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國際企業系的陳永昌教授,辱罵柯文哲的文字大概是這樣:

「大多數人無法想像台大醫師教授竟是智障!智障的柯文哲在台大醫院當醫師 30 年,台大醫院那麼多醫師受過各科基本教育,竟然沒觀察出柯文哲有智障,表示台大醫院醫師水準還不是國際級!敏感性不夠!台大醫師智障,台大校長楊泮池身為醫師,應叫台大醫院檢討為何沒觀察出,對病患危險,並對柯文哲的公開行為作智障的個案研究!」

我引用這段文字時,心裡覺得很難過。並不是因為他辱罵柯文哲,橫豎有人罵得更難聽。而是因為他隨口把智障這兩個字當做批評他人的話語,對於有智能障礙的人,相當不公平。而且,他還是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系的專任副教授,竟然連「智障的個案研究」一語都出現,讓人實在很不解,他的研究都在做些什麼。

根據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系的網站顯示:零。

這是他的網頁://exp.management.ntu.edu.tw/zh-TW/IB/teachers/191。我們不難發現,其他教授都有相關的獲獎與經歷、研討會論文發表、期刊論文、專書及專書論文、專題研究報告及其他著作。但是,他是零。我們不能排除他著作等身,但是,從網頁上來看,至少他沒有公布讓眾人可以評論就是了。

他在大學部開了兩門課程:策略行銷與行銷管理。我們來看看學生的評價。在 PTT 的 NTU COURSE 版上,我只有找到兩則,學生是這麼說的:

「其實最需要的基礎是要有良好的解碼能力,要能看得懂老師在白板上畫的是什麼東西和能聽得到他想表達的是什麼,我真的時常看不懂和聽不懂他到底在幹嘛,再來就是要有極強耐心和耐力,上台報告要隨時準備好被他嗆到爆的可能性,這時你就要回答” 好好好 我會回去改掉”,老師喜歡大家坐前面,他蠻喜歡跟大家互動的說,但跟他互動其實還蠻乾的。

在報告時他喜歡大家把想講的東西直接貼在 ppt 上,就是直接唸給他聽得意思,不喜同學們在台上即興發揮,他說管院的學生都要學會管理時間(但我不是管院的所以不需要,他雖這樣說,但老師其實才是真正會耗時間的人,如果遇到他喜歡的主題,例如 3c 類的,他就會開始跟台上的同學們哈啦起來。

最後呢,如果今天同學們想要學到東西,我建議真的不要去修他開的課,如果想練練自己的耐力的倒是可以去試試看,還有!如真的要修課的話要找 2 個認識的一起去因為報告一組最少要 3 人,如果沒有的話老師會幫你亂加人,所以很容易就遇到擺爛的人(怨念超深)」

第二則是這樣:

「重點應該放在期中和期末報告,做報告的時候盡量奇怪一點,因為老師會問很神奇的問題,像是之前有一組做鋼筆,老師就問第一支鋼筆是什麼(同學立馬 wiki,在台上喔)。我們想說做個平板,當然聰明如我們就放上了 198x 第一台平板,結果你知道怎麼著?老師問第一台平板多少錢我 oxoxzmidnasapig…

這個上台報告就是要順著老師的意,然後投影片有什麼就念什麼,不要亂說投影片沒有的東西,老師說什麼就要是是是,千萬不要反駁。結論是沒必要可以不用修,我也不知道可以學到什麼。但是如果你只是跟我一樣缺學分要考 cpa,可以考慮來修一下==」

好的,我找不到正面的第三則,所以對這位教授深感抱歉,如果有,請告訴我,我非常樂意更正。

我不能理解的大概就是,如果沒有任何研究成果,教學內容也頗受學生爭議,甚至認為不需要修這門課,那麼,台大的教學評鑑究竟怎麼看這位教授?柯文哲四年後就要接受民意的考驗,但是這位教授的退場機制在哪裡?而這位教授,又如何可以用「智障」兩個字辱罵別人?

對於這位教授,我除了「殊難想像」、「殊屬非是」,我很難有其他評論了。

(本文:呂秋遠授權,圖片來源:蘋果日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