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價居高不下的情況來看,台灣的無殼蝸牛想必不減反增,當眾人窮極一生都在為一個屋簷底下的空間奮鬥時,費城的 Jillian Knowles 反而想問,難道和父母同住很丟臉嗎?她相當自豪,並持續發表許多關於探討此議題的相關文章,以下是她近期發表於 CNN IReport 的文章。

我總是想像自己大學畢業後,會順利得到一個很酷的工作,甚至有能力在外面租個小套房。如今,我的確拿到了碩士學位,還有最喜歡的工作-急診醫學助理醫師。但是每一天早上,我都不是在ㄧ個夢寐以求的豪華公寓醒來,我總是被家裡的狗狂吠聲吵醒,然後意識到咖啡香應該來自於我的父母。

27 歲,我還是和他們住在一起,而且我愛死這樣的生活了。

我相信還是有一群人跟我想得一樣,即便我們有工作,也有能力,但是大學畢業後還能住在家裡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住在家裡這個決定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定要這麼做。作為一個醫生的助手,我的薪水很不錯,因此其實我自己有能力住得很舒服。當我完成碩士學位的時候,加上大學學費總計有 15 萬美元的債務。一部分的貸款甚至附帶 7.9%的利息,我的父親估計,光是利息就讓我每過一天就又多了 15 美元的負債。這個數字實在太驚人了!。按照這個速度,我應該要花 30 年才能清償完助學貸款,其中大部分還是額外滋生的利息。

我想了想:假如我自己住,勢必要負擔房租、水電費和伙食費,以及不斷增加的的貸款。假如搬回和父母同住,我的生活他們全包了!腦筋轉了一下,我選擇了後者。

除了躺著都有飯吃,搬回家裡最好的事情就是,我不會感到孤單。我有幾位同樣擔任醫師助理的朋友都和我一樣,我們都是住在家裡並受過高等教育的白領階級。我們分析後得到的結論是,因為大部分的人都面臨龐大的債務壓力。而且他們總是掛在嘴邊:如果能夠重新選擇,他們還是會做同樣的事情。

根據 Pew 研究中心於 2012 年做的研究,介於 25 歲至 34 歲的成年人中,約有 30% 仍住在家裡。1980 年代這個數據曾經降到最低點,但是從 2007 年經濟不景氣開始,正不斷攀升。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約有四分之一的人認為和父母同住,反而更加不利他們之間的相處。似乎這個決定勢必會伴隨著相當的恥辱。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我們誆騙了父母,或其實是因為我們懶得找工作。我也不奢望我的鄰居理解,因為他們不斷問我,畢業後的規劃,或是當我老到應該自己照顧孩子的時候怎麼辦。我媽已經練就一身左耳進、右耳出的本領,她只會告訴他們,我很成功,受過良好的教育,並挽救生命。

我愛極了住在家裡。不僅是穩定供應的咖啡和陪伴,過去一年我也慢慢在償還助學貸款。現在,也已經還清 68000 美元。

老實說,搬回家裡的確需要花一段時間適應。父母親當然高興地敞開大門和雙臂歡迎我,。但是我其實很不習慣和任何人報告行蹤,像是我幾點會回家,我要去哪裡、做什麼事情。但現在我會主動告知我的行程,如果我沒有一下班就回家他們才不會太擔心。

反倒是他們要適應得更多,他們不得不習慣我複雜的上班時間,每次值完夜班,他們都會盡量在白天保持安靜,讓我可以好好休息。

我們是共生的。

談到感情方面,我 27 歲,我的男朋友 33 歲,他不允許上樓來到我房間,過夜時還只能睡在沙發上。讓我感到幸運的是,他完全諒解並欣然接受屬於自己的地方。因此一個星期當中我總會花幾個晚上到他的地方取暖。

其實我會在明年搬出家裡,雖然實在沒有必要。畢竟這將意味著我不得不自己煮飯、打掃、買菜。事實上我也可以現在就走,但還真的不想。我很幸運有這樣愛我的父母親,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幸運地處理相同的情況。而且他們從沒要求我決定確切的搬家日期。

假如我待的更久,我想就有足夠的理由告訴大家,我和父母同住的美好。而現在,其他人首先必須要知道的就是,和父母同住沒什麼。

(資料來源: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