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文化裡,握手可以作為權力的展示。

在今年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中,習近平就用巧妙地利用這簡單的動作,展現中國擅長的政治角力和表象營造。所有與習近平會晤的參訪人士,彷彿都是照「以下對上」的參見模式進行對話。在鏡頭前,習近平選擇站在右邊,各國會面人士被要求從左方進入與習近平拍照,就好像在朝貢一般。當美國總統歐巴馬與習近平進一步接觸時,習近平面對鏡頭也是態勢十足。

表面上來看,小從開幕儀式,大至會議討論主題,各國代表和習近平的互動成為了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的重點。

看看習近平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握手畫面,甚至看看蕭萬長的(還直接只稱先生),再比較歐巴馬和其他國家元首與習近平的互動你就知道了。若針對中日互動來說,這畫面是大家十分期盼的,但實際上,這根本是極其尷尬的會面。在雙方幾乎毫無互動的情況下,你說島嶼主權問題引發的長期緊張感,真的有因為握個幾下手就降低了嗎?

整場會議下來,習近平和菲律賓總統 Benigno Aquino 有無數次交談,和南韓也已簽訂條約,與美國也在全球氣候、簽證、貿易,和安全議題上達到某程度上的共識。與先前的 APEC 會議相比,今年確實多了不少交流,目前也正往緬甸和澳洲兩國的議題邁進。

但是,要減少中美兩方之於太平洋的緊張情勢,尤其在中國日漸崛起,美國又成頹勢的情況下,和平的會議只能算是小小一步。

  • 美國:美式和平將被亞洲顛覆

二戰過後,美國海軍是確保亞太和平的關鍵之一。在 1972 年,尼克森總統參訪北京也被大大讚賀,因為兩國等同合力抗衡蘇聯。不過,這也代表中國願意出力幫助美國中止越戰,同等於默許這種美式和平:世界處處美好,美國事事干涉。

不過,這種局面,將滅於這個世代。

中國經濟起飛,這大家有目共睹。而且,超越美國基本上指日可待。現今,中俄回歸同一陣線,在 11 月 9 號,兩國已簽訂兩項大型天然氣條款。雖然如果中美要交戰,就武力上來說,中國還是略輸一點,但緊追的速度之快,絕對夠美國坐如針氈,使之無法有力繼續協助台灣,進而威脅其於南韓與日本的軍事基地。

習近平在年初就曾說:「守護亞洲這件事,就該留給亞洲人來做。」

不過,會有這樣的改變,中國崛起也並非單一原因。

就目前情況來說,環太平洋的繁榮及其複雜度,已導致美國不能再單一面向地將之納入自己的後花園。亞洲的中產階級人數從 2000 年開始已成長 7 倍,反觀拉丁美洲,人數只有增長 2 倍。包括南韓在內,許多亞洲國家早在世界貿易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美國同為主要盟友,中國則為他們最大的貿易夥伴;同時,從 2008 年到 2013 年,亞洲在全球軍事武器進口中就占了 47 %,比 2004 年到 2008 年之間的數字高了 40 %。所以說,誰還想要守護誰?這種擔任某某國守護衛星的概念,在這世代幾乎沒有存在的必要。

  • 中國:敵視美帝,但建立中式遊戲規則更難

不幸地是,過往的「美式和平」如今轉變成充滿敵對意識的權力抗衡。

對中國來說,所有的美國政策都是為了阻擋他們龐大的勢力:外資的非政府組織不斷試圖詆毀與削弱共產黨意識,還不斷派來間諜煽動香港學運和新疆獨立運動。今年 8 月,中國一架戰鬥機在海南島以東的國際空域迫近美國海軍偵察機。這代表什麼?簡單來說,就是被視為一挑釁行為,而其影響之大,也讓習近平和歐巴馬在這次會議中也同意加強軍事溝通。

兩個大國能以對談進行協商,但是對於小國來說,中國強硬的態度幾乎不留妥協空間,尤其是針對中國海岸線內島、礁、灘、沙以及海域等具爭議性的主權問題。中國的霸道讓緬甸逐漸靠攏西方,甚至在越南也陸續出現反中示威遊行。

美國當然想維持和平現狀,但很顯然地,美國現有政策不僅沒有針對問題解決,還十分不果斷。所謂「穩定」亞洲與美國的情勢,反而導致中國的不滿和異議,中國感謝西方在經濟上的貢獻,但美國的舉棋不定,尤其在是否將中國納入 TPP 這件事上,早就讓緊張程度居高不下。中國勢必會一直成長,其無法忽視的勢力就代表了一個事實:中國早晚都會在眾多國際組織中占有一席。但現今,美國國會仍拒絕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給予中國權利。

這導致一個情況:中國開始成立自己的運作平台,包括自己的貿易協定、自己的國家開發銀行,還有自己的區域安全組織。不過,這並不是好事,因為國際貿易組織、金融系統,以及各種國際行動都對中國情勢有著極大影響,中國若不想辦法,只管不斷建設系統和組織的話,後果就只能自負了。

  • 世界和平之可能:含納亞洲秩序的國際網絡

簡單來說,太平洋上等各國勢力若要找到一個平衡點,就該專注在「應變」上,而不是單純「逃避」,認為創立平行系統即可解決問題。

我們可以用 TPP 來舉例。對於美國來說, TPP 代表著維護太平洋的責任,若將中國納入其中,即代表美國願意建立具包容性的國際條款和組織。除此之外, TPP 也能告訴北京的愛國分子們一件事:對於中國來說,比起無止盡的政治鬥爭,一個照規矩來的國際組織對他們來說絕對是利益多多。但就整體而言,亞洲各國都值得在全球組織中領有一席,絕對不單單只有中國。

19 世紀的歐洲已經見證了權與權之間的遊戲,絕對無法帶領人民走向和平。從德國威廉統治到俄國專制,最後直到奧匈帝國的殞滅,我們用血汗學到鐵石般的教訓。

現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聯合國,和歐盟都需要齊心拉緊這張無限延伸的國際網。既然太平洋被視為世界希望之搖籃,那麼就讓我們期盼,世界各國能用和平的方式達到共識。

(資料與圖片來源:The Econom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