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68766985_263f7f5b35_z

泰國陸軍總司令巴育出任總理,組成三十三人內閣,近一半為現役及退役高級將領。臨時憲法賦予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大權,凌駕政府之上。

泰國陸軍總司令巴育上將今年 5 月 22 日發動政變奪取政權,數個月來,採行一連串措施,包括在第一時間發還政府積欠農民的米款、清除都市裏泛濫成災的攤販、加強取締交通違規,乃至於大力整頓著名觀光景點普吉島、華欣等等,頗獲好評,巴育本人的聲望也扶搖直上。

泰國在政客長年惡鬥的情況下,民主價值相當紊亂,很多泰國人無視於民主的普世標準與價值,視發動政變的軍方為「救星」,而不去深究軍方本來就是政爭裏的一個角色。

軍方祭出戒嚴法並發動政變掌控全局,社會當然立即恢復平靜,但這是槍桿子之下的強制平靜,泰國人卻感激涕零,完全忘記政變之前的社會失序,很大部分的原因是軍方不協助政府維穩。軍方施鐵腕整頓前述的社會亂象,泰國人在齊聲叫好之際,似乎也不理解,這些社會亂象本來就不該存在。

說到底,所有的政變都是在結束某種形式的亂局,但政變是否真是解決問題的好辦法?回頭看看泰國的歷史,答案似乎也相當明顯。

泰國自 1932 年實施君主立憲以來,這次已是第 21 次政變,上次的政變就發生在八年前的 2006 年九月。當時是陸軍總司令宋提發動政變,理由跟這次一模一樣,都是國家分裂,兩極僵持不下,軍方「只好」出面恢復國家和平、秩序。

政變之後的情況也一樣,泰國輿論也都將之稱為一個「好」政變,是個「必要之惡」。軍方則組成由宋提出任主席的國家管理及改革委員會接管政權。當時也跟這次一樣,有些零星的抗議政變行動,但很快就洩氣了。國際上,除了中國及緬甸之外,幾乎都眾口一詞地譴責政變,甚至於進行各種不同性質的制裁,跟此次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換句話說,上次的政變並沒有解決問題,否則,為什麼還要有這次政變?那麼,這次政變是否還是枉然?是否會和許多政變後評論所預測的一樣,一年半之後「還政於民」進行選舉,現在被推倒的為泰黨還是會像以前一樣,在前總理塔信海外遙控之下再度贏取政權,使泰國再度陷入政治輪迴?畢竟, 這樣的戲碼,八年以來已經出現兩次。

很顯然的,巴育深深了解上次政變後宋提所犯的錯誤,所以這次所採取的措施與上次有很細緻的不同。

7 月 23 日,實為軍事執政團的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NCPO)公布了泰皇蒲眉蓬御准的「臨時憲法」,正式進入回復民主的第二階段。這部臨時憲法毫不意外地豁免了軍方發動政變的法律責任,並規定成立由 220 名成員組成的國家立法議會,成員由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提名產生;過渡政府由總理和 35 名內閣成員組成,組成人員由國家立法議會提名。

至於負責起草國家憲法的憲法起草委員會,則由國家改革委員會、立法議會、內閣、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的成員組成。由前述機構組成的方式,已可以看出軍方在各組織都將佔有重要地位或影響力。

尤有甚者,臨時憲法第四十四條給予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主席(巴育)駕馭立法、司法、行政機構絕對的權力。根據這條款,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主席可以全權處置任何威脅國家和平、危害國家安全、君主立憲制度及國家經濟等行為,並且享有不可逆轉的最終決定權。

簡而言之,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主席可以片面解釋前述行為並予以鎮壓,而且只需事後向國會報備。實際上已使得巴育凌駕於政府之上,讓人擔心泰國會走上披著民主外衣的軍事獨裁。

8 月 25 日,國家立法會議全票通過巴育出任第二十九任總理。巴育緊接著組成三十三員額的內閣,其中現役及退役高級將領佔了十三名,相當引人側目。易言之,國家立法議會議員是由軍事執政團挑選的,多數是軍界和警界人物。出爐的內閣,軍人之多,也屬罕見。

更令人憂心的是,臨時憲法不但賦予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超越政府的權力,而且跡象顯示,在還政於民之後,這個組織還將繼續存在。換句話說,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對於未來的政府有指導、監督、糾正的權力。

  • 仿效緬甸?

如所周知,緬甸自 1988 年起,國家雖然設有總理,但是真正的治理權力卻掌握在軍人所組成的國家和平發展委員會手中。二零零四年,當時的緬甸總理欽鈕就是被國家和平發展委員會主席丹瑞大將拉下,一夕之間從總理淪為階下囚。

現在,泰國的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不但名稱相近,所享有的權力也如出一轍。巴育顯然不想重蹈宋提覆轍,不會輕易讓塔信勢力再起,他是否會仿效當年的緬甸,把泰國變成一個名為民主的隱性軍政府,將是頗饒趣味的觀察點。

(圖片來源:hurtingbom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