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規劃規劃,隨便畫畫,牆上掛掛,不如長官一句話?

二○一○年,當「機場捷運」土建工程已經達到九五 % 比例時,馬英九以「總統之尊」隨口一句「行車時間達到二十五分鐘以內」,為了配合總統金口,車速從原本的九十公里拉高到一百一十公里,原本的六處隔音牆增加到三十一處,預算再增百億元。其中,一度還考慮取消「五股」與「長庚醫院」站,引發反彈,正在競選的朱立倫和蔡英文異口同聲痛批。

一九九七年,當殷琪領軍之「台灣高鐵團隊」為了擊敗劉泰英「中華高鐵團隊」,推翻原本交通部委託法國顧問公司的「每日運量最高只有十八萬人次」專業推估,以「每日運量二十八‧九萬人」的獲利基礎,喊出「政府零出資」。那時正擔任閣揆,後來被馬英九尊為「財經總設計師」的蕭萬長因此讓殷琪奪標。

時到如今,高鐵每日有十二、三萬人次搭乘就偷笑了,不但政府沒有「零出資」,面對計算基準不對的高鐵破產難題,焦頭爛額。

  • 常識,是政客最欠缺的東西;專業,是政客最喜愛踐踏的領域!

只要有權力,政客就永遠以為「官大學問就一定大」?

國民黨反智已是百年傳統,神仙難救。如果連「素人」因為擁有了高支持度,選票橫掃天下,就可以「我說了就算!嘸你嘜安吶」,那也將是一種悲劇。

派出所裁撤、捷運延伸到基隆、北宜直鐵改道穿過翡翠水庫「省八分鐘」,這些都不是不能談,但不該是柯文哲現在的談法。

既然是「公共建設」與「公共政策」總該有一些現代化政府治理的基本規範,與「可行性評估」、「財務自償計畫」等等決策也該有所準備,這才該是柯文哲最最自豪的「SOP」精神,而不是天馬行空,隨口講講又改說是「看法」。

  • 柯文哲「看法」太多,「做法」卻總是跟不上,已經很危險

千古的自然法則:別看草原的狒狒雄壯威武,爬到樹上,紅屁股就露出來。柯文哲一定要搞清楚,當選前,選民對柯文哲是「期待」;就任後,選民對柯文哲卻要求「責任」!

「期待」階段是「正面表列」,看柯文哲的優點;「責任」階段是「負面表列」,「做法」比「看法」更重要。「看法」,是「解決」問題的本領,不是「解釋」問題的「討論」。

話不能不説,但是身為父母官,「該怎麼説」很重要、「要怎麼做」更重要。「柯 P 說了算!嘸你嘜安吶?」更是一種可怕的剽竊心態!

  • 柯文哲,小心得了「統治者幻覺」

陳傳興在他的著作《道德不能罷免》特別指出政府的「統治者幻覺」,引用一段如下:

「政府…… 將原本是一種受託執行行政權的法定代理人的這項定義特質,錯誤地看待成是權利…… 甚至由此而產出想據有主權的幻想;逾越了社會契約的基本精神,導致政府原本的中介位置與角色,欲求從治理者這種法定責任與義務的承擔者,轉換成統治者。」

也就是說,在「統治者幻覺」中,執政團體不由自主的將「經營代理人」自我想像是「產權所有人 」,變成了是一種「剽竊人民主權」的「主人」狂態。民主憲政中,總統與政府、市長與市政府應只是「受託執行政權」的「法定代理人」,國家機器分官設職,都是制度一環,也都是依法授權的「功能代理人」,都受到法令的制約與保障。

任何一個執政者要是自我沉溺在「統治者幻覺」下,將扭曲「權利」與「權力」從「代理人」變成了「所有人」。

還有幾天就要上任了,特別提醒柯文哲,誠如您自己說的,不要真的以為自己是「神」,所有的公共建設與公共政策當然都沒有一成不變的道理,都可以變更,但要有起碼的 SOP,「柯 P 說了算!嘸你嘜安吶?」的隨興與任性,期期不可。

(文章來源:黃創夏臉書,原文標題〈柯 P 說了算!嘸你嘜安吶?〉;圖片來源:alberth2,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