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黑人民權運動 (Civil Rights Movement) 期間引來的國際社會對美國政府的批評,促使美國通過保障民權的相關法案。

  • 九個黑人小孩被武裝部隊擋著不能去上學

大約六十年前,一張九個黑人小孩被武裝部隊阻擋,阻止他們走進美國阿肯色州小岩城 (Little Rock) 一所公立高中上學的照片,震驚國際。

當時,美國大多數的學校實行種族隔離,黑人與白人不能共學。但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學校的種族隔離違憲,因此小岩城的這所中學表示願意服從法律,解除種族隔離,接受黑人學生入學。當時有九個黑人學生被挑選出來率先進入這所學校就讀,然而這卻引來地方人士強烈反彈,地方政府甚至出動武力阻擋黑人學生進入學校,直到艾森豪總統出動空降師部隊護送黑人學生入校,這九位學生才得以在該校上學。

  • 冷戰期間的國際輿論壓力,迫使美國政府積極處理人權議題

事件發生後,一心想要打破美國民主美好形象的蘇維埃宣傳機構,在俄國報紙上發表文章對此抨擊道:「踐踏人的尊嚴,簡直無異於禽獸。」因此,在正值冷戰高峰的時期,為了維持國際觀感,美國聯邦政府高層非常積極地推動新的人權政策。

當時聯合國的美國代表警告艾森豪總統,這起人權醜聞已經重創美國在國際間的影響力,而艾森豪總統對此也相當重視。

「在艾森豪總統派遣軍隊前往當地之前,連續好幾週都有群眾圍繞在那所學校附近,不讓黑人學生進入學校上課。」艾默理大學 (Emory University) 教授瑪莉·杜齊亞克 (Mary Dudziak) 說道。杜齊亞克教授在《Cold War Civil Rights》一書當中提到,當時的國際壓力使美國聯邦政府不得不改善美國國內的民權問題,因為這起事件「已經讓來自國外的人民質疑美國是否是一個重視人權的國家。」

  •  近日黑人遭警察殺害事件,使美國在人權維護方面再次受到抨擊

而近日,引起高度關注的兩起黑人遭警察殺害事件 (兩次事件的受害者分別是: 麥克·布朗 (Michael Brown)艾瑞克·加納 (Eric Garner) ),同樣也讓美國招致國際輿論撻伐。有些歷史學家正在觀察這一次事件所帶來的輿論壓力,是否會像六十年前一樣,再一次促使美國聯邦政府積極採取應對措施。

冷戰期間,美國的死對頭蘇聯,巴不得讓大家知道美國的民主並不像他們所宣稱的那樣美好。而直到今天,仍然有很多仇視美國的國家迫不及待想揭露美國民主的缺陷。

伊朗最高領袖阿里·哈米尼 (Ali Khamenei) 藉由麥可·布朗的案件所引發的關注,來告誡他的推特追蹤者,歷史上美國對待黑人民族總是採取一貫的惡劣態度。他在推特的一則貼文,貼上了當年黑人民權運動當中在伯明罕 (Birmingham) 所拍攝的一張照片,照片中的白人警察牽著兇猛的警犬朝著黑人群眾吠叫,同時在旁邊也附上一張被殺害的麥可·布朗的照片。

(圖片來源: twitter)

  • 連北韓也譴責美國侵犯人權

北韓大概是世界上最不重視人權的國家,但他們也加入了譴責的行列,宣稱美國是「人權被嚴重侵犯,人們會因為自己的種族而遭受歧視與羞辱的國度」。

譴責美國的並不僅限於與美國敵對的國家。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胡笙 (Zeid Ra’ad Al Hussein) 表示,美國司法單位決定不起訴槍殺麥可·布朗的白人員警,他不確定這是否符合國際人權法的規定。他說:「很明顯的,很多美國人民對於司法以及執法單位抱持強烈的不信任感。」

  • 今日的美國回應國際輿論的方式已有所不同

然而,即使伊朗、北韓,以及來自國際各界的輿論,甚至是聯合國,都已經表示譴責,但美國始終沒有因此下定決心做出重大變革。雖然今天這樣的種族歧視事件和冷戰當時的情況頗為相似,但時代已經改變,美國的應對態度未必會與當年相同。

從事件發生以來,美國總統歐巴馬僅提議可以採取某些做法避免類似情況再發生,例如:讓員警穿戴隨身攝影機等等,但他似乎不可能敦促議會通過像 1964 年民權法案 (Civil Rights Act of 1964) 這般能大幅改變現況的法案。

種族政策的制定屬於州政府的權責。歐巴馬不像冷戰時期的艾森豪總統積極回應批評聲浪,反而選擇不介入地方政府事務,乃是因為國際輿論的影響力,早就不能與當年冷戰時期相比擬了。當年,蘇聯的存在等於告訴美國人,除了民主之外,還有另一種政府運作方式的選擇,那就是共產。因此,如果當年美國在人權方面的表現差強人意、在國際上的觀感不良,就等於助長了蘇聯的氣焰。但既然這種局勢在今天已不復存在,歐巴馬似乎也就沒必要對外界的譴責聲音太過著急。

但情勢仍有可能改變。歷史學家和政治學者表示,美國人民對於警察暴力的抗爭運動如果繼續擴大,可能會讓美國招來更強的國際壓力甚至武力威嚇。

  •  美國政府消極處理,關鍵在於抗議行動的聲勢不足

斯沃斯莫爾學院的政治學教授瑞克·維利 (Rick Valelly) 表示:「我認為歐巴馬政府及各州政府確實會在意國際觀感。但最近的事件以現在而言,雖然讓美國有點尷尬,但在國際上還不至於有太大的影響力。」他也說道,以終結警察暴力為目的的社會運動,目前尚未擁有像過去黑人民權運動一樣的力量。

十二月十三日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伸張正義 (Justice for All) 大遊行吸引上萬群眾參與,成功地讓大眾關注到這個議題。但若要更廣泛地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可能還需要持續好幾年地進行抗議行動才行,就像 1960 年代的民權運動一樣。

雖然來自國際的關注程度不高,但許多學者依然感到樂觀,相信這些國際上的批評聲浪,終將能為美國社會帶來正面影響。

(圖說: 下方字板寫著這場在十一月舉行的抗議活動標語:「雙手舉高,不要開槍」,圖片來源: Stephen D. Melkisethian)

(資料來源: Time;圖片來源: twitterStephen D. Melkisethian, CC licen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