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47877_b32468ca5e_z

讀者寫信問我:「假設候選人真的不好,我該怎麼辦?我只能投給比較不爛的嗎?假設下一屆的總統大選一樣是 KMT & DPP 推派出兩個爛咖出來,我該怎麼投票呢?」我想,包括我在內,很多人都有這個困擾。

我很篤定的是一定要去投票,至少投廢票就是一種抗議,一個清楚的表態:我對候選人不滿,而且我願意投給更好的人。如果不去投票,你還是傳達了一個訊息:「我不在乎你們的好壞,我看不起所有的候選人,你們推誰都一樣。」廢票表達的是一種積極參政的態度,對有心參政的好人是鼓舞;不投票表達的是冷感,對有心參政的好人是打擊。這兩種不同的行為表達了不同的訊息,對政治有不同的影響。

「沒有好的候選人」有很多原因(障礙),要一一解決了才會出現好的候選人。如果你認定兩黨都已經從內部徹底腐化,那就投給第三黨,甚至積極地為第三黨拉票、當義工。假如 2016 年的總統大選 KMT & DPP 注定會推派出兩個爛咖來,且註定不會有第三黨勝出的機會,那就從協助他們進入立法院開始奮鬥起;但是要讓他們有機會在 2016 進入立法院,就要在這次七合一選舉想辦法協助他們進入縣市議會。從最基層的選舉開始協助好的候選人去一仗一仗地往上打。

培養出一個好的候選人可能需要 10~20 年,培養出一個好的政黨可能要 20~50 年,我們只能從小地方做起,從每一張選票傳遞出一個明確的小訊息:我在乎,我夠積極參與,我要一個更好的候選人。

英國國會有句流傳很久的俗語:「revolution through a night」,表面意思是「一夕而竟的變革」,但它在國會裡的慣常解讀是「不可能的妄想」。社會的變革是一專一瓦地砌成的,連蓋一個大教堂都可能要花 50 年以上,何況是改變一個國家,建立起一個優質的(或勉強及格的)民主政治文化?

假如你連第三政黨都不信任,只相信「權力讓人腐化」,那麼就積極地扶植、參與 NGO 團體,來強化民間的監督力量。沒有監督,政府當然會腐化。

出現一個好的候選人,代表許多因緣的聚足。當政黨文化太爛,民間監督機制太差,選民分辨能力太差等因素有任何一個表現得太明顯,好的候選人都有可能無法出線。

每一個社會裡進步的力量和貪腐的力量每天都在爭鬥,你的缺席代表失去一份非常微小的進步力量,也代表惡勢力多贏了一點點機會。你的影響力非常小,但不是等於零。

選出一個好議員是很容易的,因為競爭對手差,需要的票數少。但是有能力分辨好壞的人都不願意投票,所以當選的都是很差的人。當議員都很爛的時候,好人不可能當選立委,更別說是推出好的總統人選。

勿以善小而不善,勿以惡小而為之。

(本文來源在此,圖片來源在此。版權所有,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