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日在臉書上發表了一篇〈被忽略的真相〉,羅文嘉提到政府宣布明(2015)年稻田面臨全面休耕,文章內提到:

「一般受薪階級被強迫停止工作,有資遣費與每個月六成薪的失業補助。

現在農民被政府強迫停止耕作,只能領一次一甲地八萬五千元的補助,況且有多少農民有一甲的田地,實際狀況是,即使這區區八萬五,也是地主拿去,而非實際耕作農民拿到,政府大官知道否?

或許你會問,我們明明有水用,為什麼要停止農業用水,強迫休耕呢?
是的,因為政府說,水要優先給民生和工業用,所以農民就這樣被徹底犧牲了。」

  • 台灣對待農業的方式你知道嗎?

台灣對待農業的方式很粗糙,更糟糕的是,從以前到現在,找不到土地用,就先拿農地開刀。水牛出版社社長羅文嘉做了個圖跟大家解釋目前的農業「政策」。

另外,網友黃德成也針對農委會提到會補助農民的事項進行評論,他說:

政府說每公頃補助八萬五,以農家賺款加 5% 為依據,但是真正務農的人拿的到嗎?就我所知難上加難啊,其實務農的人有分好幾種型態。
A)代耕業者: 他投資設備,幫買不起農機的農民代耕,如打田插秧割稻,這群人未來半年將沒有收入也不會有補償。
B)沒簽約的佃農: 種一休一,幾於信任關係地主把土地給佃農耕種一期所得歸佃農,另一期報休耕領補助款,佃農負責田間管理及維護,這群人將最慘,他將不會有任何的補償,因為權力是在地主,為了確保來年還有地可耕,田間的管理及維護還是要做,未來的一年半他將沒有任何收入。
C)有簽約的佃農: 活化休耕政策,漂鳥計劃,小地主大佃農,當年響應政府而加入的農夫,這些人透過政府的媒介和地主簽約取得耕種權,雖然政府說停灌補償是給實際種植的人,但是這些佃農還是拿不到錢,因為地主會要的,不然解約,佃農為了確保耕種權當然會讓地主拿走補償,因為沒簽約都能拿八萬五,響應政府政策的卻沒有,這公平嗎?
其實真正務農的農夫,自有耕地很少,了不起幾分地,大部分是承租或口頭約,所以政府的補償辦法並不是實際的耕種者受益,這些問題難道政府不清楚嗎?因強制休耕而生計受到影響只有農民嗎?農業產業鏈的相關從業人員該如何因應? 政府有全盤的配套方法嗎?

  • 羅文嘉幫農委會主委想好補救辦法,陳保基要不要來看一下

水牛出版社社長羅文嘉在臉書上提出六點建議農委會在犧牲農民後可以有的補救措施。

第一:「農民貸款攤還 展延一年」。

許多農民為了響應政策,擴大耕種面積,就要投入巨額資金購買農機,農機種類多,價格貴,只好借錢來買,有田耕種時,還有收入還貸款,現在被迫休耕,哪有錢繳貸款,所以貸款展延一年,恢復耕作有收成後,繼續還。

第二:「農地補而不休」。
政府補貼強制休耕稻田,附帶條件是施作綠肥外,不得有任何耕作,這道理不通,因為農民是被迫休耕,不是自己選擇,所以補助是一種部分賠償,農民若能自行設法繼續耕作,應該鼓勵,而非禁止,當然收成風險必須自行承擔。如此,農民或有部分可能收入,農地也能發揮功能。

第三:「地主與佃農的合作關係」。
補償費用是要給實際靠耕作為生的農民,因為土地仍在地主手上,地主沒有損失,但是耕作的農民是靠耕種才有收入,所以這次的強迫休耕補償費用,是要補償耕種農民,而非沒有耕種的地主。
但是,地主願意提供或租地給佃農,佃農才有田可種,所以地主仍能領有原來的租金或休耕補助,這樣才不會破壞原有合作關係。
同時,更為複雜的是,由於三七五減租的陰影,許多地主佃農的關係,是沒有正式租約,所以在認定執行上要更為細緻。

第四:「被迫休耕農民家庭小孩,大學、國高中、小學,學雜費減免一學期」。
這點不必我說明,看就懂,但要能感同身受理解才有用。

第五:「針對過去響應政府政策,不管是小地主大佃農,或是漂鳥計劃青年返鄉,這些農民傻傻的相信你們,現在說犧牲就犧牲,請拿出行動、負起責任來」。

第六:「每個農民,每個農家,每個案例,可能都有不同狀況,請多傾聽,幫他們解決困難,因為是政府不仁,不是他們不努力」。

  • 為什麼農民總是犧牲者?

科技園區的擴大案,打著經濟要發展的開發案,最後都是犧牲農民的權益來的。還記得大埔事件嗎?為了竹科的竹南基地,苗栗縣長劉政鴻粗暴的徵收了農地,讓朱阿嬤憤恨自殺。

而這次旱災缺水導致政府草率地宣佈農民必須全面休耕,我們這些住在城市的、一走到街口麵攤就有午餐可以買(卻也不想想是誰幫我們種菜)的上班族,其實是這個環節的共犯。政府為了撫平我們這些講話大聲又有方法施壓的人,不敢斷我們水,只好想方設法讓一直以來講話卻沒有人聽得農民上,好殘忍,但我們卻也不敢大聲說點什麼,好像一說,政府就會回你一句:「那要你停水你要不要?」

不過重點是,這問題並不是重點,政府也不該這樣問。重要的是,該怎麼樣制定更好的用水對策,讓所有人都可以活得很好,不是現在這樣。

(圖片來源:Gary0801,羅文嘉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