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想著負擔不起的金子,才會有金光黨。弄清楚了自己的「真實需求」, 才能壓縮政治操弄、官商勾結的空間,而得到「真實供應」。  

經濟問題,尤其是吃喝拉撒睡的基本生活,不可能通過法律或政治得到真正的解決。經濟問題,只能用市場機制解決,也就是「真實需求」和「真實供應」之間的關係。不但基本生活層面,就算是那些導致「仇富」、「反商」的政商勾結亂象,若不從真實的供需機制著手,也難以杜絕。到現在還不明白、不接受這個道理的國家或城市,只會腦袋一直撞牆,換一個執政方再撞一次,撞到國家和城市徹底沈淪到不可挽救為止。

先以違建現象為例。台北市七萬餘件,全台六十一萬餘件的在冊違章建築,法律早就有了,即使出現政治強人,恐怕也得要拆到地老天荒。但若我們改變視角,不把違建看成法律或政治問題,而將它看成一個真實供需問題,就有解決方向了。

台北內湖科學園區附近頂樓加蓋四起,不是違建戶自己想改善居住空間,而是內科工作人員有廉租房的需求;有需求就有錢賺,有錢賺就出現頂樓加蓋,然後火災和死傷機會就大增。內湖區如此,已經幾乎徹底商業化的台北市其他區呢?

沒人去統計,台北市「違建」解決了多少就業人口的廉租需求?至少這個數字得先估計出來,如果沒有相配套的廉租房方案,或者更有誘因的公共交通方案,拆除了這些違建,只會有三種結果:其一,房東送紅包或動用關係,拆兩個窗戶照相交差;其二,拆後重建,「供貨」成本因而增加,房租上漲;其三,鐵腕拆除後鐵腕監察,不服者斷水斷電,然而廉租戶搬到更遠的地方之後,帶來其他的社會問題,例如上下班時間路面機車比例增加,交通傷亡人數增加。

再如,近來的「滅頂」、「台北大巨蛋、松菸 BOT 案」,當下落入法律攻防戰、政治拉鋸戰,激起社會仇富、反商氣氛。再這樣下去,結果必然是四輸:政府輸,整體商業輸(不止那幾家),人民輸,台灣輸。讓我們用供需市場機制的視角,來略談這幾個案子。

食品,顯然是市場有需求,才會有供應。然而為何台灣普遍出現「假油」、「假有機」,而日本、美國、歐洲沒有這麼普遍?多數人把現象歸咎於「商人良心」、「政府監管不力」,卻不願意承認一件事實:台灣的國民所得,還不能普遍的負擔真正的高級食用油和真有機農產。

義大利原產地賣到至少一千台幣的純正初榨橄欖油,台灣人「需求」在數千公里運輸路途外的台灣用三百台幣買到。有了這種自欺需求,自然就會出現欺人的供應。 台灣人「需求」有機蔬菜,但有機蔬菜成本是一般的三倍,而且整個北台灣的有機蔬菜產量只能供應新北市三分之一的小學午餐,那所有超市中賣的是什麼?

大巨蛋、松菸,難道是政府或市民拿著槍強迫業者蓋的?或者,那是多數市民的「需求」?然而,台北市,尤其是東區,真有一個大巨蛋的需求嗎?以台灣近年來的經濟,真有舉辦世大運或世界職棒賽的「真實需求」嗎?沒有自欺的需求,哪來官商勾結的動機和空間?

奢想性的需求,一定帶來假貨的供應;心裡想著負擔不起的金子,才會有金光黨。弄清楚了自己的「真實需求」,才能壓縮政治操弄、官商勾結的空間,而得到「真實供應」。再想想全台各地的「蚊子館」?

(本文轉載自今周刊;作者:范疇;原文標題:法律、政治,不能當經濟飯吃,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