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歡一部日劇「仁醫」,敘述的是現代醫師南方仁回到德川幕府末年的江戶,行醫救人、與日本明治維新志士坂本龍馬結識的故事。劇情以仁醫悲天憫人的救人為主、坂本龍馬的救國為輔,交錯成感人的劇情。

為什麼提到這部日劇?因為看到馬總統為了輔選,批判「開放政府、全民參與」的理念,他說出「不是把決策交還給人民,人民選你就是要你幫他做決定!」

這句話,讓我想到這部日劇。

「仁醫」劇中,南方仁是手術技巧高超的醫生,卻因為自己的女友手術失敗而自暴自棄、封閉自己,只選擇有把握的手術來做。直到穿越時空回到江戶時代後,他才發現,沒有外在文明、工具、設備、藥物的支持,原來自己不過是個庸醫而已。他擁有的只是技術,要救人,無論他拯救恭太郎的開腦手術、或是對喜市媽媽的血管縫合手術,結合著周圍人們對拯救生命的熱情與支持、作為,他的手術才能真的成功。

「原來一直以來,手術的成功並不是因為我醫術高超,而是別人給我的,藥物、技術、設備、知識,沒有了這些,我只是個庸醫,一個連減少疼痛縫針都不知道的庸醫。十四年的醫生生涯,我沒有意識到這些,沒有意識到自己如此無力,還以為是謙虛,像我這樣的庸醫,還想要選擇有把握的手術來做,想想都覺得荒唐」

南方仁謙虛的自白,很清楚地傳達出,救一個人,不是憑一己之力,而是有許多人燃燒自己的熱情、做了每一個小部分的事情,才能好好的救一個人。

劇中與南方仁醫生建立深厚情誼的坂本龍馬,在南方仁要醫治霍亂的時候,坂本龍馬是第一個選擇相信他而力挺的人,在南方仁要製作青黴素、需要龐大資金的時候,靠的也是他四處奔波、不惜借錢也要力挺南方仁到底。

在南方仁被冤枉向人下毒的時候,也是坂本龍馬跳了出來:

「那位大夫,霍亂的時候,拯救了整個江戶,在文久二年的夏天;火災現場,不惜自身被捲入火中的危險,拯救了千萬江湖人民,在文久三年的秋天。救了…救了各位的親兄弟救了這個國家的人,就是被你關在籠子裡的這位大夫。這個國家,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忘恩負義!」

南方仁能在江戶救這麼多人,坂本龍馬的相挺功不可沒。

坂本龍馬是下級武士出身,小時候是愛哭鬼。直到少年開始學習劍術之後,身體才開始好起來,之後加入由日本知名軍事家兼思想家的佐久間象山所主持的私塾,學習槍砲術、漢學、蘭學等學問。後來又參加日本名思想家勝海舟主持的私塾就讀,開拓對國家的眼界。

這樣的小人物,竟然成為推動日本幕府倒台、成為日本「大政奉還」的推手之一,他提出的「船中八策」:「大政奉還」、「議會政治」、「內閣制度」、「廢除治外法權」、「制定憲法」、「建置與擴張海軍」、「建置御親兵守護帝都安全」、「通貨政策」,成為日後維新政府綱領的藍本,也成為日本內閣制與議會政治的基礎。

這樣的坂本龍馬,在大政奉還之際,應當可圖個一官半職。但他所交出去的新政府主要官員名冊時,竟然沒有他自己。因為他要的不是官位,而是他想看到的新世界。他相信,在很多夥伴與同志的支持下,新世界就會出現。

最後,坂本龍馬被刺殺後,在迴光返照時,問了南方仁醫生一句話:

「我創造了一個大夫您被生出來的國家嗎?向大夫那樣善良、正直到愚蠢的人,都能笑著活下去的國家嗎?」

龍馬到死,都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創造出新世界,因為他沒有想把功勞攬在自己身上。只憑熱情努力追求,在許多人指導、協助、支持下,新世界似乎成真了,他訝異、也高興。想想,無論是救人或救國,憑藉的是一個人、還是一群人呢?

民主政治需要的是公民的高度參與、自主思考,政府要扮演的角色,是真正的公僕,提供公開與透明的資訊讓公民參與思考,然後根據公民意識所凝聚的共識去執行。絕對不是選出了一位「聖君」,然後由這位聖君根據他的觀點為主、聆聽民意為次,來幫人民做所有的決定。因為這會掉入「偏聽獨斷」的陷阱。變化快速的時代,決策只憑一人,那這國家掉入應變不及、思考不全的風險相當高。

最後,「仁醫」劇情裡這段話,令我印象深刻,也給希望台灣更好的你。

「在我們看來,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任何時候都能表達自己的想法,每天過著平凡卻又充實的生活。但是,我們必須知道這些都是別人給予的,是他們在歷史的長河中,不懈奮鬥,殊死拼搏,不惜犧牲性命,贏得勝利換來的。所以,我們也要更加努力地創造光明,用我們的雙手。」

是的,能創造光明的,是我們的雙手,來自無數小人物的雙手。

(本文轉載自徐嶔煌臉書,未經授權請勿轉載;圖片來源:MitC,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