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12/15)網路家庭董事長、TIEA 網路與電子商務發展協會理事長詹宏志為第三方支付專法的推動,再批金管會,並言詞批判銀行公會李紀珠在媒體上的發言。

今天(12/18)早上,銀行公會終於針對詹宏志的發言做出回應,對於詹宏志認為不應該交由銀行公會訂定第三支付子法表示,「銀行公會『衷心建議』金管會改委由第三方支付之網路業者訂定法條草案。

金管會主委曾銘宗今天也在立法院財委會備詢時回應說,「非常感謝銀行公會的付出與努力」,接下來,會由金管會接手,近日就會找第三方支付業者討論研商。

針對銀行公會與金管會的回應,詹宏志也在今天晚上 7 點 24 分時發出兩份聲明稿。一份回應銀行公會,一份回應金管會。兩份聲明中,詹宏志重申第三方支付專法制定過程中,必須聽取網路業者意見的重要性,也對銀行公會的回覆表示「擊節贊賞」,但同時,詹宏志再度批評金管會主委曾銘宗今天的回應並未了解問題根源且未把握主管機關應有的公正性,在聲明稿中,詹宏志認為,金管會不應以銀行公會既有版本「找網路業者溝通」,因為「溝通當然應該在架構建立之前,怎麼能夠在架構形成之後」。

詹宏志兩份聲明稿全文如下:

  • 聲明之一:對銀行公會回應的回應

正當立法院財政委員會辛勤審查第三方支付專法的時候,銀行公會針對我日前引起波瀾的發言用新聞稿做出回應,文中說:「銀行公會『衷心建議』金管會改委由第三方支付網路業者訂定法條草案,交由金管會後,再由金管會邀集金融業者參加公聽會,而網路業者在訂定法令過程,如需銀行公會提供意見,銀行公會樂於配合。」

這項聲明讓我擊節贊賞,深深覺得「這才是正確的道路」,電子支付本來就是針對非金融業者而來,金融機構本來就什麼都能做,為什麼還要主導與它可能有利益衝突的法案呢?我覺得根源所在,是金管會未曾注意其間矛盾,輕率將相關子法交由銀行公會草擬所致。如今正本清源,我衷心建議金管會接受銀行公會的「衷心建議」(銀行公會為什麼在衷心建議四字加上括號,我有點摸不著玄機),讓網路業者來草擬相關子法,並由更有經驗的銀行公會來協助,我相信這是阻絕爭議、和諧共榮的正辦。至於草擬子法的單位,不管是交由中華民國無店舖零售商業同業公會 (它有電子支付委員會),或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 (它有網路金融委員會),我都覺得是合適可行的安排,如果金管會同意此舉,我也願意發揮在網路界的影響力,努力促成這項安排。

銀行公會的聲明與「衷心建議」,也讓我對該公會與理事長李紀珠感受一新,我佩服銀行公會與李理事長願意在這紛擾中提出無私退讓的建議;公會聲明之中對我日前其他談話也有諸多解釋,但我應該說,草擬子法的利益衝突是當中的大事,其餘口舌是非都是小事,我願意收回我日前對李理事長所有不禮貌的言詞,並就引起李理事長不開心的言談正式表示我的道歉。

但在我發言時不禮貌的態度也曾引起金管會部分官員的不開心,有不具名的官員 (雖然我也知道他是誰) 回嗆說:「這是最壞的溝通方式。」當然,不禮貌永遠不是好方式,特別對下一代不是好的示範,我會儘量改善自身的修養;只是我也想提醒各界,人民火大的時候,有時顧不得禮貌,如果沒有我去年「最壞的溝通方式」,今天立法院也沒有電子支付專法可以審查呢。

詹宏志 2014/12/18

  • 聲明之二:給金管會曾銘宗主委的衷心建議

去年行政院開始草擬「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時,網路業者得到被充分諮詢的機會,今年行政院專法出爐,不管個別業者的意見是否被採納,我們對過程都很認同,因而覺得應該完全支持行政院版的最終結果。專法送進立法院之後,又有三個由立法委員提出的修正版本,我個人詳閱之後也覺得各有所見,基本上不管立法院通過的版本是完整的行政院版,還是交揉其他委員意見,我們既然已經望穿秋水,自然都是樂見其成的。

但相關子法的訂定卻沒有這樣做,而是直接交給利益衝突方的銀行公會閉門來訂,我們網路業者無一人被諮詢,這當然是極不恰當的做法,而時間已屆,銀行公會草稿已成,我們全都無緣與會,這才造成我與李紀珠理事長不必要的衝突。

現在,銀行公會發出新聞稿,『衷心建議』金管會改委由第三方支付網路業者訂定法條草案,您在回應相關詢問時,只說「非常感謝銀行公會的付出與努力」,接下來就由金管會「接手」了,金管會近日就會找第三方支付業者討論研商。

曾主委,這個回答看似平穩,但卻是不夠也不公正的;銀行公會本來已經擬定所有法條,現在只是不用正式提交,所謂的金管會「接手」, 不過就是拿來銀行公會已經訂好的子法底稿,以金管會的名義召開會議;我過去多次上過政府的當 (都是宣稱「以後」會找大家提供意見),請原諒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程序 (如果張善政副院長覺得我太急,溝通的時間還沒到,我認為張副院長是錯的,溝通當然應該在架構建立之前,怎麼能夠在架構形成之後)。如果您自稱這是公正,那就是偏聽偏信,用了一個不公正的底層架構,創造一個假性公平的結果。曾主委,您是絕頂聰明的人,相信您知道我的意思。

目前顯然有一個絕佳機會,杜絕這樣脆弱的社會信任危機,就是您把「接手」來的銀行公會底稿先交給網路業者 (不必找我,找任何的網路業者或網路公協會都行),讓網路業者研商之後提供意見給您,您再徵詢社會其他意見,這樣,一切阻礙都有了消弭的正當途徑。我知道這樣的請求對金管會十分不便,但「封閉黑箱」是金管會先造成的,不信賴的疑雲已經發生,何妨我們再加把勁把它徹底消除?

請細思我的衷心建議。

詹宏志 2014/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