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英國史學家艾克頓如此說到。

身為中共中央委員會一員的陳政高,很顯然地,就在權力的世界下,豎立了不少敵人。

去年,陳政高造訪香港。而他不知道的是,在整個行程中,都有人默默監視他,並特別針對其旅遊和娛樂花費進行調查。路透社則在整個參訪結束後,收到由中國商人寄來的相關文件,其中包括了陳政高在 2013 年 4 月 24 日踏出豪華 Conrad 飯店的影片。

精確點來說,當時,陳政高也是中國遼寧省的省長,而參與該次參訪的人員,則為相關遼寧政府官員,準備招攏投資人。文件袋中還附有一影片檔,拍下陳政高走出飯店,前往香港公園散步的畫面。同時,在飯店內,陳政高於活動室走動以及和隨從進入套房的畫面,也都被隱藏式攝影機拍攝成片段畫面。

根據檔案卷中的文件,陳政高與相關參訪人士皆休憩於 Conrad 和其他知名的豪華飯店,像是港島香格里拉大酒店和四季大飯店。在陳政高被發現前往香港公園的同一個晚上,其參訪代表團也在港島香格里拉大飯店內舉行宴會,奢侈的菜單上列有烤乳豬和其他高檔料理,花費總計超過 9 千美元(數字皆附在檔案夾內)。

不過,在所有文件和影片中,陳政高的一舉一動都合法。中國媒體也表示,陳政高當時確實在香港,其代表團也已替遼寧省爭取到許多投資商(因為就目前的情況來說,遼寧省為中國經濟成長最快速的省分。)

  • 大力反貪,習近平不只打小蒼蠅,也打資深大老虎

整份文件檔其實也指出一件事: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反貪運動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而提供這份檔案的中國商人,其實也很直接地表明意圖,就是希望陳政高所有的行程能被完整檢視。

習近平的指令一下,反貪調查員就從多處著手。所有的檔案和影片,則會將陳政高的奢侈議程置於調查焦點。集纂這些文件和祕密監視的用意也不難推測,其實就是要讓大眾知道,習近平的反貪運動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中國共產黨從成立那天,就以打擊貪污為宗旨。習近平上任後,更是把話說清,禁止官員和國營企業的大總裁進行奢侈消費,所有資深官員的參訪和娛樂行程皆須從簡。多次的反貪運動也成為一個難得的機會,瓦解中國長期以來的強大階級制度。

「就它的寬度和深度來說,這次的反貪污運動在新中國歷史上是前所未見的。」與習近平親近的官員說。而這裡所提及的新中國,是以 1949 年國共內戰為分界,共產黨取得政權後,將中華人民共和國稱為新中國,有「新優於舊」之意。

  • 強硬反腐態度,死亡威脅和信件相繼出現

在文件檔案中,「身分」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除了追蹤陳政高的監視畫面,其中還包括許多宴會中官員座位的照片,名字就直接地被拍了下來,誰是誰都很清楚。

陳政高對於所有影片和照片皆無相關回應,其代表團人數之多所引來的質疑,也無主動出面回覆,路透社打給其總部的電話也沒有人接應。三間大飯店的發言人也因飯店保密條款拒絕出面,不願對陳政高的造訪進行說明。

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並沒有限制拘捕人數,對於整個反貪運動的期限,也沒有相關規定。也就是說,只要肅清繼續下去,就代表曾經聳立不搖的政軍大官和商業領袖將開始墜落。

然而,這樣的瓦解,以如此直硬的態度,此反貪運動必招人眼紅。

習近平身邊的親近官員王歧山和劉元,都是反腐大將,曾多次舉發軍内猖狂的收賄個案。而身為習近平的左右手,劉元就曾收過死亡威脅,因為他在日前舉發了「賣官位」的兩位資深官員。因此,在安全顧慮下,習近平和相關打擊貪腐等人士,也都已加強身邊保全與警力。

不過,習近平顯然憂不顯於色。

在公開場合中,無論是參加遊行、與國外領袖會面,或是帶領商業代表團到各地參訪,他總是面掛微笑,一表自信與鎮定。而這種正面的形象,同時也是駐香港的中國媒體和親北京報社所想要維持的。

「那些發出死亡威脅的人要我們等著看,但說真的,誰怕誰?」據說習近平在今年 6 月 26 號舉行的秘密政治會面中曾如此說到。針對整體反貪運動的批評和習近平的相關回應,可參見 7 月 25 號於大公報香港網站上的發表。

  •  習近平放箭打貪,其實等同消除敵人

在相關演說和評論中,習近平特別說,要維持黨的力量,整治這千萬共產大軍是絕對必要的。

從習近平 2012 年末走馬上任至今,共有 59 名官階達到或高於副內閣大臣的官員在反貪運動中遭到調查,許多國營企業的大老闆也在名單之內。根據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說法,共有 74 名資深企業老闆現正接受貪汙和收賄等調查。

除了重整黨紀之外,習近平也試圖穩固其領導地位,同時一一將敵人從名單上消除,而最大的受害者,或者說是,地位最高的受害者,莫過於中共前政治局常委 ─ 周永康。

生於 1942 年,退休於 2012 年,周永康的「落馬」,其實同等於將習近平的反貪運動推向另一波高潮,讓習近平的聲勢如日中天。周永康因而成為自 1949 年後,因貪汙遭起訴的最資深政府官。

不過,就如同其他案件一樣,外界無法親自從周永康口中得到證實,也無從得知其是否有律師陪同。

最近一起的調查案則落在令計劃身上。身為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景濤的左右手,令計劃被控「嚴重違反黨紀」,其實也就是貪污的委婉說法。原先,令計劃被任命接替王剛,出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但最後在 2012 年,被降級至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負責黨於國內外的勢力擴張。

其他因貪汙而遭受相關調查的人物還包括「軍中老虎」,也就是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以及前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副主席蘇榮。

  •  力道強勁,官方給出驚人打貪數據

不過,就算這樣的作法可能導致反效果,習近平還是表明,所有的反貪計畫必定會強力執行,硬度更勝胡景濤和江澤民。

「他以極快的速度鞏固勢力,是繼鄧小平後最快穩固地位的領導人。」美國總統歐巴馬在月初時於美國商業圓桌會議中說。

將習近平與鄧小平相比,歐巴馬等同見識到兩者相仿的改革力量;上個月,歐巴馬也有在北京與習近平會面。

被稱為反腐掌門人的劉歧山,現今也被認定是與習近平聯手打擊貪污的硬手。身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及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的王歧山表示,只要違紀,絕無寬容,同時也在 10 月 25 號的北京反貪會議中,進一步說明:「打擊貪污,不會有停止的一天。」

就像中國官員喜歡將經濟數字誇大化一樣,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也交出一份報告,說明這次反貪運動有多成功。去年,共有 182,038 位黨員因違紀遭受懲處(儘管沒有說明具體罪行)。在 1 月 10 號的新聞發表會上,他們也表示,這數字和 2012 年相比,足足高出 13.3 %。

今年的前三個月,調查員偵查了 10,840 名涉嫌貪污的官員,根據中國反貪組織的最新資料,這個數字比去年同期的結果要多了 20 %。同時,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也說,透過電話和網路檢舉,他們在一天可以收到 800 起舉發。

不僅如此,整個運動的觸角也延伸至國外。在 Fox Hunt 的運作下,有 428 名涉嫌相關貪汙案件的官員,在海外被逮捕並遣送回國。同時,根據新華網的報導,其中共有 231 名官員是自願回國。中國最高檢察官曹健明在 3 月 10 號説明,共計 1 百多億「髒錢」已在去年歸回。

  •  親近人士成階下囚,高官與大老闆無一不緊張

習近平和王歧山曾表示,對於當地反貪的執行力缺乏信心。為此,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寄出一驚人手法,組成數個反貪團隊,從基層到國營企業,進行一個又一個突擊調查。

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也表示,這樣的緊張氣氛是必須的,而且值得被鼓勵,說明所有團隊就是要「揭露問題,殺雞儆猴」。

習近平上任後,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就在中國各省設立調查團隊,而在這個月初期,也將調查方向轉往黨內高層。新華網將此舉稱做「史無前例」的做法;除了結果需呈交給中央之外,目前許多團隊也已前往 6 個國營企業、7 個組織、2 間大學,以及中共前線的新疆生產建設集團進行調查。

為了解決諸多疑惑,反貪汙組織也公佈所有調查流程:第一,他們會先針對該目標的背景進行調查,以利日後一對一審問。在確定並鎖定目標後,調查團隊就會公開他們的聯絡細節,包括電話號碼與信箱,讓知情人士能夠進行通報。案子若遭撤銷,聯絡方式也會一並被撤下。

「當團隊在進行深入調查時,會針對某一特定範圍,像是以財產變化或是城內及國內的土地轉手量為方向。」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在 10 月 31 日說。「團隊會找出線索,查清當地黨員或是領導是否有從私人企業中收賄。」

知情人士的通報在定罪上也有一定程度的幫助。舉劉鐵男為例:前國家能源局局長,並曾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劉鐵男最後因收賄五百八十萬,遭一位記者秘密通報,最後被判無期徒刑。

  •  無限調查壓力大,官員選擇自殺以終結夢魘

不過,對許多人來說,這樣的調查已超乎他們能負荷的程度。根據南方周末和國際財經時報的報導,今年至少有 32 名官員自殺,不過,是不是因為遭逢調查而萌生死意,當局並沒有說明。

「以一般狀況來說,當一個可能涉嫌貪污的官員自殺,所有調查就會停止,要追查其家族資產會變得比較困難。」一個退休的黨員告訴路透。

「而且,自殺同時也可以結束其友人遭受的無限調查夢魘。日後,就可以幫助照料其家人。」他說。

就目前狀況來說,儘管相關人士試圖要讓大眾一同檢視陳政高的參訪花費,陳政高本人似乎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在擔任遼寧省長 6 年後,陳正高在今年 6 月被轉至北京,擔任住房與城鄉建設部長。

如果真的要找出陳政高的弱點,那可能就是其政治生涯:陳政高和薄熙來關係匪淺,而近期,薄熙來在反貪運動中中箭落馬。

在到北京就職之前,陳政高所有的政治生涯都定於遼寧省。根據官方紀錄,當薄熙來主政遼寧的大連市時,陳政高為其副手。不久,薄熙來出任遼寧省省長,陳政高一並跟進擔任副省長。

日前,薄熙來以貪污罪和和濫用職權罪被判以無期徒刑,其妻也因涉嫌謀殺一名英國商人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而最有可能削弱陳與薄之關係的事件,很有可能就是陳政高也曾在目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手下做過事,當時,李克強正出任 2004 到 2007 年遼寧省委書記一職。現今與習近平一同擔任國家領導人的李克強,其實是可以在場場風波中保全陳政高的。

  • 公開審案少,就算有也都被精心設計過

針對中國的政治與法律系統來看,許多評論都指出,這反貪運動最大的缺點就是「過程」。

他們發現,從質疑到拘捕,最後開始審問,這一關接一關的流程都沒有被透明化。周永康家戶從被搜查至今已超過 1 年,但是周永康遭受拘留的地點沒有被公開,甚至無從得知周永康是否有法律代表。而根據相關人士的資訊,黨內目前也尚未決定,周永康案是否會在日後舉行公開審理。

基本上,就目前為止曾召開的公聽會來說,其流程和內容都已被刻意規畫過。只有在四川省政協委員劉漢的貪污案中,才有少部分被公開,其餘的調查結果和資料,幾乎都沒有在公開法庭中被大眾檢視過。劉漢曾申請上訴,但最後被拒絕,接著一直到執行死刑之前,都沒有相關消息流出。而上述曾提到的劉鐵男一案,基本上也是照著相同劇本走。

「中國需要以法律打擊腐敗。」現任北京研究組織會長及中國行政體制改革會副會長的汪玉凱說。試想一下,就算黨內領導人的勢力能凌駕於法條之上,中國社會是不可能再接受另一場貪污風波的。

「打擊貪污不能只是一種政治的造勢活動,而是該將之確確實實地轉變成與憲法同質的法律。」他說。

(資料與圖片來源:News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