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creen displays the results of the Scottish vote on independence, in Edinburgh, Scotland

短期來看,投資人最擔心的英鎊貶值及資本外流現象不致發生,公投結果表示英國將邁入更強勁的復甦,但復甦之路仍要跨越重重險阻。

蘇格蘭獨立公投未過,恢復了聯合王國近期經濟復甦的若干樂觀氣氛,而英國朝向更多地方分權的行動,未來數年將有機會重塑英國經濟與公共財政的形貌。

就短期看,向獨立說「不」的公投結果維持住現狀,避開了投資人與經濟學家最擔心的英鎊貶值、蘇格蘭資本外流的假想情況,也因此無須擔心英國陷入長期的不確定,並傷害到它既有的經濟復甦步伐。

經濟學家認為,以上種種風險既已排除,積壓已久的需求馬上就會釋出,尤其是在蘇格蘭。公投前,蘇格蘭若干企業投資與購屋都暫時停擺。蘇格蘭的經濟占聯合王國的 8%,正面的公投結果,表示英國將邁入更強勁的復甦,成長也會與前大不相同。

  • 不確定因素排除 需求可望全面釋出

倫敦許多分析師已紛紛寫信給客戶,表示他們對英國近期樂觀的經濟前景更有信心;一名經濟學家信中的第一行便是他們「已從險境邊緣中回來」。公認今年的經濟成長預估可達 3%,公投的結果也讓投資人更相信英格蘭銀行會在明年三月開始升息。同時,蘇格蘭親歐盟選民選擇留在聯合王國內,也減少了英國退出歐盟的可能性。

但卡麥隆首相在公投後清楚表示,英國各黨各派現今都將尋求就一套新的修憲方案達成一致,聯合王國內較為成功的族群與區域會蒙受其利,較不成功的須自己面對後果。

經濟學家指出,更大的權力下放細節還須推敲,Capital Economics 經濟學家托姆(Samuel Tomb)說:「在蘇格蘭決定留在聯合王國後,蘇格蘭邊界兩端的經濟,近期展望都明亮起來。」不過他也警告:「儘管對獨立說了『不』,未來幾年英國的經濟,還是會受到像這樣的政治不確定因素衝擊。」

進一步下放增稅權的大綱在 2012 年的《蘇格蘭法》中明白陳述,一六年起,蘇格蘭在公共財政上有更充分的自治權。在這些法令的規範之下,蘇格蘭可自行決定增、減所得稅的幅度達 10%。

但一項可能具有更重大意義的改變,則是讓蘇格蘭可以直接決定自己的經濟發展方向。

目前,從蘇格蘭居民徵收的所得稅與從聯合王國其他地區的增長若有落差,蘇格蘭仍可全面享受從其他地區稅收的保護。一旦它有了新的權力,蘇格蘭必須自負財政風險;如果稅收增長比聯合王國其他地區快,肥水可以不落外人田;但如果它的表現不如聯合王國的平均增長,就得自食惡果。史特林大學(Stirling University)教授貝爾(David Bell)說,「擁有更大財政自治權的同時,財政風險升高在所難免」。

  • 蘇格蘭財政自主權大增 風險升高勢所難免

英國的三個政黨都承諾把徵稅與政府預算權加速轉交給蘇格蘭人。

公投後,卡麥隆表示,這些承諾會「完全履行」。保守黨與自由民主黨都表示,會把所得稅增減大權完全交給蘇格蘭地方政府。自民黨甚且建議把繼承與贈與稅、資本利得稅下放。工黨比較不那麼激進,只願意在所得稅的範疇內給予更多的決定權。下放更多的稅權後,在確保稅收不落聯合王國平均水準之後的基礎上,增加蘇格蘭的責任;同樣的權利與義務也適用於其他族群與地區,例如倫敦也可能想握有同樣的權力。

蘇格蘭與其他族群、地區的初步預算仍將由財政部決定;若牽涉較具爭議的公共預算分配等問題,則須再經協商。貝倫貝格銀行(Berenberg)經濟學家伍德(Rob Wood)說:「聯合王國未來幾年將成為鬆散的聯盟。這項改變的經濟衝擊不見得會太巨大,而且也會帶來機會……,政治人物那時若成立新的英國國會,對企業可能會更友善。」

(本文轉載自財訊。版權所有,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