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來的景氣低迷,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該實行什麼政策,才能將日本經濟帶向復甦之路?

日本在今年 4 月將消費稅從 5 % 調升至 8 %。結果是什麼?第三季國內生產總值(GDP)下跌了 1.6 %,與前季相比下滑了 0.4 %,若總合第二季的 -7.3 % 之數字來看,連兩季 GDP 負成長代表日本確實進入了經濟荒漠。

所以,安倍在不久後也公告,原訂於明年調升消費稅率至 10 % 的計畫,將延遲 18 個月,同時宣布將在接下來的 12 月 14 號提前進行眾議院選舉,日本首相則由眾議院選出。安倍晉三目前預期的是,延遲提升消費稅也許能暫時緩和人心,再加上日本央行於 10 月 31 日時擴大貨幣寬鬆規模,投入百億資金以挽救頹勢,安倍晉三正試圖降低慘烈數字帶來的社會反彈。

不過,數字多難看,安倍的挑戰就有多大。

  • 連續兩季負成長,安倍調升消費稅政策成為眾矢之的

有趣的是,受華爾街訪問的 18 名經濟學家在數據公告之前,沒有預測任何負成長,甚至預估會有 2.25 % 上升。

「安倍經濟是個大失敗。投身市場的工作者對政策一貫性存疑。對於政府,當然也是沒有信心。」日本明治安田保險公司的主經濟學者 Yuichi Kodama 說。同時,民主黨秘書長 Yukio Edano 也在數據輸出後說:「過去兩年來,日本股票確實有上漲,但就整體的經濟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改善。安倍經濟確實已經窮途末路了。」她說。

日經股票平均指數也在 11 月初達到七年新高後,以早盤大跌 2.6 % 收場。眾多批評指向今年 4 月 1 號開始的消費稅調升計畫,因為此舉除了大大減低消費活動之外,也使整體經濟呈現停滯狀態。譬如說,私人房產投資於 7 月至 9 月一季按年率換算就跌了 24 %。

  •  4 月加稅為衰退之關鍵點,但區域選舉失利不影響自民黨優勢

在 2012 年 12 月,安倍以壓倒性差距當選日本首相。上台後便以極快速度提出「再通脹」計畫,試圖讓日本擺脫長期低薪資和下跌物價的萎縮經濟。同時,安倍也欽點 Haruhiko Kuroda 為日本央行行長,兩人齊力在 2013 年 4 月提出第一個貨幣政策。不久,日本股市飆漲,幣值下跌,企業收益大大提升。安倍經濟所引導的復甦之路看似穩定,大眾對情勢好轉也似乎有感,但一切都在今年 4 月提高消費稅後變調,從普遍被看好一路跌滑至谷底。

而且,若以各區選舉來看,自民黨在前期沖繩縣知事選舉中,也打了第二場敗仗:日本原先計劃在沖繩南部建立新的美國軍事基地,而反對這項計劃的候選人當選了該次選舉,預期結果就是合美抗中的策略將高度複雜化。

但是,若我們單就下個月的選情來看,自民黨要贏得選舉還是勝券在握,因為以安倍為領導人的自民黨在眾議院仍占多數席次。

所以,對於目前尚無反擊力的民主黨來說,GDP 就成了他們最有力的攻擊。為了選情,日本經濟部長 Akira Amari 也出面替安倍滅火,說道:「安倍經濟沒有失敗。我們現在該做的,是讓消費者重拾信心,對未來抱有希望。」同時,日本內閣高官在上星期的一場面談中表示,自民黨並不會因為幾次失利就輸掉下個月的選舉,安倍經濟勢必要繼續帶領日本。

  • 歐美皆有相同問題,延遲加稅為安倍經濟的下一步

不僅日本,美國和歐洲在近幾年來皆面臨同樣的問題,在龐大預算赤字和振興經濟計畫兩者之間進退維谷。如果說,安倍這次選擇延遲提升消費稅,那就代表安倍在這次的抉擇中,挑了後者。

美國前財政部長 Lawrence Summers 在日前接受採訪時,對安倍選擇延遲調升消費稅表達讚賞。

「要解決日本長期的債務問題,最重要的因素是經濟的增長速度。日本經濟沒有加速成長,就無法償還債務。所以說,日本政府當前的任務就是保持經濟於成長的狀態。」他說。

「與其上調消費稅讓日本經濟停擺,不如等候一年,讓國內需求復甦。」日本最大連鎖壽司店 Ride On Express Co. 的總裁 Akira Emi 也說。

其他民眾則表示,日本需要加快腳步來減少政府負債。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日本債務為全球最高,達到經濟規模的兩倍之多。「如果延遲提升稅收達到一年半之久,日本央行在結束量化寬鬆時就會有加稅的風險。也就是說,你同時在進行緊縮財政與貨幣政策,而這非常危險。」摩根大通證券的日本經濟學家 Masaaki Kanno 說。

經濟學家則認為,安倍可能會在明年採取新的支出計畫來刺激經濟,慘澹數據也會迫使日本央行加強寬鬆規模。「如果 10 月到 12 月的年增長率只有 1 % 左右,那到 2015 年的 3 月之前,央行可能會再度實行放鬆政策。」日本農林中金綜合研究所的經濟學家 Takeshi Minami 說。

不過,仍有不少經濟學家對經濟前景持樂觀態度,認為最糟的應停在 7 月至 9 月這季,企業正開始減少存貨。「我們認為經濟有逐漸好轉。」野村證券國際公司的經濟學者 Tomo Kinoshita 說。「經濟有好轉,我們就沒有理由悲觀。」他說。

(資料來源:The Wall Street Journal;圖片來源:m-louis, CC Licen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