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or

11/30 日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推出勞動局長遴選辦法後,受到部分不懂感恩讚嘆的人士批評。包括我也有疑問

我按照柯文哲競選辦公室幕僚的建議,正式寄信至競選官網提問後,幕僚也很認真負責地於 12/1 將信件印出給柯文哲當選人。我雖未收到正式回應,但看到一則新聞

「針對相關質疑,柯文哲則說,從現在開始,凡是對此有批評的人不要批評了,請提出更好的方法,他都會一一接受。」

我暫且將此當成柯當選人的正式回應。在此,我也直接提出我對遴選辦法的修改建議。最首要的建議是:

除繼續開放選民登記外,暫停其他遴選相關活動,待遴選辦法修正完畢後再繼續實施。否則外界給予任何再具體的建議都沒用。

  • 關於條文修正的建議:

第二條原條文:「為執行本辦法,特設遴選委員會,採合議制。置召集人一位;副召集人四位,至少應有一名女性;委員若干名。」

>> 修改為:「為執行本辦法,特設遴選委員會,採合議制。遴選委員若干名,由柯文哲當選人選定邀請加入委員會,單一性別比例不得低於三分之一。遴選委員召集人由柯文哲當選人指定;副召集人二位,由委員互選產生。」

>> 修正原因:明確規定遴選委員產生方式,俾便釐清遴選委員選任之責任。加入性別比例規定,以便於遴選時納入各性別觀點。

第六條第一項原條文:「凡年滿十八歲之台北市民,或工作場所於台北市者,得自由依程序完成登記後為票選人。程序如下:」

>> 修改為:「凡年滿十八歲之台北市民,或工作場所全部或部分於台北市之勞工與自雇者,或雇主設立登記於台北市之勞工,不分國籍,得自由依程序完成登記後為票選人。程序如下:」

>> 修正原因:票選人不限於台北市民的原始精神,就是「讓會被勞動局政策影響的人都能被重視」。非典型就業者、外籍移工在勞動市場已經是相對弱勢,更應該擁有平等發聲的機會。

第八條第 4 款原條文:「公布結果:實體票選結果於投票日當日開票並公布;網路票選結果於截止日公布。前兩項票選總和得票最高者為勞動局長,送請柯文哲市長公開宣布並正式任命之。」

>> 修改為:「公布結果:實體票選結果於投票日當日開票並公布;網路票選結果於截止日公布。柯文哲票選人應將票選結果視為任命勞動局長之重要參考。若選擇任命前兩項票選總和得票較低者為勞動局長時,應公開以書面具體說明理由。」

>> 修正理由:i-Voting 遴選局長推出以來,部分人士質疑此舉為首長意圖混淆派任政務官之政治責任。若修正本條文,將可清楚顯示派任勞動局長之責任仍由柯文哲當選人負擔,將來施政結果仍由柯文哲市長負責。如此或可降低市民對於責任政治之疑慮。

增訂條款如下:

第八條之一:「遴選委員會依前條執行書面審查、勞動對談時,應將審查意見及對談過程做成書面記錄。書面審查決定備選人後,即應公布審查意見記錄;勞動對談決定備選人後,即應公布對談過程及審查意見書面記錄」

第八條之二:「公布通過勞動對談之二位備選人後,應即開放票選人以書面或言詞向備選人提問。公民票選三日前,應公布二位備選人理念說明資料,以及三題以上票選人提問之回應。」

>> 增訂理由:所謂的公開透明、公共參與並不是只有「給你選項讓你投」。公開透明的核心是「每個決定都能夠被檢驗」;公共參與的核心是「與決策有關的資訊充分揭露」。因此,遴選委員會篩選備選人的決定過程,必須接受市民檢驗;而備選人也應清楚展現政策理念,並回應民眾疑問,以便讓民眾票選時有充分的思考資訊。

其實做這麼直接又具體到細節的建議是很奇怪的。做這件事只是想傳達一個訊息:

有人以為批評者什麼都不會只會批評,但事實是,就連我這樣的弱菜鳥,都可以隨時將粗略的方向轉換為具體的政策,而且寫這篇文章只用了我睡前半小時。有大批幕僚的政治人物當然更有這樣的能力,可以而且應該做得比我好上幾倍。

人民之所以需要政客,就是因為人民忙著被資本家壓榨,沒時間去生產一個又一個的細節方法。政客的工作就是去看人民想要的大方向,然後擬定具體的實施方式。

「指方向」是人民的權利,「想方法」是政治人物的義務。

「政治人物提方向,人民想辦法,提不出具體方案就閉嘴」的想法是把政府和人民的關係搞反了。如果有政治人物遇到人民提出方向上的質疑,就嗆「不要批評,請提方法」,那這樣的政客其實對人民而言是無用的。人民不是醫院裡的護理師或小醫師,人民是政治人物的老闆。

一般人聽到老闆說事情沒做好的時候,通常都是 1. 搞清楚缺失在哪裡;2. 想方法改進。跟老闆說「不要再批評,請提出方法,我會接受」的人,通常會變成公司的奇葩。

(文章來源:苗博雅臉書;圖片來源:柯 P 新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