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 導讀》:消防員打火的危急第一線,我們只能透過電影才能略窺一二,那消防素人阿任的這篇文章,應該就是帶讀者親臨現場,阿任說,這篇文是他剛打火回來有感而發寫。今天我們為什麼還要告訴你這些,當之前桃園大火《六個年輕消防員之死 告訴我們幾個真相》後,我們曾經還揭發《荒謬,你知道消防員打火之餘,竟然要寫新聞稿嗎?》,回到源頭,我們只是想再度忠實呈現打火兄弟的生死一瞬間,真正面對「死亡」時,他們承受到多大煎熬?為什麼我們「必須持續」關心消防員,因為:他們沒有平安,則我們的安全無以為繼。

  • 火場是黑暗的,下一秒是未知

真正的火場是這樣子的,一旦你進入那個空間就會立刻的迷失方向,濃煙會阻斷你所有的視線,除了自己的左右,你會忘記了所有的東西南北。當前進時必須把手擋在身前才能避免直接去撞到牆壁,沒有方向感、沒有空間感、身處在一間大工廠跟一間小臥室的感覺是一樣的,只能從碰觸到的東西去判斷現在的位置。

在這裡光線是無法穿透的,黑暗會讓你就連眼前的火光也看不到,只能憑著露在外面的皮膚去感受火源的溫度,然後無目標的掃射。

你不會知道哪裡會有不小心摔落的坑洞,也不會知道頭上的東西什麼時候會砸下來,手上的燈光只是讓同伴知道自己的位置,除非一直說話不然你會發現緊跟在身後的同伴突然不見了

火場裡沒有辦法冷靜的說話,耳邊聽到的都是燃燒造成的爆炸聲,頭上屋瓦砸落的聲音,無線電吵雜的呼叫聲,而自己帶著空氣面罩的呼吸聲會大到把自己和的同伴的聲音給掩蓋掉,你必須近乎嘶吼的大聲說話同伴才知道你需要什麼?

  • 摸到人,死命拖出來就對了

只是往前走了幾步回頭就看不到剛剛進來的入口,摸索著牆面前進,終於會發現牆上的光亮,那是窗戶,是第一個要破壞的對象,只有待濃煙排出後視覺才會有作用。

有時走著會被通道上的東西絆倒,不必急著站起來,先摸摸看絆倒的是什麼東西? 或許就是一個來不及逃生的屋主。帶著防火手套的手是沒有觸覺的,你必須很粗魯的把人給摸了一遍才能分辨哪裡是頭? 哪裡是腳? 在這個環境下除非對方開了口發出了聲音,不然很難辨識到底摸到的是活人還是死人? 只能想盡辦法的把人拖往剛剛進來的方向。

  • 這不是打怪,消防員怒吼:火,我才不怕你

火場中閃燃、爆燃的景象只有在訓練時才能得到,在真實火場裡只有感受到的熱才能讓你知道現在危不危險? 消防員手上握的瞄子是保護自己唯一的武器,只要有結實水源就會讓人感覺勇氣百倍,有時後會把自己當成打怪的英雄,歇斯底里的對著大火怒吼:” 我才不怕你! 看看誰是老大!”

緊急撤離時會發現忘了剛剛走過的路,同一個地方可能繞了好幾圈就偏偏繞不到進來的門口,水帶跟同伴的呼喊聲是唯一可以辨識出口的方向。

  • 面對死亡來敲門,心中只剩抱歉

經驗和訓練會教我們如何冷靜的離開火場,而當所有的判斷出現錯誤時,心裡就會開始出現死亡的陰影,空氣量不足的警報聲會更強化這種恐懼,無助的像被獅群包圍的小綿羊,當體力耗盡,奮力的用無線電喊出的” 救命” 將會是最後留下的聲音,遺憾到連想跟家人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只能不斷的抱歉、抱歉,然後等待生命的逝去…………………..。

火場的危險沒有大小之分,任何一次搶救面對的就是一次的生死關頭,火場中的任何過程都會是一件意外、意外是沒辦法精密的預測,有時後運氣才是保命唯一的解釋。

消防員” 火裡來、水裡去”,終究是凡人的身體、凡人永遠都可能要面對自己沒辦法抵抗的敵人,

勝了!…… 那輸了呢?

延伸閱讀:我要求不多,我只希望孩子能認得我這個消防員爸爸

【我的 119 老公】一位消防員妻子的真心告白!

(圖文:阿任的想像天地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