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7672066_5509ec8d82_z

《BO 導讀》:近日蔡依珊被爆擁有加拿大國籍,連勝文表示已在走放棄的程序,並表示依珊為了他選市長犧牲很多,連國籍也放棄了,他覺得「很難過、很抱歉、很心疼」。台南市議員王定宇認為連勝文說謊,因為根據加國駐台代表處的說法,申請放棄國籍不能委託律師辦理要本人辦理,作業時間為兩週。如果他說從 4 月就已經申請,到現在都沒消息很可疑。柯文哲認為候選人配偶的國籍沒有受到法律限制,沒必要多談。但雙重國籍這件事本身不是大家最在乎的,而是連勝文對這件事情的「反應」表現出的意涵,以下為呂秋遠律師的分析:

關於連勝文的妻子,我在意的不是加拿大國籍,畢竟總統的女兒有美國國籍,我們也都視而不見,為什麼要對於一個充滿歡樂的台北市長候選人配偶攻擊她的國籍?

我在意的是連勝文口中的「犧牲」。

坦白說,我部分客戶的困擾,正好就是雙重國籍這個問題,特別是美國的肥咖條款通過後,他們的最大困擾就是報稅。美國人追稅,肯定追到天涯海角。所以同時取得美國與台灣的雙重國籍,我實在看不出來有任何好處。

除了婚姻、工作,必須取得其他國家的國籍外,其實我不太能理解,取得別的國家的國籍要做什麼。除非我們認為,國家認同在全球化的時代裡,已經不是必要之點,否則取得一個國家的國籍,不就是代表要忠誠於這個國家?取得美國國籍,我們應該要忠於美國人民;取得中國國籍,我們就應該努力為了這個國家人民的福祉而努力;至於如果是從小就因為父母的原因取得其他國家國籍,那很好;但是如果從來沒有因為這個國籍享過權利、盡過義務,卻因為某些原因而放棄,那到底犧牲什麼?

或者說,放棄一個完全用不到的東西,也會是一種犧牲?

根據我國國籍法的規定,如果要入籍我國,是必須放棄外國國籍的。有許多的外國人,因為這項條文,即使久居台灣,也不見得能取得我國國籍,這才叫做犧牲,而除非連太太以後想要久居加拿大,否則這是什麼犧牲?遑論她的父母都還有雙重國籍,隨時要恢復也是可以,這有什麼好犧牲?

坦白說,我對於取得外國國籍這件事,究竟能得到什麼好處,真的百思不得其解,或許只有兩岸開戰時,外國政府會來拯救僑民的時候用得到。不過,我希望永遠不會有這麼一天,就算有,我也只能去中央山脈打游擊,看游擊隊要不要請我當發言人而已。至於別人怎麼想,為何要拿其他本護照,我真的怎麼都猜不透。

還有,連勝文當選市長以後,依珊妹要犧牲的還很多,如果這麼痛苦,真的不勞她駕,至少佩琪不用這麼犧牲,也不會覺得這是犧牲。

(本文轉載自呂秋遠,未經許可,請勿轉載。圖片來源:Jason Spaceman,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