訓練費用的勞工失去出國打工的機會。而且印尼一旦開始實施這個規定,可能會使更多人透過非法的管道到國外工作。在沒有印尼政府監督的情況下,只會讓旅外勞工更沒有保障,受到虐待的風險更高。

  • 除了雇主以外,印尼政府本身也有問題

而聲援這些勞工權益的人士表示,真正的問題出在印尼政府相關部門的失職。政府的疏於監督和管控,讓人力仲介業者向印尼勞工收取高額的費用。另外,也有許多勞工仲介案件是非法的、未經政府許可的。甚至,許多即將出國工作的印尼女性在接受政府的職前訓練時,還會遭到訓練中心人員的剝削和虐待。

看到今天的印尼,令人不禁聯想到先前有許多人在討論台灣青年到澳洲農場打工當「台勞」的風潮。雖然台灣還不至於成為基層勞工輸出國,但相對來說,我們鮮少聽到台灣的打工青年在澳洲遭到剝削或虐待。從對待勞工的態度我們就能觀察到不同國家人民在某些方面水平的差異。電影《葉問》當中,葉師傅說過:「人的地位雖然有高低之分,但是人格不該有貴賤之別。」期許大家,不論膚色、人種、職業,都要把每個人當作一個「人」來互相尊重。

(文章來源: Quartz;圖片來源:Reuters/Beawihar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