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1_100211

我們常稱網路上的人為「鄉民」,這次選舉,鄉民中出現了許多「婉君」。「婉君」是誰?原來是網軍,這個軍隊常在默默地、巨大地改變我們的政治、社會與經濟。可怕的是,我們的政府官員、企業主管竟然看不見他們!

讓我舉個例子。在臉書上,我是安心亞的粉絲,她的粉絲有 180 萬人,而台灣的主流雜誌訂戶不超過 10 萬戶,你說,誰是主流媒體?安心亞說一句話,180 萬人看到;政府官員與企業主管在雜誌上報導一句話,又有多少人會看完整本雜誌?但是政府官員與企業主管看見了雜誌上的文章,卻看不見那 180 萬人的想法,等看到了,一切就都來不及了。當然,安心亞不是婉君,她是偶像,我與她都是鄉民。

鄉民不只在乎說話的內容,更在乎說話的人是誰。有一天,安心亞在臉書說上只說了「晚安」兩個字,一個小時內 2 萬 8,000 人按讚,我在我的臉書上說了 500 個有道理的文字,一天下來 300 人按讚,有一天我學安心亞,附上逗趣的照片,也只講晚安兩個字,一天下來,竟然也有 500 人按讚。婉君需要熱情,教授的臉書沒有熱情,但是逗趣的照片、安心亞的晚安卻充滿了熱情。

有一次聽台灣一位私立科技大學的校長到大陸去招生,他理性地介紹了學校許多特色與優勢,結果學生都沒甚麼感覺,後來他說,阮經天、豆花妹是這所學校的校友,大陸學生才豎起大拇指說,這真是一所好學校啊。理性的資料聽起來假假的,而阮經天與豆花妹卻是那麼的真實。

鄉民喜歡誠實與直白,過多的包裝與公關只會引起反感。阿基師的國際禮儀事件,因為解釋太多,被判出局;王世堅偷情,花了 33 秒講了 82 個字認錯,結果仍然高票當選。簡單的事實與直白的認錯,勝過鉅細靡遺的解釋。最近的柯 P 旋風也印證了這件事,或許因為他的亞斯伯格症,讓他在社交上顯得直白,溝通上過於簡單。這種簡單的直白,讓他在鄉民間獲得許多粉絲。

鄉民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接受偶像的瑕疵」,因為溝通的時間很短,網路言論充滿了瑕疵,但是有了瑕疵就認錯,是可以被赦免的。另外,偶像可以犯錯,但是政府企業不能犯錯。過去馬英九總統很帥,犯的過錯都可以原諒,現在柯 P 很直白,也能抵擋許多未來的過錯。

過去的政府企業的發言,都有公關與發言人制度,這些冠冕堂皇的話語,給人感覺不像人類的聲音。真實人類的話語是草根的、是酸酸的、而且不一定完全精確。一些仁義道德八股教條,在網路上聽起來都很刺耳。

有一次我在網路上找到一家墾丁民宿,老闆花了很多錢做廣告,網頁也設計的美輪美奐,但是我上網找到一位陌生人的評論,只說了「千萬不要去」五個字,你覺得我相信誰?我竟然相信了這位陌生人,因為民宿的廣告充滿公關話語,而千萬不要去,卻是那麼的草根、那麼的酸、雖然不一定完全精確,卻是真實人類的聲音。

現在問題來了,「千萬不要去」真是鄉民說的嗎?還是婉君的攻擊?網路上有一種物以類聚的現象,很容易產生「群體極端化」(polarization)的現象,讓原本小小的聲音放大成巨大的聲音,而形成社會上的主流意見。所以,在技術上,大數據中的社會傾聽(social listening)功能,在發現負面聲音的第一時間,就發動婉君來消滅火源,也是婉君愈來愈夯的原因了。

 

(本文:盧希鵬授權;圖片來源:安心亞臉書,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