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本專訪影片摘要)

  • 對於公辦住宅政策怎麼看?

台北市地不足,30 年以上老國宅都更必需加快速度

  • 12 年國教問題怎麼看?

12 年國教是假的,但改革必須分階段,待新的教育局長上任後,再討論如何務實的解決問題。

  • 要怎麼跨越藍綠?

市府一級主管退出政黨,就是要先做事讓人民相信,我們不要作傷害歷史的事情。盡力不要在 2016 上不要作表態。

  • 為什麼會在選前問:「要怎麼樣我可以當選,馬英九不用下台?」

我不是對馬英九有期許,看事情不要用個案看,我在看的是整個系統和文化。如果選舉每次都是零和遊戲,我一選上馬英九就會逼下台,你想馬英九會怎麼對我?不應該用這樣的文化做事情。

  • 與中國關係:你去中國的話,要用什麼樣的職稱?

是人使名字有意義,不是名字使人有意義。我很討厭用標籤、名詞來看事情。

  • 8 年超越新加坡:你要超越新加坡的什麼?

我已經請林欽榮第一個月提出 2050 的台北市 50 年都市計畫。因為我發現雙子星案、空總案、廣慈博愛院,每一個都無法討論,因為台北沒有全盤的都市計畫,缺乏全面性的思考。

  • 網路是你競選的助力,未來網路如果變成你最大的反對黨怎麼辦?

我該做什麼事情就做什麼事情,沒有人能夠一路紅到底。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華盛頓做完兩任總統之後就回家種田。

  • 你一直說跨越、和解,那你可以給馬英九一個擁抱嗎?

我是個害羞的人,比較沒辦法。

  • 群眾運動如果發生了,群眾衝進市府,你怎麼辦?

不要怕衝突,而是要有解決衝突的機制。面對問題才能解決問題。以後警察和記者在街頭處理抗爭,都應該要有明顯的名字與識別。不可能衝進市府,因為在依法行政的範圍內,這件事情不會發生。

  • 在新政 30 條中提到,三分鐘警網如何建置?市警和保警應該要明確分工,要怎麼落實?

市警和保警無法明確分工,我認為是因為台北市長有政治上的野心,當他和總統不同黨派的時候,他可以保留操控街頭的能力。但不該以天生萬物為芻狗,不要以社會的事情作為自己政治上的籌碼。這個要清楚。方仰寧事件,是他啞巴吃黃蓮,他講不出是誰指揮他做事的。

 

(影片來源:東網電視台灣台,圖片來源:KP 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