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16-ASEAN

《BO 導讀》:當台灣為了過度依賴對中國貿易吵得沸沸揚揚,你知不知道台灣第二大的貿易夥伴是誰?

根據國貿局統計,2013 年台灣對外貿易總額,排名第一的貿易夥伴是中國大陸(不含港澳)1243 億美元,第二是日本 624 億,第三是美國 578 億。同時期,台灣對東協的貿易總額是 914 億美元,大於台灣對歐盟 28 國貿易總額491 億、台灣對北美自由貿易區貿易總額455 億。

很明顯,東協僅次於中國大陸,是台灣第二大貿易夥伴。

但這卻有隱憂。東協預計在 2015 成為自由貿易經濟共同體,成為單一的自由貿易區域,屆時將解除區域內 70% 的貨物關稅。這必然對非會員國的台灣產生影響。

東南亞地區一直是台灣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卻沒有受到成比例的關注。要為台灣經濟找一個中國大陸以外的可能性,從了解東南亞國協開始!

東南亞國家協會(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簡稱「東協」,於 1967 年 8 月 8 日在曼谷成立,五個創始會員國為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及泰國,之後陸續加入越南、汶萊、緬甸、寮國,以及柬埔寨,共十國

東協是全球貿易和製造業的主要樞紐,更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消費市場之一。由於東南亞地區有志一同尋求深化彼此關係,以獲取更大的全球貿易佔有率,東協經濟趨勢不斷攀升。然而,想要了解東協的潛力,必須先懂這個地域的複雜與矛盾,以及區域間的政治角力和權力競逐,以下分別簡述現今東協的發展與限制。

  • 東協整合後的優勢及效益

如果東協是一個單一國家,那麼它該是全球第七大經濟體,2013 年 GDP 總值達 2.4 兆美元,並根據預測,到 2050 年,她將成為第四大經濟體。

勞動力的擴張以及生產率的提高,是東協 GDP 快速成長的主因,而這兩個原因正持續以驚人的速度進步。東協擁有超過 6 億人口,遠多於歐盟和北美,提供世界上第三大勞動力,僅次於中國和印度, 尤其是大量年輕勞動力產生的人口紅利,使幼兒與老年撫養比不高,形成一個勞動力資源相對豐富,對經濟發展十分有利的黃金時期。

更重要的是,東協自 1990 年以來的 GDP 總成長,其中近 60%都來自生產力的提高,使製造業、零售業、電信業,和運輸業等產業效率更高。然而,若要充分利用這些勞動力優勢,東協仍必須發展人力資本和勞動力技能。根據麥肯錫調查預估,到了 2030 年,光是印尼和緬甸兩個地區,將有 9 百萬的熟練工人與 1300 百萬的半熟練工 人供應不足。

1997 年亞洲金融危機的記憶仍縈繞在許多人心中,使不少旁觀者期待該區的不穩定能帶來更多的投機版圖,但東協證明自己是 2008 年全球金融風暴後最具彈性與強韌的地區,如今具備強健的財政狀態:整體政府債務佔不到 50%GDP,遠低於英國的 90% 與美國的 105%。

自 1970 年代晚期開始,東協的人均 GDP 已經大大的超越其他國家,而且收入成長在 2000 年後依然強勁,年平均實際收益超過 5%。許多成員國正迅速成長,以越南為例,在短短 11 年間(1995 年至 2006 年),人均 GDP 整整成長一倍。過去東南亞極端貧困的現象也正在快速消失,2000 年時,全區 14%的人口活在每日 1.25 美元的國際貧窮線之下,但到了 2013 年,已下降至 3%。

  • 東協整合上的困難與阻礙

東協是歧異度非常高的群體,例如印尼一個國家就占了將近 40%經濟產出,同時也是 G20 成員之一;然而,緬甸才正從數十年來的封閉中逐漸甦醒,仍有許多待開發與建設之處。另一方面,新加坡的人均 GDP 超過寮國人均 GDP 的 30 倍、柬埔寨緬甸的 50 倍,甚至超越了像加拿大和美國等成熟的經濟體。東協各國的人均收入標準差,是歐盟成員國的 7 倍以上。

這樣的高複雜度與歧異性,亦延伸至文化、語言和宗教。例如印尼90%的人口為穆斯林,菲律賓卻有 80% 以上的羅馬天主教徒,而泰國95%以上信奉佛教。雖然東協融合度越來越高,投資者還是應該了解當地的喜好與文化敏感議題,不能用「以不變應萬變」的心態因應如此多元的市場。

東協是世界第四大出口地區,僅次於歐盟、北美和中國香港。由於東協的成員國成熟的製造能力,使其出口非常多元化越南專門從事紡織品和服裝,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則是知名的電子產品出口國,而泰國也加入了汽車及汽車零件出口的行列。

其他東協成員的出口產業則與自然資源高度相關: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和出口國、最大的煤炭出口國,也是可可和錫的第二大生產國。雖然緬甸才剛開始開放經濟,但它具有大量的石油、天然氣和珍貴礦物。除了​​出口第一級和第二級產品以外,菲律賓建立了一個蓬勃發展的業務外包流程,使中國從原本的競爭對手,轉變為客戶。雖然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是現在最重要的出口市場,但是北 美、歐洲和日本的需求將繼續推動東協整體增長。

東協區域內各種跨境的商品、服務、資本、技術熟練的勞動力自由流動,目的是增加並實現東協經濟共同體的整合計劃。然而,目前發展並不均衡,例如商品零關稅只有六個成員國(汶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和泰國),對服務的自由化和投資發展較慢,目前關稅壁壘仍是自由貿易的一大絆腳石。

 圖片來源:AEC Tourism Thailand

  •  東協的團結考驗

雖然東協的經濟前景樂觀,然而地緣政治卻相對緊張。區域權力操作,原本就受到地緣因素的制約,而東南亞區域的歷史地理因素卻更形複雜,也由於地理條件的迥異,因此無論在歷史經驗的認知上、政治發展的過程中,均呈現出不同程度的差異與影響,對於區域整合造成衝擊。

南海主權爭端所引發的區域動盪,隨著近期菲律賓、越南分別陷入與中國大陸之間的緊張情勢,進而侵蝕東協共同體成員之間的互信與穩定關係,例如 2012 年 7 月的東協高峰會(高峰會議是東協最高決策機構,每年舉行一次,已成為東協國家商討區域合作大計的最主要機制),因菲律賓與柬埔寨在南海爭端問題上所持立場存在分歧,45 年來首次未能發表閉幕聯合公報。

  • 東協與中國、印度的外在競爭壓力

在 1970 和 1980 年代,中國才剛開始經濟改革開放而印度仍處於封閉狀態,當時東協在吸引外國直接投資上幾乎沒有難度,東協的外國直接投資(FDI)佔世界總量的 3.4%,中國、印度分別只有 0.2% 和 0.1%。然而,中國和印度在 1990 和 2000 年代後來居上,現在中國已經佔全球外國直接投資量超過 3.1%。

隨著全球化和區域經濟整合的趨勢,東協各國皆認為推動東協內部經濟整合,方能抓住亞洲經濟發展的契機和崛起的中、印抗衡。因此,東協啟動了經濟共同體藍圖,預計在 2015 年成立涵蓋 5 億人 7000 萬人口的東協自由貿易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成為單一的自由貿易區域,屆時將解除區域內 70% 的貨物關稅,並期許在 2020 年之前成為貨物、服務、投資、技術性勞工和資本自由流通的地區。

  • 邁向東協共同體之路

東協成立至今已 47 年,不僅在 2007 年通過賦予正式法律地位的整合政治性綱領文件《東協憲章》,也即將於 2015 年形成以「政治安全、經濟、社會 文化」為三支柱的東協共同體,擴充東協區域力量至全球國際合作,未來,東協各國是否配合東協高峰會的監督系統,解決錯綜複雜的多邊問題與貿易糾紛,將是共同體成形的先決條件。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維京人酒吧,版權所有,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