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418

對於香港警察前一天(28 日)傍晚在添美道丟擲的催淚瓦斯和無情擊來的警棍。香港人昨夜,決定給北京政府這樣的答覆。

昨日(29 日)夜晚,香港行政中心、香港地鐵金鐘站附近,聚集了至少超過 10 萬香港民眾。人數規模,比起前一天,警察動用武力鎮壓時還要多出至少一倍。傍晚 19 時,我們從銅鑼灣站向金鐘站出發,愈靠近地鐵站入口,身邊黑衣民眾愈多。走入地鐵站內,黑壓壓一片。

與我們剛抵達香港時的街頭景象完全不同。白天,除了抗爭主戰場金鐘、佐敦之外,除了已經所剩不多的老香港餐廳裡,老闆埋頭看頭版大大的「香港哭了」鎮壓報導之外,幾乎感受不到一絲,這是個正在經歷數十年來最嚴重抗爭衝突的社會。一開始,我們幾乎要以為,外媒報導只是又犯了誇大其詞的老毛病罷了。香港,還是那個印象中冷漠、只以金錢衡量得失的社會。

但是,晚上突然大量冒出的黑衣部隊,把夜晚的香港變成另一個城市。以目視估計,不算旺角、中環等地,光是金鐘站附近的抗爭人數規模,就遠遠超過今年 3 月台北青島東路上「太陽花學運」的靜坐規模。若把這幾個地方的人數都加總起來,可能直逼 331 當天佔據凱道上的台灣抗爭群眾規模。

香港人這次看來,是真的非常憤怒。憤怒到,學生、年輕的父母親和大約 5 歲不到的小小孩,像約好了,下班、下課,換上黑衣、綁上黃絲帶,立即趕到城市的這一端上另一個工,只是這個工作的老闆是自己,工作績效是爭取自由生活的未來。

IMG_5506

金鐘現場,沒有音響和舞台進駐,抗爭現場沒有喇叭聲、沒有麥克風和抗爭明星,也沒有明顯的糾察隊組織,群眾一個挨著一個坐著或站著,在幾乎找不到空隙的馬路上,各自小範圍的彼此聯繫。當兩個年輕學生舉著巨大的特首梁振英頭像經過時,他們會不約而同的看過來,然後對著長著獠牙的紙紮頭像,舉手拇指下壓噓聲並大聲呼喊,旁邊一位香港記者熱心的跟我解釋,他們在喊「梁振英下台!」「真普選!」

路邊一台公車前,擺設了民主靈堂,放上梁振英照片,上題「恥容宛在」,底下鮮花素果樣樣不缺,民眾經過時,看一眼罵一句,偶爾有人把被踢翻了的花擺正。

IMG_5461

另一頭,幾個年輕學生收集昨晚催淚瓦斯彈和辣椒噴霧攻擊後留下的雨傘,用白色顏料在上頭題字。「抗命」、「自己的香港自己救」,「不要假民主」。在最旁邊,有一張寫著「無畏無懼」。

IMG_5487

我們在港警特別為媒體區隔開來好取景的天橋上向下看,的確,這場佔領運動接續罷課運動,幾乎都是年輕人,學生、30 歲左右的上班族。但是,也絕對不只有年輕人,在物資補給站、在每個抗爭地點的中間地帶,我們可以輕易遇到頭髮花白的老者,他們或是加入物資補給的工作,或是在人潮中隨著口號動作。

我在爬上天橋管制區前,遇到幾位說著北京腔普通話的大陸觀光客,拿著手中相機拍了幾張照片,身後有個男子不停對著我身邊正在拍照的大嬸說,「別拍了!快走!快走!」我轉頭看她,表情嚴肅,眼神驚懼,同時又忍不住想駐足觀看,最後她在催促下離開了,把位子讓給了在後面等著搶佔制高點的抗爭學生。

一個在中環物資站發放水果的白髮老伯,在這個他用粵語生活了一輩子的城市,非常努力的以有限的普通話跟我們解釋,他的家人也都在現場,現場警察即將大規模攻堅的謠言頻傳,中環的補給站和臨時醫療站就在他身後 5 公尺處,我問他,「今晚人更多了,會不會害怕警察又用武力對付?」他大聲的不斷重複說,「不怕!有什麼好怕的?」歪著頭急著想要找出能表達心中憤怒的話語,一旁的年輕人拿著手上的水果氣憤大喊,「香港人可以選要吃什麼水果,可是不能選特首。一國兩制早就證明是失敗的。」我們回頭試著問老伯,「你是要說,這是最糟的狀況,不能再糟了嗎?」「嗯。」他立刻點了頭。

中環最熱鬧的精品街上,氣氛不同,受地形限制,這裡的群眾難以聚集成金鐘那樣的氣勢磅礡,防止警察突擊攻堅、提醒彼此不要被惡意謠言分化的信心喊話四處可見。圍坐在 LV 旗艦店前,中環封鎖線最前端的民眾,即使現場港警人數不多,但靜坐民眾全都穿上雨衣,護目鏡與 N95 口罩、雨傘,裝備齊全。

IMG_5595

佐敦站附近的彌敦道上,不在抗爭群眾聚集的地方,一位婦人扛著大袋,在路旁護欄上,每隔一公尺就綁一條黃絲帶。往回看這一路上,不知道她是從哪裡開始的,但在歌舞昇平的這一區,她顯然極不願意被誤會香港人莫不關心。

IMG_5617

午夜 12 點,我們再回到群眾規模最多的金鐘站附近。港鐵即將要打烊,明天要上班、上課的、帶著孩子的,也開始趕著回家休息。抗爭群眾大約少了一半,但氣氛並不低迷,四處圍坐的小圈圈,多是學生臉孔,打算持續守夜抗戰。他們大概在等著,隔天傍晚時,下班、下課的香港人再回來上抗爭晚班。

因為今天(9/30)晚上更重要,今夜是中國國慶日前夕。北京在慶祝國家生日之際,如何能忍耐這個城市如此失去控制?今夜,全球媒體聚集香港,靜待北京給予港人的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