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日前宣布參選苗栗縣立委補選,或許為了政治考量,他接著在媒體自爆「性騷擾」罪行。

這個大家眼中的台灣政治新星,讓全民譁然。日本新聞也用「癡漢」二字報導了陳為廷過去的犯罪行為(如上圖)。

12/23《BO》舉辦「陳為廷為選舉自承『性騷擾』案底,你覺得政治人物的私德重不重要?」的投票,結果呈現非常兩極:

覺得政治人物私德「重要」的人有 29%,投票人認為如果政治人物連性誘惑都無法自我控制,那麼怎能抵擋財團權貴的收買誘惑?

覺得政治人物私德「不重要」的人也有 29%,因為政治人物的專業能力比性能力更值得被關注。

結果一半一半,也和目前網路上的討論分為大致類似:一半人以「國家興亡」為由挺陳為廷,一半人要他趕緊退選,韜光養晦擇年再戰。

同時間,網路上對陳為廷「性騷擾」事件的爆料 愈來愈多 ,社會對於他的疑慮也愈來愈強大。

  • 挺陳的人說,我們應該以國事為重,罵陳的人說,不該如此踐踏受害者?

在陳為廷案底曝光後,挺陳的人要大家看見陳的「勇於認錯」:

「那些在侮辱陳為廷的人,你們給我閉嘴。

我們都犯過錯,並且也承擔應該承擔的責任,你們呢?那些殺人放火炒地皮的立委呢?你們就這樣放任他們繼續在立法院裡面吃吃喝喝,然後回頭指責那些正在承擔責任的。

這是一個嚴峻的考驗,到底台灣人的道德雙重標準會多嚴重。以及到底我們要怎麼面對。」– 太陽花學運參與者洪崇晏

 

「我欣賞他的勇氣,別的政治人物避之唯恐不及的事情,他選擇誠實告知,坦然面對。不管那一段過去多麼不堪入目與不堪回首,他還是勇敢地講出來。某種程度來說,他做到了別的政治人物做不到的事。當然,這一切可能只是選舉操作,這是一種在被踢爆與自我揭露之間的政治算計;不過,他的做法已經足以讓台灣大多數政治人物汗顏。」– 清大社會所副教授姚人多

許多女性也撰文回憶自己過去被性騷擾的痛苦回憶,藉此提醒大家,不是陳為廷出來坦誠罪行、說聲抱歉,就能了卻受害人的恐懼陰影

——「國家興亡很重要,可這並不代表,我們不能為了這種事情感到不舒適,並且必須全盤接受,不可撻伐。」– 〈你的孤獨造就我的陰影〉 貝莉

即便曾是學運明星,女性對於陳為廷留下的、不只一次的性騷擾案底,無法接受與原諒,呼籲陳為廷退選的聲浪不斷。

剛參選完臺北市長的《給我報報》創辦人馮光遠,也針對這個事件 發表了看法

「陳為廷的性騷事件,如果要我講結論,我會說:
1. 陳為廷自曝自己的性騷歷史太過權謀,與前面我說的,學運 帶給台灣最大的感動──價值,落差太大。
2. 這兩天我收到不少私訊,從中得到的觀感是,陳為廷毛手毛 腳的習慣,還有待大家檢視。
3. 性騷擾與其他兩情相悅的感情出軌問題不一樣,性騷擾有受 害者,所以不要拿來做類比。
4. 不參加補選立委,並不是人生的終點;執意在這個爭議中參 選補選,反而才透露出自己的自大。
5. 我們當然要給犯錯的人機會,問題是,審視整件事情需要時 間,這個時間,遠遠超越了因參選急迫性而有的時間。
6. 民進黨如果以勝選為考量來看這件事,請記住,1129 當 天,台灣人用選票將沒有價值觀念的國民黨掃到地毯下,同 理,台灣人也會用同樣的標準,對待其他沒有價值標準的政 黨(或個人、或公民團體)。
7. 讓我們利用這個機會,好好規範「性騷擾」的標準及其相關 事務,讓更多曾經有此經驗的人,不管男女老少,不要再生 活在性騷的陰影裡。」

  • 真正的問題是:台灣社會認為,一個具有犯罪前科的人,是否還擁有參政權?

這些討論或多或少都模糊了這個爭論最原始的問題:陳為廷不是「道德瑕疵」,而是具有「犯罪前科」。 對於一個有犯罪前科的人,我們的民主社會認為,他究竟是不是還擁有成為代議士的參政權力? 在這個階段,我們想提出的幾個思考點是:

1.「我被性騷擾過,我很受傷,所以陳為廷作為一個性騷擾前科犯,不該出來選立法委員」,這樣的邏輯到底通不通?

2. 再者,如果我們選擇以「國家興亡更重要」為理由,賦予陳為廷代議士的政治權力,那麼,我們是否也同樣對待犯過偷竊罪、殺人強盜罪者呢?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性騷擾罪與偷竊罪、殺人強盜罪等,到底有什麼不同?

3. 在大家知道陳為廷的前科之後,他是不是還可以擔任立法委員,其實,讓他參選,投完票就知道了。在選前承認自己的犯罪前科,然後民進黨再跳出來說不禮讓陳為廷了,這一場戲不過就是地方勢力在推舉候選人上的政治盤算與便宜行事而已,我們真的要放任這些不管是新的或是舊的「政客」們如此踐踏我們的選票嗎? 如果,我們真的要用這個理由「禁止」陳為廷競選,那麼, 台灣社會應該要先規範,所有需要以「選票」獲得公權力的人,都不能有任何犯罪紀錄吧? 如果,陳為廷真的不是為了政治算計,那麼,請你不要計算自己當選的可能性有多高,參選到底,讓我們用選票來決定你究竟夠不夠格。

在走向新政治、新民主的路上,我們要面對的不僅僅是掃除檯面上的闌尾臭瘤而已;什麼樣的人夠資格領導我們?我們對正義的定義是什麼?尊重專業還是公民道德比較重要?

思辨再思辨,真理才能愈辯愈明。

(首圖來源:日本產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