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 16 日,柯辦黨政平台祕書長及立法委員李應元在蘋果投書上發表了一篇:〈我們從 i-Voting 上的民主課〉,內容談到自己為了 i-Voting 被萬箭穿心。但他一路走來問心無愧,只是憂心原本立意良善的 OXΔ投票方式被濫用,同時也在文末對備選人賀端蕃致歉,認為他參與了這項民主實驗,卻因為選制原因,得到不相稱的結果。李應元最後還說,如果公民沒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那麼再好的制度都會失敗,全國人民值得為此三思。

但網友 TonyQ 不這樣想,他在臉書上發表評論,認為李應元太過矯情,並希望透過自己的評論,給李應元這堂民主課一些「補充教材」。

(以下轉貼自 TonyQ臉書全文)

10614139_858619507483455_107869612888450456_n

 

李應元委員我還是很尊重您作為政治人物的輩份跟專業,但您這麼說就太矯情了。

  • 為什麼工運幹部或學者不敢信任你?

您有沒有想過,您作為一個前勞委會主委,讓這群人士對您不敢信任的理由是什麼。想想為什麼您在這個角色,因為您是前勞委會主委,大家相信您的專業,這件事情如果不點明,我想後面的事情都是白說的。

就算要說選前不行,選後沒有留時間邀請的理由是什麼,畢竟候選人報名期間,這件事情難道不能並行,這未免太不通邏輯。更何況,22 名遴選委員實際上在所有委員會中是相對多的。

  • 遴選委員會的責任本來就是你,但你卻批評是民間不參與的問題

三來,您的確不能控制遴選委員,但您是不是忘了,遴選「遴選委員」的責任本該在您。而你文中將這次參與列為遴選委員是民間不參與的問題,似乎不小心漏了對現在的遴選委員不得民意的檢討與批評,也漏了吳、陳兩位退選人自己的聲音與民眾批評他們的聲音。

另一方面工會運動人士跟產總批評遴選委員時也未即時邀請補救,不論是作何考量,您都已經失去這種說法的正當性。

  • 大家不在乎你個人的政治生命,而是為什麼柯 P 背信

這是漂亮的,讓自己人有地位有立場支持您的政治語言,如果在過去、知道的人就知道,不知道的就不知道,不會有人深入追究。

但這次不一樣,人們在乎的不是您個人的政治生命,而是柯 p 為何背信。您錯估這件事情的影響力,其實是您之所以會受到這麼大責難的理由。

坦白說您在這個 i-Voting 機制內不過是個配角,還是個執行得很糟糕的配角。人們不是幹譙李應元委員,而是幹譙勞動局長候選人,負責遴選勞動局長委員會的那個理應當是專業的召集人,只是剛好那個人是李應元委員您。

而李應元委員,我勸您也私心認同一下,民意幫您與委員會篩選出的兩位不適任候選人,是對投票結果的高素養表現 (要求不列政見者果然獲得最多負評)。這次民意就有如如同民進黨幹橋國民黨提名監委一樣的,協助篩選不適合的候選人。

您應該誠心的感到民意的強大,遠高於您與委員會個人的能力所及。

至於有人說那以後沒有人敢擔任召委怎麼辦,一來是我覺得乾脆直接裁撤這單位,設定基本資料門檻,直接交付投票,由民意來好好檢視。恐怕是最快最實際的方法。

希望您這門民主課學得紮實,在此寫點補充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