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h1原出處:經濟學人

2013 年時油價本來蠻平穩的,西德州原油大概是每桶 100 美元,布蘭特原油約 110 美元。最近兩年油價與糧價大幅下跌,是否意味著能源危機與糧食危機是庸人自擾?也許,不過還不夠確定。因為糧價上漲有一個可觀的因素是被油價帶動,所以我們先看看國外專家對油價的分析與預期。

  • 一、油價發展趨勢

pmh2

油價本來在 2013 年時蠻平穩的,西德州原油大概是每桶 100 美元,布蘭特原油約 110 美元。進入 2014 年之後卻開始下跌,最近布蘭特原油甚至跌破 90 美元。

根據《經濟學人》的分析,油價下跌主要有兩個原因:供給量上升,且需求量下降。首先,左圖顯示全球油品供應量在上升,2014 年比 2013 年每天多出約 1~2 百萬桶(因為2013 年每天產量約 29.9百萬桶,因此增幅約是 3%~7%),九月份更突然飆漲到 2.8 百萬桶。

產量上升主要原因有兩個

(1)美國的頁岩油供應量可觀,使得美國產油總量高達每天 10.6 百萬桶,比 2013 年多出 13%,比 2011 年更多出 56%。

(2)利比亞內戰結束後,產油量從最低時的每天 0.2 百萬桶上升到每天 0.9 百萬桶,可能會逐漸地恢復到內戰前每天 1.5 百萬桶的水準。

其次,全球景氣蕭條,使得需求增加非常緩慢。因此,大部分供給量的增加變成困存,而造成價格下跌的壓力。

長期而言,油價會停留在哪裡?經濟學人報說,由於技術進步,頁岩油的成本已經下降到每桶 70 美元,因此油價還有機會往每桶 70 美元移動。但是,頁岩油的成本受兩個因素影響:探鑽與汲取成本,以及每個油礦的總產量。由於過去頁岩油的開採經驗太少,油礦總蘊藏量與總產量的評估一直爭議不斷,所以現在要評估頁岩油的長期成本時間還太早。

另一方面,沙烏地阿拉伯擴大產油量並降低給亞洲的油品價格,此舉認產油國大吃一驚。有人懷疑沙烏地阿拉伯的降價是殺價以穩定市場佔有率,而且也有人懷疑美國故意壓低油品價格來懲罰成本較高的蘇俄和伊朗原油銷量(壓低油價,讓高成本的蘇俄和伊朗原油利潤降低)。因此,未來油價會漲或會跌仍舊趨勢不明。

        長期而言,傳統石油很可能正在跨越產能高峰(peak oil),剛開始跨越時減產幅度不明顯,時間越久減產幅度會越來越明顯。因此,未來頁岩油的產能提升速度是否足以彌補傳統石油的減產幅度,仍待觀察。此外,如果經濟復甦加快,需求上漲幅度會跟上來,那時候頁岩油的產能提升速度必須要足以彌補傳統石油的減產幅度和需求的上漲幅度。頁岩油的產能是否確實可以有那麼大的增幅,更是一大挑戰。

因此,現在要說高價石油的危機已經過去,應該是為時過早。

  • 二、糧價趨勢分析

pmh3

過去幾年美國玉米價格飆漲,主要是因為倆個原因:

(1)氣候極端化,導致美國中西部糧倉在 2010 年遭遇到 20 年來最大的水災,2011 年遭遇到 50 年來最大的水災,2012 年遭遇到記憶中最大規模的旱災,因而在耕種面積逐年增加的情況下產量卻逐年銳減。直到 2013 年氣候溫和偏乾燥,適合玉米生長而突然豐收。

(2)高油價導致被拿去製造酒精的玉米量逐年增加,以致2013 年時玉米有 40% 被拿去作酒精,45% 被拿去當飼料,只有 15% 拿去當食物

由於玉米價格飆漲,許多原本用來生產棉花等經濟作物的農地被改種玉米,而亞馬遜河流域許多生態敏感區的森林被砍下來種大豆,因而產糧的面積大增。加上 2013 年氣候適合穀物增長,因而 2013 與 2014 年穀物豐收而產量暴漲。

另一方面,目前美國汽車的添加酒精燃料標準是 E10,該標準規定燃料中添加酒精的上限為 10%。而目前美國燃料中的酒精添加量已達 E10 的上限,而近年美國燃料使用量增加緩慢(景氣復甦緩慢),因此玉米酒精的產量沒有明顯增加,以致 2013 年豐收的穀物變成庫存的增加。

上述因素使得 2014 的全球穀物價格持續下降。

但是,偏乾燥的氣候雖有利穀物增產,卻不利巴西的牧草生長,因而導致 2014 年牛肉價格上漲。

        展望未來,很難預測氣候極端化的作用會不會再度造成穀物歉收。因此,很難預測未來穀物產量是否能再激增。此外,如果景氣復甦而導致液體燃料消耗量大幅上升,玉米酒精與玉米的總消耗量還是會因而再度上升。另一方面,美國已經核准 E15 混合燃料,該燃料允許酒精混合量的上限提升到 15%。目前的關卡是製造商表示過去的車型是針對 E10 設計,如果汽車改用 E15 燃料,不排除會導致零件磨耗速度增加,因而不願意對使用 E15 的汽車承諾保用年限

但是,如果有辦法在潤滑油添加劑上有所突破,不排除 E15 被廣泛使用的機會。

綜合以上因素,要說我們已經脫離糧食危機,應該也是言之過早。

  • 三、經濟發展趨勢的不確定性

pmh5

其實,重要的是實質所得的增減,而不該把油價或糧價拿出來單獨考量。如果實質所得下降,即使糧價和油價也同時下降,仍會有更多的人掉到貧窮線下去。

目前最令人擔心的是:全球化加上自動化之後,越來越多的全職工作被非典就業取代,以致 90% 的人實質所得下降,有越來越多人的所得被往貧窮線方向擠壓下去。

        上圖顯示:美國的人均產值與公司獲利都在上升,但是年均所得卻在下降。也就是說,在現行制度上,當 90% 的人生活越來越苦時,擁有決策權的 1% 生活卻越來越寬裕。這是一個政治上非常危險的訊號,它表示 top 1% 的人的利益已經跟其他 90% 的人背道而馳。在這樣的現實條件下,繼續讓市場自主等於是繼續讓 top 1% 的人控制決策權,而我們完全看不出來他們有何理由要改變現況與既有發展方向(1% 的人變得更有錢,而 90% 的人便得更窮)。

如果你屬於 90%,或者擔心自己的孩子有機會變成 90%,是該認真想想要如何改變現況與既有發展趨勢了。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彭明輝,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