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The Hutchinson News》在美國期中選舉後出了一篇評論<Values and Voting>去討論選民投票「到底反映了什麼?」美國期中選舉我們或許不盡熟悉,但拿來反思敝島月底的九合一大選卻很有趣。當台灣為了擺脫「藍綠惡鬥」,高喊「選人不選黨」,美國人卻說:

你投的不只是候選人!你的的選票代表你這個人選擇什麼價值觀!

不曉得你最近在自己的臉書上是否看到一個由《關鍵評論網》製作的「性向測驗」,透過幾個小問題,系統可以幫你算出,台北市長選舉你應該投給馮光遠、柯文哲還是連勝文(抱歉了其他四位沒有被列在測驗結果中的候選人)。不少朋友大方秀出自己的測驗結果,「還好我的連勝文佔比是 0」、「我的馮光遠柯文哲各佔一半!」在分享這些文字的同時,其實大家也在分享、展現自己的「價值觀」。

選舉這件事,吵到後來很容易聚焦候選人這個人做對什麼、說錯什麼等個人化的問題上。但候選人不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候選人代表了一整個把他拱到風口浪尖上的政治體系。如果你選的候選人代表政治保守主義,相信家庭價值、傳統秩序思想、階級社會與愛國主義等等,那你用選票把他送上權力的中心,你就是要讓他再製這種政治邏輯,也代表你願意接受他的價值體系。

反之,支持一個傾向政治自由主義的候選人,亦是同樣道理。一張選票代表的是你對一個候選人的認同,更顯現出你對一套道德價值觀的接受性。以下為<Values and Voting>一文的分析。

  • 你投下了什麼票,背後代表的是什麼?

期中選舉隔天早上,結果幾乎已塵埃落定。許多選民都鬆了一口氣。投完就好,再也不用為了永無止境的競選廣告和選舉新聞一直轉台。但剛投完票,最應該趁熱想想,自己投下什麼票,背後代表的是什麼?

選舉偏好可以反映一個人秉持什麼樣的價值觀。我們從 Jonathan Haidt 與他的同事在YourMorals.org舉出的 6 個道德觀的心理學基礎談起:

1. 關心:幫助他人、避免造成傷害
2. 公平:對所有人公平、避免欺騙
3. 自由:渴望免於限制與壓迫的自由
4. 忠誠:認同團體好的表現、懲罰背叛團體的人
5. 威權:支持一個階層化結構,反對任何人打破階層
6. 聖潔:追求純淨,否定任何的詆毀

政治的自由派著重在前三項:關心、公平、自由。政治的保守派相對更重視後三者:忠誠、權威、聖潔。

社會學家 Christian Smith 則分析這些心理特質與道德觀如何影響人們對政治的偏好。

  • 你是自由派,還是保守派?確定選對人了嗎?

政治自由派的人相信,傳統社會是不公平的,充滿壓抑與壓迫。要當一個追求自由、平等與繁榮的人,就必須挺身對抗壓迫,以建立民主社會。理想的社會是每個人都有適當的工作、家庭、救濟金與醫療照護--簡而言之,「好生活」。但這種要給每個人幸福的社會的理想,似乎還是個看不見盡頭的戰役。

Smith 把這種人貼上一個標籤:「英雄式的自由論述」。階層、權威、權力和傳統,都是應該被打破的枷鎖。

美國社會曾被小羅斯福總統(President Franklin D. Roosevelt)大大改造過一次。在他創建社會安全制度(Social Security)時,美國男性平均壽命為 58 歲;現在許多人安安穩穩的活到 80、90 歲。許多人都有辦法獲得得昂貴的藥品、義肢,甚至器官移植,付的錢也不算太貴。政府的手段是大量印鈔:上回我在usdebtclock.org上查,美國國債將近 180 億美金,持續上升。

政治保守派對這情勢的反抗,最明顯的可以從備受保守派推崇的雷根總統(Ronald Reagan)說起。據雷根的說法,美國曾經是為全世界指引自由的燈塔。但自由派上任以後,建立了聯邦政府官僚,掐死了自由市場。他們拿走勤奮的人工作賺來的血汗錢,去給付社會福利及其他冠冕堂皇的騙局。他們重視罪犯的人權,更勝於被害人的權益。自由派推廣激進的女性主義,導致婚姻和家庭價值的弱化、鼓吹性解放,並主導同志議題的進程。他們不尊敬軍人,還會燒毀國旗。

這種保守派故事,明顯反映出他們怎麼理解前面提到的幾種道德邏輯:自由(就是免於政府限制)、公平(就是不准把我們辛苦賺來的錢分給那些好吃懶做的人)、忠誠(就是軍人與國旗)、權威(就是重新定義傳統家庭價值)、聖潔(就是將神與基督教傳統價值,轉化成對情慾和濫交的抵抗)。

  • 候選人表現的就是你的價值判斷

希望以上例子有成功的把「自由派」和「傳統派」兩種價值用極端的表現方法突顯出來,雖然也有政黨狂熱分子(俗稱鐵票)這種例外,但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是花費時間精力,好好想過才決定怎麼投票的。我知道我的選票反映出我的價值觀,我相信你的也是。

(參考資料:The Hutchinson News,圖片來源:關鍵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