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學生在仰光抗議(圖:歐新社)

(編按:本文為今年 2 月初的新聞,文中內容正好與今年 7、8 月反課綱學生訴求一致,因此《BO》再次分享給讀者。)

緬甸通過被指為「不民主」的教育法。當局推遲與學生、議員、教育界的會談,學生發動全國串連,示威者兵分三路長途遊行前往仰光抗議。

由於不滿緬甸當局推遲有關引起爭議的全國教育法四方會談,久違的緬甸學生運動已於近日再起,青年學生不顧內政部長嚴詞警告,不但發動全國串連,並且兵分三路向前首都、商業中心仰光進行長途遊行抗議,沿途獲得民眾支持、鼓勵,預計下週在仰光會師。

緬甸預定在今年底舉行大選,政治上對立、衝撞的情勢也逐漸升高,學生在此際舉行遊行,確實相當敏感。緬甸內政部長郭高中將就在二月七日接受國營廣播媒體訪問時指出,目前正在進行中的學生抗議行為,實際上是某個「政治運動」的掩護,而這個政治運動是由偽裝成學生的反政府分子所主導,「這個運動已經威脅到國家的 穩定及發展」。

去年,美國哈佛大學的一個人權組織曾經指責郭高觸犯「違反人道罪」,是一名「戰犯」,他們正在積極蒐集證據,促成國際刑事法庭對郭高發出逮捕令。

  • 政府當局直指學生抗議活動是「政黨煽動」

郭高另外也指出,當局發現有些政黨在幕後煽動示威,也有社會團體在背後支撐學生,「我們發現示威是由學生組織以及一些年長的人所策劃,這些人根本不可能是學生。你如果仔細研究,你會發現許多前政治死硬派隱身幕後,也有外國組織在後支援」。

不過,領導學生抗議的一位領袖南達席翁對郭高的指控嗤之以鼻。他指出,郭高的說法完全是師法前軍政府面對學生運動時的典型伎倆,「我們(學生)並不是要向他們要求權力,我們只是要求他們(政府)糾正不民主的教育法案」。

緬甸學生向來有抗爭的傳統,最早可以回溯至爭取獨立之時,獨立之後也有過幾次大型抗爭,但都遭當時的軍政府無情鎮壓,最著名的就是發生於一九八八年的學生民主起義,當時約有三千餘人遭殺害,無數人下獄,緬甸民主象徵昂山素姬也是在那次事件中投身民主運動緬甸軍政府隨後關閉仰光大學在市區內的校區,將校區遷往仰光市外兩個小時車程的郊區,目的就是防止學生集結。

發生於二零零七年的「袈裟革命」則是另一例,當時也是學生先發動,隨後僧侶廣泛響應、支持,所以被稱做「袈裟革命」,後來遭到軍政府無情鎮壓。

  • 學生示威抗議主因:不民主的「全國教育法」

前述的兩次鎮壓,當局也都是指稱群眾運動危及國家穩定和發展而最近這次的事件起因則是緬甸於去年十一月通過引起爭議的全國教育法,學生普遍認為全國教育法不民主,不但在草擬過程中有強烈排他性,也不允許學生成立組織,所以不予以接受。

緬甸當局於二月初與學生代表、立法議員、教育界人士進行兩輪四方會談,但並未達致任何有意義的結論。隨後,緬甸當局將第三輪會談推遲至二月十二日「聯盟日」 之後,引發學生不滿,認為當局僅是採取拖延戰術,並無意真正解決問題,於是開動全國串連,並由中部的曼德勒(瓦城)、南方的伊洛瓦底省、德林達伊省分成三 支遊行隊伍,長途跋涉向仰光進發,並沿途匯聚力量。

緬甸「民主教育行動委員會」成員翁喬就指出,「政府推遲討論的真正原因是他們想玩花樣,所以我們重新啟動伊洛瓦底省的抗議活動」。

「全緬甸學生聯盟」主席喬高高也指出,「我們(學生)只是想就我們提出的十一點要求與當局協商,但是政府卻片面推遲原訂的會晤,我們現在要求召開緊急會議來解 決問題,並且對全國教育法做一定的修正,如果政府做不到,學生的抗議遊行就將進行到底,我也要對當局提出警告,如果學生遭到鎮壓,人民絕不會坐視」。

學生於日前開始兵分三路向仰光進軍之後,沿途都受到民眾歡迎、支持、打氣。喬高高表示,「我們誠心解決問題,也無須煽動或挑釁,我們並未要求民眾支持,但他們都主動支持我們。我們手上連根針都沒有,我們只是揮舞旗幟、喊口號」。

  • 學生示威將通往仰光要道,官方已開始布置警力

目前,緬甸當局已經在進入仰光的要道上布置警力,引發人們對於可能發生衝突的關切。學生抗議協調委員會成員喬特表示,「如果他們開槍,我們也不會後退,我們要說的是,如果他們用暴力對付學生,對大家都沒好處。但如果他們同意我們的請求,我們就立即停止行動」。

(圖文皆轉載自亞洲週刊;作者:梁東屏;原文標題:〈緬學生全國串連挑戰當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