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4_LDP001_0

當全世界緊盯香港雨傘革命是否會導致更多的鎮壓或是讓步時,《經濟學人》將香港作為封面特輯的報導<The Party v the people>,點出雨傘革命的性質,其實是一場人民與黨的對抗。要談雨傘革命可能的結局,其實要從中國共產黨的政治脈絡切入:共產黨緊握權力,並相信只有這樣的方式才能維持國家穩定和平。但專制造成的安靜只是一時的。以下為《經濟學人》提出的分析:

世界上有史以來最血腥的十場衝突中,世界大戰佔了兩個。其他 8 件中,5 件在中國,或跟中國息息相關。中國這個地方發生的屠殺規模和頻率,其他國家實在難以想像。19 世紀的太平天國之亂(Taiping revolt),造成超過 2000 萬人死亡。約 10 年後,中國漢人與穆斯林間的衝突,又造成 800 至 1200 萬人死亡。到了 20 世紀,毛澤東政權造成 2000 至 3000 萬人死亡:部分死於謀殺,大部分則死於殘酷和治理無方帶來的饑荒。

毫無疑問,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層渴望掌握權力,是為了自身利益。不過,中國駭人的歷史亦有助解釋,為何他們如此堅決、不向要求真民主的香港群眾讓步。習近平等領導人物相信,由共產黨掌控國家,是確保穩定的唯一方法。他們怕共產黨鬆手的話,中國就會陷入無秩序和災難。

專制可以在短期內維持國家穩定,但長期來看、也正如中國自身的歷史所示,這個說法並不成立。確保國家穩定的唯一方式,就是讓民眾對政府滿意。而在中國,民眾對共產黨的不滿正在增加。

  • 中國不祥的徵兆

對部分示威者來說,民主是原則問題。而對其他人來說,和中國各地的中產階級一樣,他們擔心的是居住、教育和自身的工作前景。他們想選出自己的代表,是因為他們不滿政府。這對共產黨來說是十分棘手的挑戰:他們讓人想起這幾年來推翻獨裁者的茉莉花革命,更讓人想起天安門事件。當年,向學生開槍這個決定,雖然成功恢復秩序,卻也在各國和中國民眾心中,對中共政權產生深深的不信任。

中共對香港的作法,既是「中國共產黨式」也是「殖民式」。

發言人指控參與遊行的人都是「政治極端份子」,遭到「外國反中勢力」操控,示威者必定「自食惡果」。這都是中國共產黨常用的誹謗語言,跟他們指控天安門示威者如出一轍。這反映出共產黨長期以來都不願與民主派接觸的心態,也顯示共產黨領袖對香港跟中國其他地方「一視同仁」:只要指控異議人士與外國勢力暗中連結,就能嚇倒他們。

同時,共產黨也採行殖民者處理地方問題的手段。一如英國會收買富商巨賈來壓制國內運動份子,習近平也與 70 名香港的超級富豪會面,確保他們支持他的立場。香港的共黨支持者強調,拉攏商界有助穩定。但香港街頭處處可見民眾對超級富豪的不滿,情況並非如此。

目前為止,勸誡、拉攏和催淚瓦斯,都無法清空街頭群眾。但如果習近平相信,共產黨的權力才是確保穩定的唯一手段,他仍可能授權動武。那不只是香港的災難,也無法解決習近平的問題,中國只會越來越不安定。

共產黨竭盡全力避免中國民眾獲取雨傘革命的資訊。即使如此,這些新聞還是會流入中國,這次事件的結果,也將塑造政府與民眾的關係。

共產黨的難處在於,雖然中國民眾要求全面民主的跡象並不多,針對地方政府而來的示威卻層出不窮,社群媒體上亦處處可見民怨,這表示許多民眾不滿政府。鎮壓、拉攏和武力,或許可以讓香港的示威者閉嘴,但其他地方很快就會出現更多示威。

  • 建立不一樣的秩序

習近平上任以來,不停的集中權力,也表明他絕對不會容忍西方民主。壓制民意雖能帶來一時穩定,代價卻是更多突然的、破壞性更大的暴動。所以,中國必須想辦法讓公民的意志得以傳達,而不必靠把整個國家打入混亂,來影響政府的作為。香港一直享有高度的言論自由,及與中國大陸若即若離的特殊關係--香港會是中國政治改革理想的試點。習近平要是能抓住這個機會,他對中國的貢獻,或許能機會超越先前每一個想盡辦法維持中國穩定的皇帝及領導人。

(資料來源:《The Econom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