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長夜,霓虹燈閃爍不停。燒酒與忽隱忽現的光影,就如此點亮日本新橋的夜與巷弄。

大型刊版無限放送電子產品和提神飲料的廣告;仰望街道上空,每隔幾分鐘,一群又一群的上班族就會在一班又一班的列車中走出,緩緩進入新橋狹窄的後街,在一家又一家的燒烤酒吧流連。

位於東京的新橋滿是上班族,酒吧和餐館是活躍指標;如果以新橋來看,你絕對不會認為日本正處經濟衰退。但是,周五夜晚的娛樂活動一旦碰上不帶感情的數字,結果就是血淋淋的痛擊。

  • 連續兩季 GDP 負成長,延遲提升消費稅顯示安倍的「三支箭」政策需尋求新路

日本政府於星期一(11 月 17 日)宣布,在連續兩季的 GDP 負成長下,日本經濟正式在 2012 年後進入衰退。簡單來說,日本消費者已停止花費,節儉模式除了使經濟呈現停滯狀態,也將對安倍晉三的經濟改革策略造成威脅。

不久後,安倍也宣布原訂於明年調升消費稅率的計畫,將延遲到 2017 年的 4 月,從 8 % 提升至 10 %,同時宣告解散眾議院,並提前舉行改選。若單就調升消費稅這件事來看,先前於 4 月實行的提升 3 % 消費稅計畫就已遭受許多聲浪抨擊,因為消費力占了整體經濟活力的 60 %。安倍此言一出,同等重現通縮和經濟衰退之陰霾。

不過,就目前的情況來說,安倍面臨到的是國內外共同的要求:以額外稅收解決高達 230 % 之 GDP 公債問題以及支付日漸高漲的津貼和社會保障之費用。但是,很顯然地,安倍聽見的絕多都是自己的經濟口號。

星期五晚上,正當每個員工無不掛心時鐘上的指針時,安倍出現在電視上,解釋解散眾議院和提前在下個月選舉的原因。同時,他也說明, 12 月 14 號的投票等同於揭示安倍「三支箭」經濟政策的民意傾向,其中包括貨幣寬鬆、財政刺激,以及結構性經濟改革。「這次選舉就是向大眾詢問意見。安倍經濟要不要繼續下去,就看投票者了。」他說。

  • 低階勞工無法溫飽,低支持度為安倍最新難題

新橋酒吧滿是剛下班的工作者,溫熱燒酒的香氣大概是種寄託。一口喝下的是面對經濟蕭條的無力,再一口就喝下大家心知肚明的選舉騙局,尤其安倍才剛上任兩年,這局面無疑雪上加霜。

「你知道辦一場選舉要花多少錢嗎?」上班族 Miki Takahashi 在幾杯黃湯下肚後說。

「貴到你無法想像。重點是,還不是納稅人買單。我希望安倍直接把錢還給我們。」她說。

儘管許多投資者和出口商已從上漲股票中獲利,但在安倍經濟下,日本龐大的中小企業並沒有因此得以調高薪資或得到工作保障。尤其,若再更仔細看日本低階臨時工的工作狀態 ,你就會發現,他們能從工作合約中得到的福利寥寥可數,和戰後之快速成長期相比,更是慘不忍睹。

當時,他們的工作可以做一輩子,甚至還可以加薪,年資到了一定程度還可以升遷。這些福利對於當今低階層工作者來說,根本像夢一般遙不可及。今年夏天,日本勞工局就宣布,在六名日本人中就有一名日本人的生活品質處於相對貧窮的狀態,原因則在於家庭經濟來源不穩定,以及薪資過低。

Izumi Oba 是一位 50 歲的上班族,與公司簽訂的是非長期合約,同時還沒有冬季獎金可領,薪水拿來付房租和帳單也是剛好打平。「我自己生活就還好,但我許多朋友是有家庭的人,這對他們來說就是很大的困境。」他說。

安倍知道提前選舉算是賭一把,但是創新低的支持度可能才是更大的隱憂。近期,安倍的兩位女閣員還因政治獻金醜聞和違反選舉法下台,這對他來說,根本就是他在 2006 年到 2007 年間短暫執政卻風波不斷的強烈提醒。

  • 選舉其實沒得選,自民黨有了優勢,安倍更應用長遠政策穩定數據

許多日本人對安倍的政策懷有諸多疑慮,但他們更無奈的是,他們不知道票還可以投給誰。

安倍最大的敵人是民主黨。而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民主黨黨內情勢自兩年前選舉後就是一團糟。所以說,儘管安倍日前還是新聞不斷,他主持的自民黨基本上還是會下個月的選舉中得勝,頂多下議院的席次少了一點。

那麼,為什麼要提前選舉?這是個所有投票者都不斷思考的問題。在近期的民調中,只有 18 % 的民眾支持安倍提前選舉,而有 62 % 的受訪者反對這個決定。不過,安倍這種「選我不然就下台」的戲劇化手法,其實也不代表他的政治生涯響起了死亡鐘聲。對安倍來說,慘烈的 GDP 數據算是個警訊,尤其在經濟政策上,實該慎思考慮。

「安倍經濟是不能單看一季的數字來作判定的。」東京富士通研究中心的資深經濟學家 Martin Schulz 表示。「目前,日本經濟正從 4 月的消費稅高點中恢復,而這是需要時間的。除非你信奉金融奇蹟,不然我們不能光看近期的 GDP 數據就認定安倍經濟無效。」他說。

  •  核電外加憲法重新釋義:延遲提升稅收為誘,提前選舉要的是選票帶來的權利

不過,也有許多人認為,安倍提前選舉和延不延遲消費稅並沒有關係,主因在於安倍若打了勝仗,日本就會在 2015 的前半年開始兩大極具決定性的政策。

在福島核災近 4 年後,安倍極力推行核電廠恢復運行的計畫,儘管超過 50 % 的日本民眾反對核電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重新運行,計畫還是會以九州川內核電站 1 號及 2 號機組為優先審查對象。同時,安倍也試圖在日本憲法第九條之集體自衛權上進行改革,允許日本武裝部隊在友國遭受攻擊時出兵援助(美國最為可能),等同於二戰後,日本軍事安全體系的全面改變。不過,在民調顯示日本國人不贊同安倍對於日本憲法之語句更改後,安倍從「改革」轉為「重新釋義」,也就是只有當日本面臨將顛覆國家存續之危險時,自衛隊才能「行使必要最小限度的能力」展開行動。

「所有的談話都圍繞在稅收和經濟上。」退休的科技顧問兼新橋酒吧常客 Masahiro Tani 說。「沒人在乎憲法這件事,但有什麼比和平更重要?明年,安倍就能以贏得選舉這個理由,認為我們都支持他改革憲法。延遲稅收其實就是給我們吃塊美味牛排,但背後加了什麼料我們並不知道。」他說。

根據東京上智大學政治科學教授 Koichi Nakano 的說法,安倍與自民黨將會竭盡所能取得全面授權。「大多數的人會認為,安倍以己私作為考量。他試圖用延遲提高稅收來贏得選票,進而在未來達到順流效果。」他說。

「如果他這次又贏了,那他大概會繼續自滿下去,然後持續他的愛國理想,而非改善經濟。」他說。

最後,站在吧檯旁,Masahiro Tani 啜飲了一口酒,接著在深藍和服及呢帽的身形勾勒下,緩緩地說:「日本變得越來越像新加坡。你擁有民主,但這種民主只提供你一個選擇。我們能選我們要的政治人物,但所謂的民主,應該是一個能讓我們真正實行投票權的平台;每次選舉我都會去投票,但問題就在於,真的有任何一位參選人值得我的票嗎?反正,我現在知道的是,我絕對不會投給自民黨。」他緩緩地說。

(資料與圖片來源 : The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