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 導讀》:如果對公民教育的內容沒有感覺,你怎麼能說你關心教育議題?

「尊重與包容」,這件事情說起來容易,但是實踐起來非常困難,更不要說還要把這樣的抽象概念教給下一代。但如果現在不教,課本也不寫,只是迴避或者說不重要,那以後小孩長大就會變成一群沒有同理心的惡魔。

多元成家或同志的議題就是這樣,很多年紀還好輕的小孩因為在學校裡面被性霸凌,未來的生活全部被打亂,不要說一個最讓人痛心的例子其實就是葉永鋕,他偷偷去上廁所只因為怕被脫褲子,但這一去,就再也沒回來了。

美國白人警察誤殺黑人的事情也是一樣,因為沒有在學校裡學過尊重和包容,在事情發生時只能用暴力解決,最後釀成一樁大家都不想看到的悲劇。公民教育的改革必須開始,而且越來越急迫。

  • 前情提要:Ferguson 槍擊事件

在 2014 年 8 月 9 日,位於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郡的 Ferguson 發生了一起槍擊案。

當時,年 18 歲的非裔美國人 Michael Brown 和朋友走在路上,於未攜帶任何武器的情況下,遭 28 歲的白人警察 Darren Wilson 射殺,原因則在於,該員警認為 Brown 可能涉及一起超商偷竊案。

事發前談話不到三分鐘,加上 Brown 手無寸鐵,這起 Ferguson 事件已經引發多日的抗議活動。為什麼需要開槍?為什麼沒有深入了解?我們當然明白,每起執法失當的案件都有原因,但是當膚色就是單一構成傷亡的理由,眾怒自然難免;就連俄羅斯資深外交官也在日前指出,這起槍殺事件大大反映美國種族歧視問題之嚴重性。

密蘇里兒童教育委員會的州政策執行長 Kate Casas 在日前特別針對此議題提出看法。讓我們看看,從教育的角度來觀察,我們能夠替社會做什麼。

(以下以第一人稱編譯)

我想,要寫這篇關於 Brown 的論述,我並不是最合適的人。

  • 如果我不是白人,我可能沒辦法過得這麼好

我是白人。從小生長在 100 % 都是白人的社區。我就誠實地說吧,我從來沒擔心過我的老公、兄弟姊妹,或是我的任何家人,會遭受到美國司法或是教育系統不公的對待。

但我同時也知道,如果我不是白人的話,這一切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在 2005 年,我進入聖路易教書,一直到真正進入這個社區,我才明白膚色對權力的影響。這起 Ferguson 事件,則讓我立刻想到多年前發生的一件事。

  • 白人優勢的重量

在我教書的第一年,某天突然有位家長過來找我,問我能不能幫忙引薦她 10 歲的兒子到一個相對富裕的社區就讀,她希望我和她能到警局一趟,和相關人士打個照面,她的兒子則會到新的學校找朋友,不會與我們一同前往。當時,她特別向我表明,她不希望兒子到場,是因為黑人的出現通常只會引起不必要的關切。我仔細地聽那位媽媽替我分析帶人和帶照片分別的好處和壞處。

那時候我就感受到,白人優勢的重量。

  • 膚色帶來的差異

在 Ferguson 事件後,許多聲浪都特別針對白人特權和白人警察對非裔美國人執法過當等議題進行討論,同時從心理角度探討,此類不公現象對黑人來說是何等的生活負擔。九年前那位母親對我說的話則提醒了我,身為白人,我應該要替他們分擔這種理當不存在的沉重。

我很清楚地看見膚色帶來的差異:待遇和不平等的權力。社會中所有不公平的現象都該被完整皆露,而身為白人,我認為這種潛在的白人禮遇也應該被改變。至於,方法是什麼?

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好,用自己的力量集結眾人的力量,然後將特權赤裸裸地展開在大眾面前,要求改變系統。

但是,我們該如何盡到自身的責任,才能讓這一世代的小孩了解,現今社會運作的模式已經崩壞?同時明白每個人都有責任去修補它?

幾經思考後,對我來說,最能確保整體社會達到共識的方法就是:

  • 讓非裔美國人可以有足夠和公平的機會接受一流的教育

Ferguson 事件發生後,當地警局得到最多批評的地方就是:警局只有 3 個黑人警察。任何居住在聖路易社區的人如果連這點都沒發現,那他大概就是達到足不出戶的境界。

不過,這同時也代表說,許多非裔美國人並沒有得到足夠和公平的機會去接受一流的教育,他們得到的期盼就是有學校讀就好,那自然而然,邁向職業警察一路,對許多黑人來說就會特別艱辛。

  • 如果,非裔美國人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就進到想去的學校

當然,這問題沒有單一特定的解決方法,選擇一流學校不代表整個國家的不平等問題就會因而解決。但是,想像一下,如果過去這 30 年來,所有像 Michael Brown 的學生可以用自己的能力選擇想要的學校,自由地在單子上填下所有白人學生能透過關係輕鬆就讀的大學,事情會多不一樣?如果說,他們能夠選擇一間用心培育學生的學校,而不是輟學率極高的不合格大學,他們現在的處境會多不相同?

這一切如果早從 30 年前起就開始改變,今天也許就不會有 Ferguson 事件,或是說,面對 Michael Brown, 他們會有更多不同的做法。

  • 培養出良好的公民,才會讓未來社會更好

也許還是有人會說,高知識分子幫助不了大局,或是社運參予度高也無法改變局勢。但是,我們必須用長遠的角度來看,只要不斷培養出良好公民,正向影響勢必源遠流長。

  • 但教育公民不只有投票,是建立出一套教育系統

不過,我指的公民教育不單指投票的重要性,我早就聽膩所謂的「投下神聖一票,改變我們的社區」這種口號;我指的是建立出一套教育系統,並告訴學生們,政府是需要替人民負責的,當我們的權利或是聲音受到忽視,我們絕對需要挺身而出,捍衛人本價值。

  • 如果你要和平,就要爭取正義

「如果你要和平,就要爭取正義」這句話我們聽了很多次,而我們要透過教育告訴追求理想的學子們,這句話不僅僅能出現在貼在書包上的貼紙表面,同時還可以成為推動民主巨輪的那雙手。如此一來,膚色才不會成為用知識達到夢想的阻礙,我們必須告訴所有不同膚色的學生們:「你們每個人的權利都很重要。」

  • 讓所有學生,尤其是白人學生了解:我們必須尊重差異並包容彼此

而更重要的是,讓所有學生,尤其是白人學生,了解到每個人生來不同,我們必須尊重差異並包容彼此。

讓這樣的理想運轉,我們才能培訓出勇於替社會發聲的學生,少了正確的觀念培養,我們選出來的領導者就會變成無法暢談種族問題的無內涵政治人物,不然就是把自身利益看得比社區整體需求還要重。有了這樣的教育系統,我們才能教育出願意「溝通」的警察,而不是在深入理解前,就扣下板機。

  • 完整的教育政策少不了公民教育

聖路易的牧師 Traci Blackmon 曾說:「你的自由,和我的緊緊相連。」一套完整並合適的教育政策,就絕對少不了公民教育和國家民主之進程。美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我們不能一錯再錯,唯有所有人結合在一起,我們才能修正錯誤,最後達到理想。

  • 我們要記取教訓,改正那些錯誤,並替世世代代的人們做無聲的提醒

時間會告訴我們,當一個人的聲音無法被聽見時,這個社會就需要衝擊。但是當無謂的犧牲太多時,我們勢必要記取教訓,以整個國家的角度,去聆聽每個傷口的聲音。一道長長的疤痕如果只躺在一個人身上,痛苦就會太過龐大,但如果我們能齊心試圖改正,那結疤的傷痛就會成為綿延的山丘,替世世代代的人們,做無聲的提醒。

 

(資料與圖片來源:Huffington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