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看完堪稱得到總統大選般注目的台北市長六號參選人連勝文,以及七號參選人柯文哲的辯論會。

申論部分由柯文哲率先登場,柯文哲首先就以身兼民族運動者與醫師角色的蔣渭水破題,註解自己以一介政治素人參選,要打的是一場有價值的選戰;理念內容四平八穩,沒有讓我特別印象深刻的闡述,不過口條稍嫌生澀,像背稿。連勝文的申論,我記得就多了,因為實在是太多精采。

連勝文說,參選對他來說完全是個意外,但他的參選不為名利:

「我不像柯先生心中憤怒……在經過人生中的苦難後,我更覺得必須站出來……一連串的食安風暴,請相信我,我感同身受!」

究竟是經過哪些人生苦難不在此細數(或許因為是夜半寫稿,以至我腦鈍數不太出來是什麼苦難),但連勝文說他在這場選戰中,承受許多抹黑與抨擊,真是讓人啼笑皆非、捧腹大笑、忍俊不禁--反正任何跟笑有關的成語幾乎都能用在這了。

接下來的公民團體提問更是貽笑大方。一共六組公民團體參與提問,兩組候選人可以各挑三組,但連勝文競選團隊挑選「隊員」的眼光,可能暴露了他們「選才不能」的毛病(還記得蕾蕾提告柯文哲卻錯按愛心鈴的囧嗎)。《想想論壇》的〈北市長電視辯論 柯文哲完勝〉報導中便寫道,連陣營挑的台灣競爭力論壇、台北市青創會和防暴聯盟對柯文哲的提問,簡直「超乎想像」。台灣競爭力論壇搬出 MG149 議題要柯文哲解釋清楚,而明明應該關注年輕人創業議題的青創會,理事長江梅竟問柯文哲:「對中華民國的態度是什麼?是否支持台獨?選後是否會加入民進黨?」

原本備受期待的公民團體提問,頓時成為藍綠惡鬥的登場道具。

看完這場辯論,我非常不滿意,覺得柯文哲的政見並未交代清楚--不過柯文哲講了個經典金句「我說我是墨綠,是為了證明你的槍傷是真的!你說我墨綠,是為了分裂社會!」--連勝文的辯論內容也是空洞,對於對手提問總避重就輕,深諳黃金切割術的他還乾脆猛玩文字遊戲,雖然沒明講,但就是將台北市目前的發展問題一律怪罪給前任市長馬英九與郝龍斌。

這是你想看到的辯論會嗎?

我想起了已故好萊塢影星羅賓威廉斯的一部電影《風雲人物》(Man Of The Year),羅賓威廉斯在其中扮演一個政治脫口秀主持人 Dobbs,他擅長以嘲諷方式針砭時事、嘲弄政客;因為觀眾起鬨,加上對共和、民主兩黨的施政不滿,Dobbs 決定以素人身分角逐美國總統。電影中有一段長達八分半的辯論橋段,精采無比,Dobbs 本身就知識淵博,加上他在場上機智、幽默與辯才無礙,更打得共和、民主兩黨候選人落花流水。

我在 Youtube 上找到了這個片段,以下逐字中譯這個神級辯論片段(從影片的 1:35 秒開始譯起), 安撫大家看完辯論後的不滿情緒--Hey,台灣競爭力論壇和台北市青創會,你們看著點,以後別再鬧了好嗎。

[youtube]//www.youtube.com/watch?v=6AlMWI-sBFU[/youtube]

主持人:Mr. Dobbs,你如何解釋你參選美國總統的這項決定?

Dobbs:我之所以參選是因為我受夠了政黨政治。我受夠了共和黨和也受夠了民主黨。他們本質上沒什麼差別。他們就像馬鈴薯先生一樣(按:馬鈴薯先生曾在《玩具總動員》中擔任重要角色)。

基本上,政黨這個字(Party),我認為就是指,門關上以後,不管什麼黨都在開 Party,玩得很開心。搞不好我們還可以在國防部長的報告書裡發現他們辦公是哪邊有酒櫃哩。我覺得他們都失去了他們該遵循的東西。他們應該對人民負責,而不是對黨忠誠,更不是對遊說等利益團體負責;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參選總統。

主持人:你還有一分鐘的時間。

Dobbs:那我可以把這換成退款嗎?

主持人:那我們繼續。?Mills 參議員,我想問你一樣的問題。

Mills:謝謝主持人,也謝謝所有參與舉辦這場辯論會的工作人員;我更要謝謝我的妻子和孩子,他們對我的競選非常支持 blahblah……

現任總統 Kellogg:謝謝所有讓這場辯論會順利舉行的工作人員。我也要重申一次剛剛 Mills 參議員說的,我要向我的家庭、孩子、妻子、親戚表達我的敬意,他們對我的失敗和成功與否都起著很大的意義。謝謝你們。

Dobbs 競選團隊:他們一直講妻子小孩,沒完沒了的,誰管他們啊!

Mills: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不遺餘力地倡議嚴格的安全措施,我和總統先生的想法一致,我們的國安系統必須非常堅固。

主持人:謝謝。那麼,Mr. Dobbs,你對國家安全的看法如何?

Dobbs:我覺得有些措施已經很嚴厲了。如果你到過出入境管制處,那裡的隊伍排著幾千人;終於你見到了拿著你護照的移民官,他看看照片、看看你,然後說:「你怎麼剪頭髮了?」你說:「我不知道,我就是想剪了。」接著他們拿照相機幫你拍照,把新的照片和你以前的做對照;他們對這些審查內容非常嚴格的,他們很多疑的。

可是,於此同時,在我國的南方邊境,四百萬個非法移民正帶著他們寢具還有床頭櫃等等等,通過美國邊境,而我們竟然還在考慮什麼合法通關?

那些官員還會問一些「嚴厲」的問題比如,「你去過哪些地方了?為什麼呀?」於是你開始懷疑自己、也忘記自己為什麼要去那些地方了,你答道:「我大概是去旅遊吧、是個假期…… 對不起,我是去度假的,我不知道為什麼……」然後你看到這些官員按倒一位 85 歲的老太太,因為她回答不出來她去過哪哩,所以她是恐怖分子。可是,如果連 85 歲的老太太都是恐怖份子,那這個國家不是完了嗎?還有,當他們帶著橡皮手套,對著我說:「我要伸進你的……」我說好啊,也許我們應該先吃頓晚餐之類的。

我的意思是,我們需要的是真正的安全防衛,不是一些表面功夫。

Mills:我完全支持氫汽車……

Dobbs:但你支持的是石油公司吧。

主持人:待會會輪到你發言的 Mr. Dobbs。

Dobbs:喔抱歉。

Mills:我和一些參議院同仁想到一個有趣的策略……

Dobbs:如果你都跟石油公司搞在一起,你憑什麼談燃料效率?這就跟猶太養豬人一樣。

Mills:這不是你個人的脫口秀……

Dobbs:你也不是在你的私人飛機上,準備飛到高爾夫度假中心,跟石油公司大頭喝調酒享樂。喔,或者你搭的是氦氣飛機--喔不對,那是飛艇。記得不要在氫氣環境裡抽菸喔,不然就嘣了。

主持人:Mr. Dobbs 請自制。

Dobbs:參議員 Mills 當然支持氫氣車啦,這要花 30 年做研發耶,而在這同時我們沒有做其他燃料效能評估措施,我們當然不是在找像甲烷這種替代性能源…… 或者乙醇,也就是燃料酒精……

主持人:Mr. Dobbs……

Dobbs:如果你被警察攔下來臨檢,你可以跟他說:「喝酒的是我的車不是我唷!」或者如果你有一台氦氣汽車,欸而且你被追撞了,這就好玩了……

主持人:Mr. Dobbs 請你回到自己的站台上。

現任總統 Kellogg:可以有點秩序嗎這裡?

Dobbs:(對著現任總統 Kellogg)要談責任是吧,你的財政部已經落掉了 2,800 萬美元耶!(對著 Mills)請你告訴我們,你競選資金的主要來源不是石油公司!

Mills:我不喜歡你說我是個騙子。

Dobbs:如果這是一場辯論,那你們應該誠實地回答這些問題,你們應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選民有權利知道你們「服務」的特定團體是誰;如果你們真的特別服務某個利益團體,那你們應該像賽車手一樣--在參議院裡我們都穿西裝,如果有誰在背後支持你的話,你應該貼個廣告在衣服上,像賽車手都會把贊助商貼在自己身上一樣。比如貼上 Vioxx,讓大家知道背痛消除了但心臟病發作了;把 Enron(安隆)貼在背後最大塊的地方,「我們拿了你的錢就跑嚕!」

主持人:我們有協議的,我必須提醒你……

轉播團隊:天啊,我們遇到大麻煩惹!主持人請控制一下好嘛!

Dobbs:…… 他們故意激怒你、測你底線,然後販售大量殺傷性武器…… 他在談氫氣燃料,而他想要修訂關於燃燒國旗的法律…… 這些都是分散你們的注意力!政府說什麼國旗不能被褻瀆,但是你在網路上卻可以買到有國旗花樣的內褲!你會看到一個老奶奶穿國旗裝,你問她:「老太太!你的榮譽感到哪去了!」這太瞎了!

總統先生想要通過反對同性婚姻(Same-Sex)的法案,但是結過婚的人都知道,婚姻就是一直過同樣的性生活啊(Same-Sex)!

這些都是分散你對重要事件的注意力,他們指這個指那個的,就是不想讓你知道真正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你們關注的可不是國旗燒不燒吧,乾脆用石棉做國旗啦!

主持人:Mr. Dobbs 請不要藐視(mockery)這場辯論會!你必須讓其他人也發言!請回到你的站台上!

Dobbs:這一切早就是笑柄(mockery)了!

轉播團隊:人們歡呼了,很棒啦,但我們一切都失控了!

Dobbs:兩億美元啊!可以買不少書啊!

—–

後記:這部片真的非常好看,爆個雷 Dobbs 後來的確當選了美國總統,但這不是結局。或許有些人認為像 Dobbs 這樣的人根本不是搞政治的料,「他懂什麼政治啊」,人們會這樣訕笑;可是,想想我們過去選出來的、現在站在台上醜態百出、讓人民失望的執政者,你能說這些人很懂政治嗎?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