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00城市樹木的死亡行軍

世大運四大場館的興建,為的是要撐出一場光鮮亮麗的國際賽事,但在這背後上演的其實是一場合計近 4000 棵都市樹木被強迫參與的死亡行軍,暴露的是人們對都市林養護的無知與馬虎,該市終結這樣的樹木大屠殺的時候了!

為了一場為期 12 天的國際賽事,台北市已移植了將近 4000 棵樹,然而,這卻是一場都市林木可怕的死亡行軍。樹木從來都不會走路,但當人類追逐發展而建造一座座水泥城市時,樹木被迫必須邁開腳步遷移。

一開始是被迫走出原始林的天然環境,變身都市林的一分子,在被水泥包圍的狹小樹穴,開始如同盆栽般的艱苦求生;後來還為了閃躲不間斷的都市建設與開發,進行著一次次如同死亡行軍般的移植搬運過程,無從發聲抗議,也無力抵抗命運!

為了世大運 近四千棵樹顛沛流離

承辦 2017 年世界大學運動會,在台北市前市長郝龍斌口中是「為國爭光」的風光之舉,但因應背後四大場館的興建計畫,遠雄大巨蛋動遷的松菸樹木達千餘棵、林口選手村移植 1100 餘棵、內湖網球中心基地原是每年種植超過 600 棵樹木的樹木銀行、和平國小籃球場館基地原也有約千棵樹,總計約近 3700 棵樹都在興建計畫下,被迫從原來生長的地方遷移。

都市叢林綠樹何其珍貴,一棵一棵消失的樹,正是都市過度開發的明證,而這些美其名搬遷移植的樹,最後下場究竟如何?卻沒有人知道。

世大運興建場館中爭議最大的松菸基地,是追蹤這場死亡行軍的起點。樹木從 50 多年前陸續種植,由於腹地廣大、生長條件良好,這裡包含百棵受保護在內的上千棵綠樹,一直扮演著「台北之肺」的功能,讓人口稠密的台北市有個喘息空間。

○六年,遠雄大巨蛋開發案確定在松菸興建,首波樹木移植規模就高達七八○棵,之後在市府與遠雄接力遷移下,如今這裡只剩最後的 33 棵行道樹大兵,還在等待台北市長柯文哲的行軍出發令。

擠爆的樹木銀行 樹木大兵不堪折磨陣亡無數

從松菸出發的首波行軍部隊中,有 348 棵被移到位於內湖民權東路 6 段的寶湖國小預定地,87 棵樹木則進駐位於北捷南港、昆陽兩站間的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基地,其餘樹木流向不明。

本刊實地走訪這兩個落腳處,寶湖國小基地因為一○年配合興建世大運國際網球中心,目前已經不見任何松菸大兵的身影。占地近 9 公頃的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基地,在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一棵都不能死」的承諾下,雖有土頂改造,但 87 棵松菸大兵龜縮在一個小角落,臉色蒼白,像是躺在加護病房中苟延殘喘!

根據北市府公園路燈管理處的工作報告追蹤發現,寶湖國小在松菸樹木遷入的隔年,就被北市府規畫成可容納約 600 棵樹木的樹木銀行,原本居住在內湖湖山六號公園的 167 棵以及台北市立田徑場周邊 168 棵喬木,○七年時,分別因為地下停車場與場館整建工程影響也被迫進駐,到剛創立的寶湖樹木銀行與松菸大兵會合,715 棵樹早已擠爆這個營區。

但奇怪的是,之後一路到一○年確定寶湖國小配合興建國際網球中心、停止移入樹木前,卻是年年假植移入的樹木都達 600 到 700 棵。

能夠持續遷入如此大量樹木的重要原因,極可能就在於眾多樹木大兵早已不堪折磨死去,讓這個營區始終能騰出床位給新進駐的樹木大兵。

在○九年北市教育局的樹木移植說明會紀錄也清楚記載,三八四棵松菸樹木,兩年時間就已經陣亡 103 棵,也難怪每天都會開車經過的樹花園總經理陳鴻楷會用「存進去的樹,幾乎都會死掉!」來形容這間樹木銀行的成績單。

之後,配合開發,寶湖國小的樹木陸續被移植,據說除了少部分移往 228 紀念公園外,大部分的樹木全都拔營前往山豬窟垃圾掩埋場復育區駐守。

山豬窟宛如樹木墳場友善的告示牌,騙局的見證同一時間,原也有千棵綠樹、廣達 4.1 頃的和平國小預定地,由於在一二年被台北市選定為世大運籃球主場館,受到開發影響,也有大批樹木下落不明,其中有 200 棵七里香與近 50 棵老龍柏被懷疑送往山豬窟種植;此外,有業者透露,因為捷運信義線施工時部分移植的榕樹以及受環保局管理的櫻花樹、受保護樹等也都同樣入住山豬窟。

受到世大運影響的還有位於新北市的林口選手村,新北市景觀處指出,當地移植樹木總量為 1124 棵,扣除園區內移植後,約有 800 棵是就近遷移到「文小三」小學預定地,仍在 1 年保活期內,目前情況尚佳。

然而,被移植到山豬窟的樹,命運大多悲慘;由於山豬窟屬於定植基地,樹木到此已不再需要遷移,但竟成為大量樹木死亡行軍的終點站。

記者實際走訪當地查看,山豬窟已經更名為綠山水生態公園,綠色植被搭著休憩設施的規畫,已經成為不少當地人健行、跑步的去處,要走過前半段園區道路後,才能看到那群藏在公園深處的山坡上、多半被嚴重截肢卻仍在苦撐的最後樹木戰士。

諷刺的是,主管單位竟還刻意在他們面前設置一塊告示牌,冠冕堂皇的描述說明樹木們是「當初幫我們搬家的人非常用心」,只可惜這個善意的謊言,卻被告示牌的正前方,那棵已經放棄掙扎、靜靜躺在地上的樹木給戳穿了,又有 1 棵樹在山豬窟默默捐軀了。

根據上述世大運樹木行軍的數據推估,因世大運而送到山豬窟的樹木總量應有 1000 棵左右的規模,同時有業者透露,包括一些受保護樹或是捷運工程遷移的櫻花樹等,也全是被送往當地種植,但現場算一算,殘存樹木規模恐怕不會超過 300 棵,死亡率逼近 7 成,也難怪山豬窟「樹木墳場」之名不脛而走。

終結不合理的都市樹木死亡行軍生態,給樹木一個友善生存的好環境,是愛樹人最期待的結果,但這個千瘡百孔的老舊護樹體制,究竟該如何重建?

 

延伸閱讀:趙董說大巨蛋的樹很醜,我覺得您也長得很醜,那我可以移植你的腦袋瓜嗎?

(本文轉載自財訊,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作者:林洧楨;原文標題:〈為了建設大搬遷 4000 棵樹慘遭凌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