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

在新興的國際新聞平台《World Mic》上一篇報導:〈There’s Another Revolution Happening in China– But Not The One You’d Think〉指出:對全世界的人來說,中國正在發生的革命是雨傘革命。但除了政治,中國在「糧食生產」上的革命,才真的會對全世界產生切身且深遠的影響。

台灣為了食品安全問題風風雨雨,但中國正在面對的問題在另一個層級:糧食安全。

中國有全世界最多的人口,為了解決對糧食的龐大需求,開始效法美國大規模工業化、基因改造、化學農業等方式,激增產量來應付持續增長的需求。但是農產激增的背後,同時帶來食物安全性的疑慮:基因改造種子對健康與生態的風險、刺激產量促使化學藥劑與抗生素濫用、大規模開墾導致的沙漠化等等。

中國的食物系統牽連著全世界最大規模的生產和消費體系,他們的農業政策,將影響全世界幾十億人口吃下去的東西是什麼樣子。ECFA 以降,台灣進口的中國農產品也快速增加,我們的焦點除了關注在「進口中國農產品對台灣農業的衝擊」,更應該知道「我們在進口的中國農產品,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中國的農業革命,絕對會影響台灣的糧食與食品安全處境。

本文是《World Mic》對於中國食物革命的分析:

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國際食物與農產品市場,佔美國農業出口 20%。多虧了美國,這豐饒的市場正在經歷數十年來最大的變化:大規模生產,並借助政府政策與境外投資的力量大舉工業化。

近年來,中國破碎的小型農場,被大片土地搭配大規模管理系統取代。中國農場主和企業家,從你意想不到的夥伴那邊獲得建議:美國愛荷華的農業商。

在中國全境,美國公司投資高科技養豬場、販售美國迪爾公司(Deere & Co.)的大型農業機具,並靠基因改造種子大幅提升中國農產產量。

得到的回報非常驚人:根據聯合國食物與農業組織的研究,中國的農產品產出總量已經是 1978 年的三倍,將 1990 年 20% 的飢餓人口大幅削減至如今的 12%。

這場革命的成效持續激增,因為數以百萬計的人口離開原本的農業,進入中國的超級大城市找工作。北京政府鼓勵大規模人口移動,並計畫在 2020 年以前將 100 萬人口由鄉村移至都市。

逐漸取代休耕農田的,是美國創新的農業技術:大型農場、大規模化學生產,單一作物種植系統,與現代科技。

「越來越多農夫把務農當成次等職業,有些農夫不再把耕作當成重要的事。」中國農業部部長韓長賦上週五在接受《新華社》訪問時表示。但政府還有另一個沒有言明的動機:讓名義上屬於集體的農村土地,受政府掌握。

對照香港雨傘革命,中國的農業革命,讓人忍不住要問一個問題:中國是否能安全、永續的養活 13 億人口?

近期,由普立茲危機報導中心資助、美國媒體《Des Moines Register》進行的系列調查發現,中國快速成長的農業商業是很可議的。要能夠持續養活中國超過 10 億的人口,會影響全世界的食物安全。2050 年,全球人口將膨脹至 96 億,這代表當今食物的產能必須變成兩倍才行。

儘管中國已經發生了農業革命,食物生產跟不跟得上還是令人擔心。最近已經有事件開始暴露出,高科技工業農場是怎麼犧牲食物安全來換取快速增產。近期最驚人的案例莫過於:2013 年上海黃浦江上,漂流著 16,000 頭被養豬戶丟棄的病死豬屍體。這些豬是怎麼來的?《衛報》對這個事件的報導認為:在中國,病死豬不一定會被銷毀,而是會被送到黑市交易。中國在 2012 年底查獲 3 名病死豬黑市交易商,判處無期徒刑。死豬黑市突如其來的衝擊,使養豬戶無法處裡病死豬,因此把牠們棄屍黃浦江,可能就是這件事的結果。

農產專家認為抗生素是許多疾病問題的元兇,注射抗生素導致人畜共通疾病的產生。農夫為了促進豬的生長注射抗生素,催生更多抗生素也無法控制的超級細菌。

中國農業發展的永續性也備受質疑。中國有五分之一的土地,遭到農業化學藥劑的汙染。大規模農業需要的大片土地,也導致沙漠化,而中國的五大湖也因為灌溉需要而大規模縮減。

2009 年,綠色和平組織去孟山都(Monsanto)的北京總部抗議。孟山都是一間來自美國的跨國農業生技企業,綠色和平組織指控,它們用專利控制出售的基因改造種子,這種對作物的掌握,將威脅中國的稻穀食物安全。

「我們的夢想很簡單:讓中國的農業向美國一樣,學習美國農業最好的作法。」這是甘肅省敦煌種業總經理 Frank 接受《Des Moines Register》採訪時所說的話。敦煌種業是美國杜邦(DuPont Pioneer)的合資公司,杜邦是美國最大的雜種種子製造商。

這種基於美國資本主義、財務上受杜邦這種公司支持的簡單夢想,可能需要重新檢視該怎麼餵飽中國持續成長的人口。正如同《Des Moines Register》的調查結果,農業革命該以一種完全相反的方向發展:小規模、永續、多樣化農業。

(資料來源:《World Mic》;圖片來源: NG HAN GUA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