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多數烏克蘭人並不想加入北約,美國坦克不會在俄國邊境做軍事演習,而且一美元也只能兌換到三十三俄國盧布。但近來,俄國在總統普丁的領導下對外採取一連串的強硬行動之後,正面臨一個全新的局勢。

  • 一切的紛亂,從克里米亞併入俄國開始

大約六十年前,克里米亞半島屬於俄羅斯的領土,但基於某些理由,蘇聯最高領導者們決定將克里米亞劃歸給烏克蘭。不過當時因為俄羅斯與烏克蘭同為蘇聯的加盟國,所以將克里米亞改屬於烏克蘭,就像一個國家對行政區的劃分做一些更動,意義不大。

(圖說: 淺綠區域為烏克蘭;深綠區域為克里米亞半島;紅色區域為俄羅斯,圖片來源:Schwarzorange)

然而,當蘇聯解體,各國獨立之後,克里米亞半島被劃入了烏克蘭的版圖,克里米亞人們對此相當不滿。1992 年,克里米亞半島宣布獨立,在俄國的調停之下,克里米亞成為烏克蘭轄下的一個自治共和國。

2013 年底,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刻意延遲簽署與歐盟的經濟合作協議,而人們懷疑這是因俄國施壓所致。烏國民眾因此展開大規模的抗議,而政府採取鎮壓行動,並造成群眾死傷。隔年二月,亞努科維奇逃離烏克蘭首都基輔。烏克蘭國會由反對黨主持,進行總統改選,並成立新政權。此一政權立即得到美國和歐盟的承認,但俄國表示此一政權乃通過暴力且不合憲法的手段建立,不願意承認。烏克蘭東部及南部 (俄語區) 的民眾,也不支持基輔的新政權。

二月底,克里米亞議會召開特別會議。隨後,克里米亞地區選出謝爾蓋·阿克肖諾夫為政府總理,他請求俄國軍隊進入克里米亞地區協助穩定局勢,並宣布將舉行全民公投,決定克里米亞主權定位。三月中旬公投結束,絕大多數克里米亞人支持脫離烏克蘭,加入俄羅斯。位於基輔的新政府不斷強調此一過程違法、違憲,並出動軍隊至克里米亞半島,但遭到俄國軍隊阻撓,同時也有許多掌握強大軍力的烏克蘭將領倒戈,加入親俄陣營。隨後,經由克里米亞、俄羅斯雙方簽署正式法律文件,克里米亞正式併入俄羅斯聯邦。

(圖說: 反俄海報上寫著「侵略者俄國不要干預烏克蘭」,圖片來源: duncan)

  • 併吞克里米亞、支持度創新高 普丁獲得兩項重大勝利

在這場整併克里米亞的行動當中,俄國總統普丁展示了俄國的力量和強硬的態勢。

普丁認為將克里米亞重新併入俄國,足以媲美當年凱薩琳大帝的成就,能在俄國歷史寫下輝煌的一頁。同時,因為此事件,普丁在俄國國內的支持度達到歷史新高,這表示普丁成功地說服俄國大眾,俄國面對的是一群想把俄國的爪子拔掉的西方國家,為了維護俄國人民的權益,強硬的手段是必要的。

  • 政治上獲得勝利後,普丁馬上要面對接踵而來的經濟危機

普丁過去藉由顯著地提升俄國經濟表現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和聲望。然而,普丁這次著實與經濟成長背道而馳。西方國家針對普丁一連串的侵略性行動展開了非常嚴厲的經濟制裁,重創俄國在國際貿易的利益。

另一方面,因為俄國相當仰賴能源出口的收入,盧布價格與國際油價關係緊密,當油價上揚,普丁便能讓俄國的大眾共享豐碩的經濟成果。恰逢近期國際油價大跌,再加上經濟制裁,俄國從今年開始就進入嚴苛的經濟環境。盧布甚至在十二月十六日星期二當天,在幾個小時內大幅貶值百分之二十。

然而,在俄國的年終記者會上,普丁的態度似乎絲毫沒有受到經濟上的挫敗影響。他表示「這 (經濟窘境) 並不是為了得到克里米亞所付出的代價,而是為了捍衛整個國家的完整所需做的犧牲。」他也說,就算克里米亞沒有併入俄國,「那些西方國家還是會找理由對俄國進行經濟制裁。」同時,他保證俄國經濟成就會在兩年內再創歷史新高峰。

  • 普丁宣稱,一切都是為了保衛俄國不受北約組織侵襲

很多俄國人認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 對俄國構成嚴重威脅,而普丁的終極目標之一,就是抵禦北約的進犯。2004 年,波羅的海三小國加入北約,使其勢力延伸到俄國邊境,俄國宛如芒刺在背。而克里姆林宮國策顧問表示烏克蘭很可能就是北約下一個招納的目標,一旦北約進入烏克蘭,將會威脅到俄國黑海艦隊在克里米亞的軍事基地。

  • 面對俄國,北約組織戰戰兢兢

但事實上,北約的外交官表示,烏克蘭是否加入北約這個議題從來沒有被討論過,因為大部分的烏克蘭人並不想加入 北約。但俄國收併克里米亞確實讓北約繃緊神經。

美國空軍上將、北約聯合部隊最高指揮官布里德洛夫 (Philip Breedlove),在克里米亞併入俄國的隔日說道:「我們需要仔細考量我們聯盟軍隊的佈署以及確認軍隊是否進入充分準備狀態,已備在必要時刻對俄國能做出有效防禦。」

克里米亞併入俄國之後,北約部隊在波羅的海上空巡航的戰機數量增加為原先的三倍,而且它們不斷地攔截到俄國飛入北約盟國領空的戰機。

此外,美國的坦克部隊在十一月時參與了拉脫維亞獨立紀念日的閱兵遊行隊伍,目前正在拉脫維亞進行操練。

  • 收併克里米亞後,俄國同時損失烏克蘭的民意和自己的經濟

在克里米亞併入俄國之前,烏克蘭國內支持加入北約的民眾大約只占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五。但根據最近在烏克蘭進行的民調,支持加入北約的人數已經稍微多過反對者。

德國大眾原先對俄國的情況感到同情,但自從馬航班機路過烏克蘭東部親俄武裝控制地區,遭到擊落之後,德國轉而採取反俄態度,儘管俄德兩國之間有相當可觀的貿易規模。同時,歐盟對於俄國祭出更加嚴厲的經濟制裁。

最近幾個月,俄國原先就不樂觀的經濟狀況更加惡化。原油價格下跌,盧布價格重貶,再加上西方國家對俄國的經濟制裁阻斷外匯進入,真正的苦頭可能還在後頭。

俄經濟部長伍留卡耶夫 (Alexei Ulyukayev) 向報社表示:「我們的經濟實在是禍不單行。」他說道,「如果沒有受到經濟制裁,國際油價也沒有下跌,我們也沒有做出那些蠢事,那麼原本的經濟成長率可能有二點五到三個百分點。」這位立場傾向西方國家的經濟部長並沒有進一步說明他說的蠢事是指哪些事情。

俄國央行預測隔年經濟緊縮將達到百分之四點八,而民間經濟學者的預測則更為悲觀。普丁先前從來沒有在這麼嚴酷的經濟條件下執政。

  • 經濟制裁於我有何哉? 戰鬥民族處之泰然

但普丁和大多數的俄國民眾對這樣的經濟困境不但顯得淡定,甚至還覺得洋洋得意,因為他們不費一兵一卒就得到了克里米亞,而且世界各國似乎不再期待短時間內克里米亞能脫離俄國的版圖。

收併克里米亞的行動得到俄國人民熱烈支持,也使普丁的支持度達到歷史新高。根據獨立民調機構的報告,在今年三月克里米亞併入俄國之後,普丁的支持度從一月的百分之六十五飆升到百分之八十。俄國民眾對總統支持度的上升,一部份可能是為了回應西方國家對俄國做出的制裁,表達對自家總統「相挺到底」的聲音。

俄國高等經濟學校學者,卡拉加諾夫 (Sergey Karaganov) 表示,在普丁的執政下,俄國一百年來首次處於沒有外敵環伺的情況。「在某些層面,我們很樂見其他國家對我們做出的經濟制裁,這讓國家面臨共同的外在威脅,能凝聚各階層對俄國的向心力。」

而烏克蘭東部的衝突,使普丁對整個烏克蘭握有紮實的籌碼。烏克蘭也許不會想加入俄國的集團,但烏克蘭這個國家的經濟受到戰爭的蹂躪,現在也很難融入西方的經濟體系。一位歐盟領袖榮克 (Jean-Claude Juncker) 指出,以烏克蘭現在的狀況來說,將需要一百五十億美金的資金援助,但歐盟能提供的金額相當有限。

  • 未來俄國在各方面的環境都不會穩定

雖然普丁對外的政策持續保持強硬,但隨著俄國的經濟情勢越來越窘迫,普丁也漸漸不再發表具有挑釁意味的言論,不過這實際上也沒有必要,因為烏克蘭國土的一部份已經併入俄國,這是不爭的事實,普丁在這一方面毫無疑問地已經獲得勝利。

卡內基莫斯科全球政策中心領導人說道:「我們正在進入一個時代的轉捩點,而未來將會有許多重大的事件等著俄國來面對。」「在未來幾年,穩定的局勢將不復見。」

 

(文章來源: The Washington Post, 圖片來源: Schwarzorangedunc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