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9
你我每天打開水龍頭就來的水,你知道那是多麼得來不易嗎?台灣名列全球第 18 大缺水國,又因管理不善與漏水嚴重,導致水短缺更形嚴重,台灣要怎麼面對這 10 年來最嚴重的乾旱?

文/劉映蘭、游筱燕

「老天啊,請多降一點雨水吧!」台中東勢茂谷柑喜樂果園的主人黃文泉這樣祈求了 3 個月。

喜樂果園的來頭不小,果園內有全台灣第一棵的茂谷柑樹,樹齡 30 多年,樹幹粗壯無比。當時黃文泉的岳父許博邦,接受台大園藝系教授林樸的建議,試種來自美國佛羅里達州、皮薄汁多的茂谷柑;歷經四年的努力,終於栽種成功,口感更優於原產地,價格最高曾賣到每台斤 120 元,被封為「茂谷王」。如今,東勢整片的茂谷柑園都是由喜樂果園開始。

  • 十年大乾旱,分區限水灌溉,讓農民陷入搶水大作戰!

15 年前,黃文泉從岳父手中接下了果園,但今年 9 月開始接連 3 個月不雨,頂著岳父成功光環的他尤其擔心地說:「今年是我務農 15 年來,最乾枯的一年。」「如果不下雨,橘子就吸收不到雨中的微量元素養分,果粒容易珠黃、落果、長不大,而且一小就小了 3 分之 2!」黃文泉難過地說。

飽實的茂谷柑可以賣到 1 台斤 40 元,但是縮小的茂谷柑,頂多 1 台斤只能以 10 元出售,賣價差了 4 倍。黃文泉預估,2014 年因為天氣因素影響,喜樂果園會比往年損失約 2 成。他表示,靠引水灌溉的果農們,損失將更慘重。

這幾天,因為開始實施分區限水灌溉,黃文泉親眼看到附近農民,一路沿著引水灌溉的渠道,從下游跑到上游,找攔截住水的農民算帳,還因而爆發激烈口角。村莊內,許多沒有挖井的茂谷柑園,都興起了往年少見的「搶水大作戰」。

其實,水利署中區辦公室也已發出警訊,10 月、11 月的不雨,造成水情吃緊,面臨 10 年來最嚴重的乾旱,中部鯉魚潭水庫 8 到 11 月累積雨量比歷年同期平均少了 7 至 8 成。旱災應變小組的層級也由台中水資源局、水利署中區辦公室,拉高到 12 月 2 日經濟部成立的兩個應變小組。官員私底下不諱言地說,「現在開會和討論旱災會議的頻率,比過去多許多。」

據了解,12 月 1 日起已實施深夜限壓供水,目前所有人,包括果農們都期盼春雨能夠及早降下,否則一月初就要決定要求用水量大的農民休耕停灌。

  • 毛揆上任首項難題:極端氣候,降雨榮枯期兩極化

場景轉到經濟部的大型會議室,時間是 12 月 8 日。剛上任第一天的行政院長毛治國眉頭深鎖,與經濟部長鄧振中、次長卓士昭等主管排排坐,聽著台上簡報。他們憂心的,不是中韓簽FTA(自由貿易協定),也不是產業轉型,毛治國上任排在第一要務的大事就是「水」。

杜紫軍卸任經濟部長前指出,台灣將面臨 10 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與此時間,中央氣象局也發布,10 月和 11 月全台平地雨量,創下 67 年來最低。根據經濟部南區水資源局監測,澄清湖、阿公店和鳳山水庫,3 個水庫總蓄水量加起來不到 3000 萬噸,只能再撐 20 天,部分南部縣市已進入第一階段限水。

致力於水資源議題已超過五十年、台灣水環境再生協會名譽理事長歐陽嶠暉感慨地說,台灣平均年降雨量 2500 毫米,是世界平均值的 2.6 倍,堪稱雨量豐沛區域,「上天給我們充足的雨水,但每人每年平均所分配到的量,卻只有世界平均值的 5 分之 1。」

水利署歷年統計資料顯示,台灣雨量在時間和空間分布上,極不均勻。夏秋之際因豪雨和颱風,5 到 10 月的雨量就占去全年 78%,換句話說,豐枯期差異明顯,水利署副署長田巧玲表示,「因極端天氣,豐枯差距會愈來愈大,雨水將更集中在夏季,尤其南部將更形嚴重。」

北部地區因為有東北季風降雨,豐枯季比約為 6 比 4,到了中部就變成 7 比 3,但到南部,幾乎是 8 比 2。田巧玲憂心地指出,根據觀察,豐枯季有惡化的趨勢,中部逐漸走向 8 比 2、南部則更嚴重,將走向 9 比 1。

田巧玲拿出資料佐證,台灣年雨量 2500 公釐相當於 924 億噸的水,但其中 21%會蒸發散逸,且台灣因為河川河床陡、水流湍急,高達 57%,也就是 529 億噸的水直流入海,留下來真正能夠用的水,總共加起來也不過才 180 億噸而已。

那把水全部存下來,就不會缺水了吧?答案沒那麼簡單。台灣大大小小水庫近 50 座,總蓄水量約 19 億噸,平均每座水庫每年必須蓄滿 2 次以上,才能滿足全台灣的需求;其中提供人口密集新北市為主的石門水庫,甚至一年必須蓄滿 4.5 次以上,才堪夠居民使用。

但特別的是,儘管水庫蓄水量不足,水利工程專家、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卻直指台灣水庫太多。「不是每個地方都能建新水庫,能建的地方叫壩子,而且早已全都探勘完成,台灣能夠蓋水庫的地方都已經建了,」李鴻源表示,建水庫不是解決缺水困境的方法。

  • 台灣的水庫夠多了,管理不善是元凶!

如果建水庫不成,清水庫的淤泥,提高既有水庫的蓄水能力呢?李鴻源也並不那麼認為,「水庫不太可能完全清淤,一方面難度高、要耗費很多金錢,而且就算清出來淤泥,也沒有地方可供堆放,更何況我們水庫也沒有大規模排沙設施。」

其實,台灣缺水真正的原因,不是水庫太少,也不是水庫淤泥清得不夠,歐陽嶠暉在接受本刊記者訪問時,對台灣缺水問題的第一句話就是:「管理不善!」已 78 歲的他,仍鏗鏘有力地直接批評,「過去水資源都是以開發為導向,從來沒有好好的管理!」

若以台灣用水的用途區分,農業用水占總用水量的最大宗,占 72%,其次是民生用水 19%,工業用水占 9%。歐陽嶠暉指出,「農田停耕已上萬公頃,但農業用水量卻沒有下降,那麼水究竟用到哪裡去了?原因就在於農業用水並未妥善管理。」

歐陽嶠暉舉曾文和烏山頭水庫灌溉用水為例,他表示,這 2 個水庫目前供灌溉用水為 6.3 到 6.9 億噸,若以平均值 6.6 億噸計算,相當於每公頃農地獲得 1 萬 3000 多噸的水,「但實際上,進到農田的水,只剩下約 1 萬噸,中間損失 3000 多噸,有 35%灌溉用水不見了。」

根據歐陽嶠暉的觀察,台灣從事農業的人口老化,灌溉請的掌水工大多年事已高,「掌水工年紀大,都是請了 20、30 年以上的老人,他們沒辦法很認真地管理水;講坦白點,他們大多只是為了工錢,不會注意省水。」

曾在日本東京大學做水資源研究的歐陽嶠暉認為,台灣可以借鏡日本的「水權移轉」,日本從 1965 年開始把農業用水水權移出給民間和工業,到一○年移轉了 544 萬噸;與 20 年前相比,日本農業節省了 7%的水,相當於,一年可以移轉 35 億噸的水給民生及工業使用。

農業水權移轉並非免費,歐陽嶠暉表示,民生或工業使用農業調度的水,理應付費給農民,不過,重點是政府要出來做。「這是我們管水單位可學習的,但我們的水權移轉做得不夠,公權力沒有充分地發揮,」歐陽嶠暉認為,水資源管理權責應中央和地方政府劃分清楚權限。

「雨水降在哪個地方就該歸那個地方管,由中央作統籌分配,但地方要盯緊水資源有無浪費,」歐陽嶠暉表示,中央和地方政府必須相互配合,以整體水資源的管理方式去規畫水資源的運用,才能有效率而不浪費地用水。

另一個造成台灣缺水的主因,李鴻源說,「我們永遠在談開源,卻不談節流。」李鴻源所謂的節流,是指台灣的漏水問題。除了先前提到農業灌溉漏水率 35%之外,還有自來水管因管線老舊的漏水;目前台灣整體漏水率還有將近二成,相較新加坡等國漏水率在 10%以下,二成這個數字相當高。

台灣漏水率之所以長期偏高,歐陽嶠暉和李鴻源都直指一個原因——水價太便宜。

國際水協會(IWA)兩年前統計各國平均水價,台灣水價排名倒數第五,1 度水 9.2 元(為台北和台灣兩自來水單位水價均值),鄰近的韓國 1 度水 15.2 元、香港 17.3 元、日本 49.6 元,都高出台灣甚多。

  • 21 年沒漲過水費,台水公司以債養債、苟延殘喘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國民所得統計常用資料」顯示,台灣家庭一年的水費支出,在家庭整體消費 70 餘萬元裡不到 1%,僅僅占家庭開支 0.35%,水費負擔明顯偏低。

李鴻源認為,「台灣水費低得實在不合理」,而且自來水公司 21 年來也從未調整過水價。

推估台灣自來水成本,1 度至少新台幣 20 元,但現在 1 度水賣 9.2 元,也就是說,自來水公司每賣出 1 度水,就要虧約 10 元。台灣自來水公司副總經理籃炳樟表示,截至一三年,台水已經借貸 522 億元。

歐陽嶠暉形容,台水公司是以債養債的方式,苟延殘喘,若加上為了降低漏水率擬繼續投資 400 餘億元,6 年後,台水的財務借貸餘額將達千億元,負債大於資產,台水形同破產。

攤開水價結構來看,基本成本包含收購原水、電費、消毒支出及水公司人事成本,但與其他國家相較,台灣的自來水成本裡少編列了一項很重要的花費——修繕支出,也就是自來水管線汰舊換新的費用。籃炳樟說,自來水公司並非不想編列,而是沒有預算。歐陽嶠暉則指出,低廉的水費無法支付管線更新所需,只能任由漏水率居高不下。

台灣目前埋在地底下或牆裡的自來水管壽命至少都已 20、30 年,但管線超過 20 年就應該汰換,不然老舊管線容易造成漏水。台灣的漏水率是日本半個世紀前的數字,換句話說,在自來水管更新速度上,台灣落後日本 50 年。

「管線不換新,一直找新水源也不是辦法,就算找到,也在輸送過程中漏掉了,」歐陽嶠暉等水資源專家,已計算出每年管線應更新的長度和所需費用,但關鍵就是「沒有錢換」。

「在台灣水價、電價和油價都是不能談的議題,」李鴻源說,「低廉的水價等於變相鼓勵企業和一般民眾浪費用水,不懂珍惜。」李鴻源的構想裡,漲水價不必然會漲在一般民眾上,「可以先以每人平均用水量作基準,在這範圍內的還是收原來的水費,超過再以級距累進加收,這樣一來,價只漲到用水大戶的身上。」

一二年,台灣每人年用水量 268 公升、美國人 250 公升、西歐人平均 128 公升。李鴻源笑說,「荷蘭男生平均身高 184 公分,用水量只有我們的 3 分之 1。」若照李鴻源的估算,大部分的家庭不會漲到水價,超出平均用量才開始加徵,試圖減少調整水價的阻力。

  • 開徵耗水費抓大戶,六大產業首當其衝

針對水價不合理所衍生的問題,主管機關水利署和首當其衝的水公司已經研擬一套方案。田巧玲表示,要省水就要從「大戶」著手,因此擬出「耗水費」法案,一五年期待可以立法開徵。

所謂用水大戶,在水利署的計畫裡指的是產業用戶,也就是占台灣整體用水量 20%的工業用水。根據經濟部工業局統計,造紙、紡織、石油、化材、基本金屬和電子業,這 6 大產業被歸為耗水產業,因為它們的用水量占總工業用水 85%。

曾在 10 年前經歷大缺水的新竹科學園區,這些年來致力推動節水。竹科管理局副局長張金豐表示,科學園區用水回收率皆已達到 8 成 5 以上,從用水占比一半以上的製程用水,其次工業用水第二大宗為冷卻用水,到其他鍋爐、洗滌及廠內生活用水等,一直提升用水效率,重複利用率已達瓶頸。

儘管科學園區廠商工業用水效率,已近乎難以「再升級」的情況,但在專家眼裡,卻是其他產業應該效法的標竿。歐陽嶠暉鼓勵其他工業區也應該積極提升用水回收率,參考先進國家標準。他向政府寫的白皮書裡建議,到二一年,工業用水總回收率,應從現在的 69.8%提升到 75%,如此一來可以增加約 3 億噸的循環用水。

白皮書裡也建言,對現行所有工廠用水普查,「因為這些廠現在的用水量都是許多年前核定的,甚至是設廠時訂定,隨著製程改善、科技進步,用水量應該不同。」歐陽嶠暉提議,不僅新設的工廠需要提用水計畫書,主管機關也應制定每隔幾年,舊廠也要重新提出計畫書,才能徹底執行大戶用水管理。

空氣、陽光、水,是每一個人每一天不可或缺的生命要素。台灣長期以來的低水價政策,導致台灣對水資源的漠視與揮霍,但從水龍頭打開、唾手可得的水,對全球排第十八名的缺水國台灣而言,卻每一滴都是得來不易,值得珍惜。

延伸閱讀:全球氣候持續異常變遷,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成可能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財訊,未經許可,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