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05848_872113499488251_6529698359914026531_n

《BO 導讀》:今天香港佔中運動警方開始清場,許多參與者也回到現場等著被捕,標語、布條上寫著:「離開是為了歸來」,佔中運動好像是在還沒有達到目標(真普選)前就已經被擊垮了。

對於某些參與運動的人來說,沒達成目標的「佔領」好像就是一場失敗的運動。然而有另外的運動者卻是認為,這樣的離開(或者用台灣 318 太陽花的用語是「出關播種」)其實也可以達到深入基層,進行不一樣的公民改革運動。

其實不論是哪一種,前提是只要對於運動的目標一致,在策略上的不同都是可以討論的,但絕對不要因此厭惡對方啦!不然,我們的對手會很開心看我們自相殘殺吧!

雨傘運動七十幾日,每天都瀰漫着準備清場的氣氛,這種危機感使得大家每一天都精神崩潰。在十一月初的時候,曾收到朋友從警察私底下散發出來的消息——在聖誕節之前一定會清場。隨着佔中三子自首,泛民主派蘊釀退場的討論後,加上執達主任於 12 月 11 日要將金鐘一帶的帳篷清走,彷彿全世界都等待著被清場的一刻。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社運各界都有不同的想法。學民思潮及學聯(雙學)曾認為要退場,將運動轉型,退場後將民主意識在社區散播,使民主理念真正生根建造。但另外一些人則認為,我們退無可退。因為任何民主的訴求都沒有達到的時候就退下來,政府以後就認為拖字訣的方法對付抗爭是成功的。

有退場意識的人,他們認為留下來繼續抗爭的人是「他者」。因為他們不認同衝擊、「鳩烏」(註 1)、繼續留守,因為佔領已變成擾民的運動,繼續留守下去只會失去民心。他們認為繼續留守的人是不理智、沒有政治訴求(註 2),並且沒有想清楚爭取普選的策略。有的更將留守旺角的人歸類為陳雲(註 3)、熱狗(註 4)之流,不應跟隨。在有人衝擊立法會大樓之前,掌握大臺發言權的人,禁止他人上台發言。當衝擊者打破立法會玻璃後,他們迅速劃清界線,義務律師團隊更表明不會提供有關法律協助。

但另外一邊廂,認為要繼續留守的人,他們也何曾不是將主張「退場的人」歸類為和理非非、維穩的一派?他們批評戴耀廷教授高高在上,戴著光環。認為佔中三子是阻礙公民運動的元兇,並需要排除他們這些「左膠」、和理非非的人。

事實上,兩派的人都是人渣。因為他們都是在建立的一套論述,使其他人能夠跟隨之、認同之。不認同自己看法的時候,他們各自都會阻止對方的行動 ,猜測對方的背景,抹黑對方的人格。拉一派,打一派,使公民社會的發展趨向兩極化。

想法各有不同,這根本不要緊。最緊要的是,大家用自己認為有效的方法,透過論述、動員,不停捲入更多群眾支持爭取民主的運動,這是大家應該做的事。可惜,兩者水火不容。如果 12 月 11 日真的全線清場,於 12 月 10 日大家還在互相批鬥,這樣不是人渣是甚麼?大家可曾有想過,當中國政府不會收回白皮書,沒有實踐普選的時間表時,下一步我們的底線又是甚麼?爭取普選還能用甚麼方法?可能大家都在想。但互相批鬥絕對不是爭取普選的有效方法。

清場在即,希望大家不要做人渣!將所有不同己見的示威者「他者化」,永遠不能對爭取普選產生幫助!應統一戰線,爭取普選才是我們的初衷!

  • 關於人渣社運特點:

1)將異己者當敵人
2)將敵人分類
3)樹立稻草人後,呼籲大家要打擊敵人
4)忘記爭取普選是初衷
5)沒有在運動中如深化爭取民主及普選的討論,迷信街頭抗爭能夠「嚇到」中共,繼而令中國政府妥協
6)在什麼政治成果也爭取不到時,在台上宣布勝利——「公民覺醒的勝利」,催眠自己和大眾「我們真的勝利了」
7)掌握咪高峰的人以為自己是神,不讓其他人上台發言,忘記運動是大家的
8)佔金鐘的「領袖」否定佔旺角的用處,忘記大家都是一同在佔領

(原文標題:不要人渣社運;作者:粒子;圖片來源: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註:

1 廣東話的諧音,「鳩烏 」就是購物的意思。因為特首梁振英 曾說佔領行動影響商店生意, 所以示威者透過「鳩烏」行動 繼續佔領旺角。另一意思,「鳩烏」亦有亂叫的含義。示威者透過向警察喝倒采的行動,對警方執行私刑的違法行為表達不滿。

2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認為,市民若有政治訴求應集中到金鐘和銅鑼灣一帶佔領區 ,將政治訴求對象集中在政府身上。
3 著作有城邦論。
4 熱血公民的一派,被稱為熱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