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55

  今晚香港佔中運動主戰場金鐘極不平靜。

  學生領袖黃之峰要求特首梁振英 48 小時小時內下台的訴求,即將在午夜 12 點到期。

  因為十一中共國慶假期,佔中抗命運動遍地開花。但過去 36 小時,不管是在銅鑼灣、旺角或是中環等抗爭現場,完全不見港警蹤影。直到今天傍晚,金鐘香港政府大樓旁的添馬公園旁邊,突然出現大批港警和警車,讓現場靜坐學生相當緊張,謠言耳語不斷。 ⟪BO⟫過去幾日在幾個抗爭現場的感受,當民眾聽到我們是台灣來的媒體,都表現極為歡迎,不約而同都會提到今天三月的「太陽花學運」,「台灣真的好棒、好勇敢!我們要跟你們一樣爭取應有的自由。」

  「雨傘革命」和「太陽花學運」的確有類似之處。發起運動的領袖都是年輕學生,香港的學生領袖甚至是不滿 18 歲的中學生,同時,雖是學生發起,但抗爭現場大多是自發前來的民眾,學生組織對現場民眾並沒有嚴謹的組織指揮權。群眾的集結和在抗爭現場的行動,都是透過網路即時通訊軟體,以朋友傳朋友的網絡模式散播。主導抗爭群眾行為的,都是看得見、聽得到的政府回應。

  因為抗爭群眾是自發前來,兩場運動所面臨的挑戰,也極為類似。在和平抗爭的基調下,兩邊的政府都採取拖字訣,等待群眾體力消散、假期結束時自動散去,讓發起運動的學生組織失去號召力。也因為這樣,隨著時間過去,抗爭者選擇採取激烈手段幾乎是不得不的選擇。

   但是,香港抗爭群眾面對的,是極權中共

   不過,今夜不管是香港政府或是學生,都面臨更大的壓力。太陽花學運的鎮壓,是在 327 衝進行政院時發生,但香港的「雨傘革命」卻是因為香港政府再沒有威脅的狀況下使用武力鎮壓而造成。

  另一個更關鍵的差異,是香港的抗爭者面對的是中共極權中央與中共治下且扶植的地方首長,而台灣所面對的,則是由民選而出的總統與立法院。先不論台灣憲政的複雜問題,光是兩地在政治體制上的差異,就讓香港的抗爭群眾所面對的危險性,相對於三月時的台灣要更嚴峻。而中共過去還曾有過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的紀錄。

  「梁振英是不會下台的。如果他下台,那麼就表示政府接受民眾以抗爭的方式作為左右政府的手段,而且,香港民眾最在乎不是梁振英,而是真普選,梁振英下台也只能為北京政府爭取一點時間而已,」屬於泛民主派的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第三大政黨前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今日在金鐘抗爭現場接受 ⟪BO⟫ 專訪時說, 「就我了解,學生目前為止的態度,也是不願在要求梁振英下台和要求真普選這兩個訴求上,有任何讓步談判的空間。」

  兩邊都不退讓,導致今晚的金鐘情勢極緊張。在消失三天的港警突然出現在政府大樓旁之後,我們傍晚得知的訊息,學生領袖內部仍持續激烈辯論,尚未對外有其他說法。

  今夜過後,明日的香港,會變成什麼模樣?

  大家在問的問題,不是學生是否會佔領立法會。而是,北京和香港政府是否會對學生採取激烈的鎮壓手段?

  何俊仁的看法相對樂觀,「我不認為北京會採取六四天安門事件那樣的激烈手段,香港不是當年的北京,這是一個繁榮發展的城市,一旦激烈武力鎮壓,香港一百多年的繁榮將會全然消失。另一個,武力鎮壓只會導致更強烈的民眾反彈,當國際媒體都在注視時,武力鎮壓對北京來說成本過高。」

  不過,現場許多靜坐民眾心中卻都已經採取最壞的打算,幾位在這裡靜坐的學生在談到中共違背 2017 年完成「真普選」的承諾,以及面對大陸對香港過去兩年來的社會衝擊,都義憤填膺,在談到可能面對的武力鎮壓時,即使眼眶泛紅,也只是淡淡的說,「如果壓死我們,可以讓這件事情留在歷史上,那就這樣吧。」「如果這是香港民主進步必要的手段,我不會退縮。」

  何俊仁說,「這個時刻,沒有任何人能預測得到接下來會怎麼發展,但我只能說,香港不是革命,我們是抗命,我們在爭取的,是最基本的人權。沒有抗爭就沒有希望。如果這個希望需要用最大的力氣去取得,那我們也得去做。」

  香港資深文化人、 號外雜誌創辦人鄧小宇跟 ⟪BO⟫ 說,「我看著這些學生和年輕人,心中是非常不捨和難過的,我們能做的,就是盡最大的努力支持他們,這場民主運動,將影響他們的一生、影響香港的未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比起我們,他們是幸運的一代,至少他們有機會,為自己的未來打一仗。」

  明日的香港,將進入另一個歷史的樣態,全世界都在等待著,一個學生跟我們說,「不管香港會如何,如果我們失敗,在台灣的你們,一定要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