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高雄氣爆距今 70 天,台積電率領一群A咖團隊,成為救災復原的功臣,但在與政府協調互動的過程中,政府、企業還有什麼需要學習的地方呢?

高雄氣爆距今 70 天,雖然三多一路像一道用刀劃開的傷口,仍未癒合,但道路兩旁的店家卻已重新開張,不少顧客上門,商圈居民的活力,開始復原。用 70 天的時間,讓店家老闆還是住家居民,從一片廢墟中站起來,台積電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災後重建不是只有台積電在做,還有很多廠商一起努力,掌聲不應該只屬於台積電,」高雄居民高掛「感謝台積電」的紅布條,要把路命名為「台積電路」的好意,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妻子、台積電志工社社長張淑芬全都婉謝,原因很簡單,重建不是台積電一家公司就能完成的。

張淑芬這番說法,雖然謙虛,但也是事實。這次救災過程中,台積電號召了一批「A咖團隊」,包括替台積電建廠的互助營造、達新工程、製造無塵室的漢唐集成等各廠商,他們本來是蓋半導體廠,或提供半導體設備的精兵,這次捲起袖子協助高雄災民拉電線、補牆壁。

  •  民間出動效率超高,公共工程部分仍由政府主導

「這麼短的時間,我們不可能找不認識的廠商,」台積電新廠規畫暨工程處處長莊子壽指出,這群A咖團隊與台積電合作已久,像施工工人必須戴安全帽、掛安全帶等基本動作扎實,「要找厲害的廠商來,他們一眼就知道要用多少材料、花多少預算,很快地把事情做好,盡快恢復災民的生活。」

台積電和協力廠商總計畫預算為 8000 萬元,當 50 多天過去,重建工程接近完工時,約花掉 7750 萬元,與當初計畫的預算,竟只差約 250 萬元,可見評估花費精準,而這主要是來自營造廠的經驗。

莊子壽表示,台積電長駐災區的人員總共 3 位,包括兩位土木人員,以及一位會計。「事情做得好與不好,可以討論,但我們要求帳務一定要清楚透明,」莊子壽指出,台積電的會計每天核對報表,每一位工人出勤、用多少鋼筋,都記錄下來,一方面加快廠商請款效率,一方面也避免爭議,「會計天天到現場查帳,都被曬黑了!」莊子壽笑著說。

因為讓炸開的道路恢復通行,是救災頭等要事,台積電等廠商剛進駐時,就決定先蓋圍籬,做好防護,再搭臨時道路、便橋。不過,要設置便道,得先打鋼板樁,讓泥土不被震落,由於評估擔心打樁會震動危樓,他們特地調來全台只有 15 台的靜壓式打樁機,把影響降到最低。

但打樁這件事,可讓這群A咖團隊遇到挫敗。「打鋼板樁我們做了 570 公尺,他們(指高雄市政府)就不讓我們做了,」莊子壽表示,因為打樁涉及道路公共工程,若未來發生意外,政府有賠償責任,公共工程必須由政府執行。

  • 政府應建立救災平台

「政府要幫民眾修房子,會受制《採購法》,但企業不會綁手綁腳;可是企業沒辦法修橋鋪路,因為這是政府要做的事,」莊子壽說。在企業界喊水會結凍的台積電,學習到與政府合作救災的一堂課。

台灣大學土木系特聘教授陳振川,他擔任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執行長時,曾主動找上台積電,一起協助莫拉克風災後的重建工程。「像台積電等公司,在災後救助上扮演的不再是捐錢而已,他們還願意出力,」陳振川表示,「因此政府必須比以往更主動積極,善用企業的力量,讓災後復原的速度更快。」

以莫拉克風災來說,台積電曾協助里佳部落重建;據了解,除莊子壽外,張淑芬都曾親自前往探訪,在 4 個多小時山路路程上吐得一塌糊塗。不過,里佳村村長楊重志指出,台積電協助興建的里佳部落茶葉、竹筍加工廠,啟用才兩年的時間,已開始獲利,當地產業也恢復了生氣。

「政府要協調企業,並且把救災的空間釋放出來,企業才有辦法發揮,」經歷兩次與政府合作救災的經驗,莊子壽建議,政府應成立救災平台,把參與救災的企業變成一個團隊,「政府再跟災民討論,視他們的需求,讓企業出錢、出力提供協助。」台積電用自己的經驗,點出台灣政府和企業合作救災可能的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