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說也奇怪,在綠比藍大的嘉義市,卻從來沒選出過民進黨籍的市長,今年由涂醒哲為綠營出征,對上馬英九欽點的陳以真,雖然涂的民調居上風,但想寫下民主聖地傳奇,仍有諸多挑戰。

民進黨在南台灣的地方首長選舉,十幾年來所向披靡,惟獨在嘉義市,始終吃癟,從來就沒有一位民進黨籍候選人拿下過嘉義市長。而這塊民進黨在濁水溪以南的唯一缺憾,今年看來機會最大;但涂醒哲要扳回一城,仍有諸多難關要過。

說也奇怪,一向被綠營人士稱為民主聖地的嘉義市,卻從來沒選出過民進黨籍的市長;相反的,立委反而容易許多,但惟獨市長一職,始終無緣。

  • 民進黨濁水溪以南的缺憾

反觀國民黨,立委還是複數選制時,嘉義市選兩席,國民黨的得票數總是排第二;但在 2005 年嘉義市長選舉時,黃敏惠代表國民黨卻打敗對手,成為嘉義市升格省轄市後首位國民黨籍市長。事實上,嘉義市自 1982 年改制後,市長都是無黨籍的許家班出掌,從許家班掌門人許世賢開始,由其兩個女兒張博雅、張文英輪流上任;後來,張博雅入閣在 2000 年出任內政部長,由副市長陳麗貞代理,並靠許家班的奧援選上市長,任內加入民進黨,但在競選連任時卻落選。

從嘉義市的政治生態來看,許家班的影響力式微之後,嘉義市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左右藍綠的選舉格局。一位熟悉嘉義政治生態的人士說,「就是人緣」;他以此解釋,黃敏惠何以贏過陳麗貞,更遠勝連任時的對手涂醒哲。

今年民進黨提名涂醒哲,對上馬英九總統欽點的陳以真,要說人緣,涂醒哲當然不能和陳以真相比,陳以真笑一笑、握握手,就能融化人心;反觀涂醒哲在地方得罪不少人,連民進黨中央都私下笑說,若涂醒哲要贏,就少出去走動,免得講話得罪人。

這種玩笑話,似乎也說明涂醒哲確實存在諸多問題,比學識、經歷,涂醒哲勝過陳以真太多;但話說回來,陳以真以高知名度初選脫穎而出,顯然地方人士還是埋單,而在地人表示,陳一開口,就知道她真的生嫩沒經驗,實在「沒料」。

這一來一往、兩相抵消之後,剩下來的就是實際的藍綠近身肉搏戰。

據民進黨的民調資料顯示,涂醒哲贏面確實較大,一方面是大環境馬政府施政不佳、現任市長黃敏惠八年執政毫無亮點,使得嘉義市傳統的在野氣氛抬頭,給了涂醒哲不少助力;另一方面則是藍營內部的整合問題,恐怕才是陳以真陣營的致命傷。

兩年前,陳以真不顧家族反對,執意參選嘉義縣立委,對耐斯陳家而言,簡直是一場煎熬。一方面是當時的民進黨籍對手陳明文,長年以來幫忙處理耐斯陳家的大小事,於情於理,都不應該是捉對廝殺的對手;另一方面,對於這一場明知會輸的選舉,耐斯陳家顧及和陳明文的關係,競選團隊沒有耐斯陳家的人掛名,陳以真在選舉期間控告對手的官司,陳家也一再以「陳家以和為貴」的家訓,告誡陳以真選後就撤銷,卻不被陳以真和夫婿楊偉中接受。

  • 搞不定蕭家班 藍營不樂觀

有鑑於此,今年農曆年間,陳家的家族會議上,就已明確告訴陳以真,家族反對陳再度參選。幾天後,嘉義蕭家班致電陳鏡仁,表明蕭家班將推出蕭淑麗出馬,陳鏡仁僅淡淡地說,他不管這些事,不必問他的看法,擺明不想蹚混水;但陳以真卻不這麼想。

陳以真投入選舉,一方面是她的個人想法,另一方面是國民黨嘉義市黨部主委陳政寬的主意。

黃敏惠雖然是政治世家出身,但 8 年下來,既沒有接班人,選舉時連樁腳名冊都沒有,全靠陳政寬一手包辦;但陳政寬長期以來和蕭家班不和,蕭家班執意參選,若循黨內初選機制,陳以真未必十拿九穩,更不是陳政寬樂見。

但是,國民黨真正的麻煩,卻是在蕭淑麗退選之後所投下的震撼彈。

表面上,蕭淑麗退選,轉而投入議員選舉;實際上,現任嘉義市議會正、副議長,卻雙雙退選,其透露的訊息,才真正讓國民黨頭皮發麻。

就地方政治而言,議長不選,好歹副議長可以晉一級,但蕭家班一方面推蕭淑麗選議員,另一方面拉下正、副議長,其實就是要告訴國民黨,「市長這一局,蕭家班不玩了,國民黨自己想辦法」。少了蕭家班的勢力,光靠陳政寬,陳以真能贏嗎?

也因此,當陳政寬日前當著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耐斯陳家拍桌大罵,要求陳家全力輔選、否則將退出競選團隊,黃敏惠也表達自己難以輔選的困境,而陳家除了陳以真父親陳鏡堯還力挺女兒外,其他人則多袖手旁觀,這些紛擾也讓陳以真的選情,更雪上加霜。

地方人士說,陳明文此次大力輔選涂醒哲,其賣力的程度,有如自己的選舉,令陳家如同上次立委選舉,立場非常尷尬;而陳政寬的嗆聲,擺明要陳家不能再像上次只是擺擺陣勢,該掛名的要掛名,這樣只會給陳家更為難。

涂醒哲能否打破嘉義改制後,從無男性市長選上的紀錄?以及為民進黨攻下這座零當選紀錄的南部城市?正是這個僅有 27 萬人口的省轄市,最值得觀察的地方。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財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