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brother-orwell-rally-privacy-loss昨天又將電影版的『1984』看了一遍。發覺隨著年齡的增長,以及外境的變遷,會在不同時間,對劇情中不同人物產生呼應。這次抓住我注意力的是:『高斯汀』(Goldstein)。

誰是高斯汀?沒人知道,隱約瞭解是『大洋國』於革命前的盟友,最後背叛了老大哥,成為無所不在、無惡不做、無事不知的大惡人。

這位高斯汀不但擁有蠱惑人心的魔力,而且會用撲天蓋地的滲透力,將大洋國內的迷途羔羊,一一收編成自己的恐怖盟友,動不動就在國內散播顛覆政權的密謀。這個有通天本領的高斯汀,本領大到還能傳播梅毒與淋病。被傳染的帶原者,每天被迫在電視牆上坦承自己的罪行。

隨著劇情的開展,發覺這位高斯汀好像若有似無,雖然行蹤幾乎遍及大洋國各地,卻也沒人真正能抓到他。甚至有傳聞老高根本是個虛構人物,每日要從事的恐怖事件,是老大哥偷偷在前晚指派給前線幹員的指令,好製造混亂的假象。

大洋國「兩分鐘仇恨儀式」,請問你像不像下面那群人?

這樣就可讓國內的工人階級聽話,順便製造恐怖份子的樣板人物,整治國內不聽話的人。不久後,許多具獨立思考的異議份子,全被貼上『高斯汀同路人』標籤,送往「關達納摩灣」般的 101 室,供老大哥幹員歐布來恩極盡折磨。

外加大洋國大幅修正語言的結構,讓十個不同的意念,濃縮成一個單向思考的文字。大洋國的國語「新語大全」,幾年間從十幾冊,縮減成幾公分厚。在人民無語言思考、異議份子遭監禁、環境四處被「染高」後,大洋國人民唯一會表達的意念就是:『我愛老大哥』

昨天在 7-11 做例行性的比報時,又例行性的看到無所不在、無惡不作、無事不知的 ISIS 集團,這個能在全球竊取油井、擄人勒索、顛覆政權,甚至散播伊波拉病毒的『伊斯蘭聖戰國』,幾乎遍佈全球各國中。

isis-japan

沒人確切知道這個前幾年還默默無名的組織從何而來,只知在伊拉克大革命前,與 CIA 的盟友蓋達組織有合作關係,但最終背叛了美國老大哥,成為肆虐在中東一代的恐怖組織。

這個 ISIS 綿密到已滲入西方的電腦內,整天荼毒人民思考、顛覆敘伊政權、挾持澳洲咖啡廳人質、侵入加拿大國會、掃射法國雜誌員工、大砍美國記者人頭,如今又綁架日本人民,『逼得』泛太平洋國盟友的大和民族,必須修改憲法,好出兵援救迷途羔羊。

我不知道 ISIS 是誰,只知在寫完這一千字後,發覺這個世界,並沒因歐威爾的鉅作而改變了什麼。

延伸閱讀:是無畏還是無知?為什麼歐美青年支持殘暴的 ISIS?

(文章刊登於王大師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