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9AE0C8-74BA-414F-B970-7DC4C3407094

現在去高雄六合、輔大花園等夜市,可以看到烤盤上正在烤著吱吱作響的活鮑魚,五顆才賣一百五十元;昔日婚宴上的高檔海鮮食材,竟然成為各大夜市的平民美食。
活鮑魚淪為夜市小吃,「這些都是中國鮑魚,讓整個貢寮區都快要滅鎮了!」貢寮區漁會常務監事、台灣鮑產銷班長吳文益說。

  • 養鮑優勢外流 中國鮑回頭傾銷台灣

吳文益說:「這些鮑魚是搭船來的,這一年來,兩岸直航最大的貨輪中遠之星,船艙上面坐乘客,下面裝鮑魚,從中國賣到台灣來。」
《今周刊》獨家深入福建省現場,找到了曾是漳州市最大鮑魚養殖場的漳州市台商協會副會長陳東和,他卻告訴我們,他已經把鮑魚養殖場賣了。
陳東和回憶起往日美好時光,「是台灣人把鮑魚技術帶到中國,教他們養鮑魚!」他剛到中國時,一顆鮑魚幼苗最好的時候是人民幣 5 元,一晚生一億多顆鮑魚苗,多好賺啊!所以那時候整個福建沿海都是台灣人的鮑魚養殖場;到現在,一顆鮑魚苗只要人民幣 0.02 元!台商競爭不過當地人,鮑魚養殖場不斷賣給當地的企業。

  • 技術超越:發明海上掛養,拉開兩岸養殖成本

台灣人領先世界發明鮑魚陸上養殖技術,抽乾淨的海水過濾到陸上養殖池養鮑魚。陳東和說:「福建學了台灣人的陸上養殖,接著還發明了海上掛養技術,用網子包住臉盆倒掛,三尺一串掛在海上養鮑魚!」整個福建沿海能養鮑魚的地方,都充滿了鮑魚海上掛養串。
這大大拉開兩岸鮑魚養殖成本,第一是水電費幾乎全免了,不用再抽海水過濾、打循環,第二是飼料費用大大降低。陳東和說,「以前陸上池養鮑魚,三天要餵鮑魚一次,海上養殖一個月只要養兩次,光鮑魚吃的食物,成本省了五倍!」

  • 出口補貼:賣價可能賠本,但出口越多賺越多

另外,中國還大玩「洗鮑魚」賺補貼的遊戲。

習近平禁止官員吃鮑魚,但鮑魚出口照樣補貼。
自○八年開始,福建將水產養殖業列為重點出口輔導產業,出口退稅率從 5%提高到 13%到 15%,用補貼讓福建的水產品具備國際競爭力,於是中國鮑魚的賣價可能是賠本,但因為出口可以補貼,出口越多越賺錢。

  • 台灣還有更多滅鎮危機嗎?

《今周刊》獨家深入中國的台灣農民創業園,發現從○六年開始至今,中國已經設立了 29 個台灣農民創業園,鼓勵台灣農民帶著最新技術、品種到中國去投資、創業。面積相當於 8.6 個台灣大,放眼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用這麼大的土地面積對另一國家的農民招商。

用一個通俗的說法,就是 ECFA 早收清單,台灣能出口到中國的,中國全部都引進,都在當地生產。舉例來說,列為早收清單的火龍果,在漳浦是紅、黃、白肉全都種植,試問,中國能自產,又何必向台灣進口?

為什麼中國能吸引台灣農民或是商人將台灣最新品種帶到中國去?原來,各省的台灣農民創業園,只要你能引進台灣最新的東西,一是可以領取補助,二是可用廉價的方式拿到土地。當地台灣農民說:「出賣台灣越快越賺錢,有最新品種、技術就要趕快帶來!」
當然,不是每個台灣人都把技術拿過去,最後和鮑魚養殖業者一樣,賣掉養殖場回到台灣。

  • 台灣豬農登陸後,如何成功在區隔化中生存?

在漳浦我們見到了台灣來的豬農曾金雨,台灣養豬業一直無法擺脫口蹄疫疫區的困境,於是決定到中國漳州漳浦,但他知道在中國不可能跟普通的養豬戶拚養豬,於是改走專業育種的路線,專門培育優良種豬,生小豬賣給養豬場,自從開場以來年年賺錢。

對曾金雨來說,台灣一直無法從口蹄疫區除名,「還好有來中國養豬!」。他是我們在福建碰到少數正在賺錢的台灣農民,他的成功最重要是認清中國市場,與中國當地業者做區隔,養小豬不養大豬,而且規模不能大,保持彈性,隨時反映中國市場的變化。
台灣真正該做的是,勇敢面對真相,不要欺騙人民說中國農產品不會來台灣、不會傷害台灣,真相是台灣已有兩千種農產品被中國吸收,中國與台灣正在國際市場上演一場激烈的貿易大戰,貢寮正在面臨滅鎮危機,台灣必須盡快正面迎戰,否則下一個消滅的將是台南的蘭花、摩天嶺的甜柿,甚至玉井的芒果,台灣第一將逐漸消失殆盡。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今周刊》)