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選完了,容我以任性的個人觀點檢討這次的選舉。

這次選舉集中在台北市長選舉,所以就從這裡開始吧!

台北市長的戲碼,其實就是由一個被壓迫的英雄、一個昏庸的國王、一個被迫上戰場的貴族、兩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弄臣,共同拍成的一部史詩巨作。

這個被壓迫的英雄,一路被逼上戰場;而昏庸的國王沈溺於內鬥以及與他國合併;這個被迫打仗的貴族,以為貴族世家的勳章,以及幾場小戰役的勝利,可以為父復仇,一心想證明自己的實力,在國王不甘願授權的情況下出征;兩個弄臣,極力的挑唆貴族與英雄的衝突,利用國王不能視事的機會,寧願成為跳樑小丑,甚至不自覺被英雄利用作為內應。

而人民,終於擁護了英雄推翻貴族的高牆。昏庸的國王不願意下台,只願意把宰相與樞機主教換掉,因為他認為這個王國與這個宗教,仍然需要他。

你認為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嗎?

是的,我是這麼認為沒錯,如果國民黨持續的傾中反台、持續的撈錢灑錢、持續的抹黑政敵,倒了剛剛好而已。然而,國民黨如果可以改變,也就是認同台灣、相信核心價值,難道國民黨倒了真的好嗎?

我的答案是,一點也不好。超越藍綠,是指在是非價值上超越,但是在世界各國的民主政治裡,有柔性政黨,例如美國,有剛性政黨,例如英國,但是沒有「沒有政黨」這四個字。既然有民進黨,就應該有制衡民進黨的國民黨。有健全的政黨政治,才會有穩定的民主政治。無黨籍可以超越藍綠,但是終究要回歸現實面,也就是如何的面對全民的需求,不可諱言的,目前台灣絕大部分的立法委員、縣市長、縣市議員,都還是兩黨。我們可以期待各縣市有更多的賴清德,但是很難期待有更多的柯文哲。

優秀的開明專制,無論如何都比不上愚蠢的民主政治,因為萊因哈特只會存在於小說裡,大部分的專制體制,有更多的布朗胥百克。但是民主政治保證,只要市民持續的監督,我們可以把特留尼西特趕下台,選出更好的楊威利。民主政治保證我們有選擇,而不是期待不世出的聖君賢相。

柯文哲的當選,告訴我們一件事,價值的超越藍綠是必須的。民眾選擇了與國民黨相反的方向,太陽花學運至此,終於宣告暫時成功。然而,並非代表民進黨深獲民心。不客氣一點說,新北市的險敗、桃園縣的險勝,台中市的大勝,不全然是因為民進黨的價值深入人心、候選人值得讚賞,而是民眾太不爽國民黨的驕傲、蠻橫、欺詐,這些原來的執政者,不過就是代罪羔羊而已。

柯文哲現象,代表的不會是無黨籍的興起,而是超越藍綠狹隘利益的價值表彰。我們必須努力的監督柯文哲,以及往後的民進黨。至於國民黨,希望他們可以反省長久以來的傾中路線、只要灑錢一切搞定的落伍思維,認真的思考如何建立以台灣為主體的經濟縱深戰略、政治運作模式。選民打了國民黨一巴掌,但並不能解讀為選民選擇了民進黨。一切只是因為選民打了國民黨,所以他們的臉比較腫而已,不是代表民進黨臉很瘦。

但是至少,透過這一役,我們知道台灣可以用選票改變現狀。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我聽到了。願台灣人民,繼續覺醒,保持清醒,讓執政者永遠畏懼我們的力量。不論是今天,或者是平日。

親愛的同胞,我今天真的好愛你們。

(文章來源:呂秋遠臉書;圖片來源:MaxChu,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